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里什文《大自然的日曆》蒼頭燕雀飛來了

從蒼頭燕雀到杜鵑飛來之間,是我們的春天氣象萬千、美不勝收的一段時光,景象既是那樣細膩,又是那樣復雜,猶如尚未披上春裝的白樺樹枝,奇形怪狀糾結在一起。在這段時光里,白雪消融,春水東流,大地返綠,盛開出第一批令人銷魂的繁花;楊樹上水靈靈的幼芽綻裂,香馥馥、黏糊糊、綠茸茸的細葉子張開來,接著,杜鵑就飛來了。到這時候,有了這一片美景,大家才說:“春天來了!多美啊!”

可是在我們獵人看來,杜鵑一來,春天便算完結了。既然百鳥都孵起蛋來,到了它們最忙碌的時期,還算什麼春天啊!

杜鵑飛來後,森林里滿是陌生人,他們對於整個大自然創造萬紫千紅的溫暖季節的甘苦一無所知,你只需聽見哪個搗蛋鬼的陌生的槍聲,思路就會立刻被打斷,只好遠遠地躲開,免得再聽到第二聲。一清早踏著露珠盈盈的草地到某處去,猛然發現草地上有腳印,想到有人在你前頭走,這時候你也準會斷然調轉方向,改變全盤計劃。有時來到一個僻靜地方,坐在樹樁上休息,暗自想:“森林畢竟大得很,或許總有一塊地方沒有讓人的腳踩過,這個樹樁就很可能從來沒有人坐過……”心里想著,眼睛瞄來瞄去,卻發現樹樁旁邊有個小蛋殼。

 

我常聽人說,蘑菇若被人眼看到,似乎就不再生長;我做過多次考察,蘑菇還是生長。我竟還聽說,鳥蛋若被人眼看到,鳥就會另搬地方;我又做了考察,鳥兒天真得很,不會疑神疑鬼……但是有一次,一個小孩用成人的目光看了看我,我就似乎覺得那是罪惡本身在看我。倘若讓這目光一看,蘑菇倒是會不再生長,鳥兒會搬走鳥蛋了。大概也就是因為這個緣故,當杜鵑飛來,一批批陌生人絲毫不懂創造萬紫千紅的溫暖季節的艱辛,擁到林中來的時候,我心中是多麼的不自在。在林中積雪還沒有遭到踐踏,蒼頭燕雀飛來時,我喜歡到山嶺上去,期待著什麼。風和日麗的天氣是難得有的,總是欠缺些什麼,不是透骨奇寒,就是細雨濛濛,再不就是像秋天一樣,沒有披上春裝的樹木間朔風怒號。但是終於有一天晚上,早春柳樹初舒嫩綠,碧草吐出清馨,報春花也開了。那時候回顧一下,就會想起,為了一個良宵的創造,我等待了多少個朝朝暮暮,經歷了幾多風雨。那時,你仿佛就同太陽、風、雲一起參加了這個創造,為此今晚你就得到了它們的回答:

 

“你沒有白等啊!”

Views: 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