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冠學《田園之秋》十月八日

一早,日未出,我已經在溪邊採草耳了。這幾日沒有什麼雨,昨日上半日又是大晴日,草耳見日便消,只有茂密的茅叢下,水濕地纔有。草耳樣子跟木耳相似,但綠色透明,大約半個手掌大,貼地而生,稍一失手就化開了,幾乎飽含了百分之九十五的水分。採了一小竹籃,擡起頭來,山頭日剛要出。今早看來又是個大晴日,碧藍的天壁無限延展著,有幾處抹著不成形狀金色的薄雲氣,將天色襯得更好看。日頭剛出山頭之時,一隻雲雀也冉冉昇起,歡快地唱著早晨之歌。光的世界曉了,聲的世界也同時曉了。不是嗎?聲的世界不也昇起了燦爛的朝日嗎?


Renard寫雲雀寫得很妙,他說:

我還不曾見過雲雀,就是剛拂曉起來也還是徒然,雲雀並不是地上的鳥。雲雀是棲止在天上的,而天上的鳥,也只有牠纔以遠屆人間的歌聲歌唱。 


Renard患近視,令他寫出了那樣美的文字。我跟Renard正相反,我有望遠鏡般好的雙眼,不論雲雀飛得多高,我都看得見。因有這樣的超級好眼力,纔讓我聽見且看見聲的世界冉冉昇起朝日的奇景。 

朝日初出的剎那,纔發現這片溪野隱藏著那麼多數也數不清的露珠。但也只有這偉大的光,纔能無有孑遺的,將億萬粒露珠同時照亮,使之閃出億萬點各自的光彩。

 

滿心愉快地提著小竹籃走回家。斑鳩筆直的從身前飛掠而過,草鶺鴒就在近身脊令脊令的鳴囀著,遠遠的聽見陶使在高唱歸去來噢!村裏傳來母牛喚犢聲,大約是牧童們正趕起牛群出了庭,要向草原上放牧去。 

回來在屋後挖了一塊仔薑,將草耳炒了麻油薑絲,一竹籃吃掉了半竹籃。早頓罕有這麼大的胃口,像遇見了闊別二十年的老友,自然是開懷之至了。 

吃飽飯,騎了車到潮莊接洽了交貨地,又打了電報,鐵定明日午前交首批貨。族親們早在日出後不久,便下田去了。

 

下午到南邊番薯地去,看看採收是否趕得上。滿田幾乎盡是人,族親們幾乎全到了,只有男童被遣去放牛。男童活潑,在田裏待上個把時辰還能相安,時間久了只有妨礙的份兒,乾脆放他們自由去。我要下去幫忙,族親們就是不肯,他們奉我若神明。臺諺云:掠秀才擔擔。意思是叫讀書人做粗活,那是對知識的大不敬。我歸隱田園,族親個個心裏不甘、痛惜。前天我替那個族兄家犁田,出貨,族兄家沒有選擇的餘地,我固執要做。今天族親們人牛都派出來了,說什麼他們都不會答應的。 

這兩天沒有下雨,菜畦要天天濕,下午沃了水,小白菜已出芽了。

 

【音注】掠秀才擔擔:掠,捉的意思。臺音ㄌㄧㄚ(下入),擔擔,上字唸平聲,下字唸去聲,發音同是ㄉㄚ(帶鼻音)。

Views: 1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