川端康成《波斯菊的朋友》(2)

想起費那麼大力氣和精神讓它開了花,大家都來高高興興地看花,所以對於偷花的人恨得沒法說。 

“偷的是花,用不著把稈也給割了嘛。” 

“就是嘛!這人好像不是喜歡花而是恨花呢。” 

“誰幹的?男孩子之中也不會有這麼渾這麼蠻幹的吧?” 

“首先要想的該是:這是校內的人幹的呢,還是校外的人幹的混帳事?”

 

一位喜歡裝腔作勢硬充偵探的人,開始琢磨起犯人來了。他接著說: 

“其次是必須查明被割的時間。” 

“民枝和信子說,昨天她們到花壇這兒來的時候還什麼事也沒有呢。” 

“今天午間休息時也什麼事兒沒有嘛。玩捉迷藏的時候我跑到這兒來,藏在花蔭裏了。”

 

一直老老實實一言不發的芳子終於開口了。 

“那麼說,也就是今天的事兒啦,從午間休息到我發現,這段時間之內發生的。” 

信子作了這樣的判斷,據此可以推斷花被盜的時間。除此之外再也沒有任何線索,所以大家只有呆呆地看著那被糟蹋得面目全非的花壇了。

 

這時,老實厚道的芳子仿佛悄聲自言自語似地說: 

“那個叫澄子的,就那個這學期轉校過來的澄子,她最近這幾天總是一個人站在這裏發呆,目不轉睛地注視著波斯菊的花骨朵。我覺得這個人很可疑。也就是10天之前的事吧。” 

“要說澄子嘛,我也看見過她。” 

民枝想起來似地接著說: 

“也是昨天,她呆呆地看著這兒的花。” 

“真奇怪,澄子不和任何人在一起玩。是不是有什麼緣故啊?”

 

信子這麼一說,大家一言不發地面面相覷。一時之間,大家都覺得這事可能就是澄子幹的,懷疑的念頭湧上心來,只是誰也沒有明確地說出口,因為都覺得那樣不好。但是民枝終於下了決心似地: 

“說不定就是澄子弄的花!” 

她這麼一說,別的人也隨聲附合道: 

“也許就是她!”

 

“一連幾次,只是她一個人呆呆地看著波斯菊,這可是怪事。” 

“就是嘛。大家費好大勁才使它開了花,偷花的人不可能是六年級的。只有澄一千一個人是最近從別處轉來的,和這裏的波斯菊沒有關係。” 

如果這麼說,那就是這裏的波斯菊完全是六年級生共同努力種的花,也就是友誼之花。澄子還沒有熟悉新到的學校,似乎還沒有合群,所以,可能由於感到孤零,或者嫉妒大家非常和睦,就把作為友誼標誌的波斯菊當作泄憤的出氣筒,狠狠地糟蹋了一通。

 

想到這些,只能加深了懷疑。 

但是,只有班長道代一個人一直一聲不響地思索,民枝似乎是誘導她表態: 

“道代也覺得澄子值得懷疑吧!” 

“我不覺得。”

Views: 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