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冠學《田園之秋》十月七日

上午大晴,是接著昨夜一直晴下來的。觱橛跟昨日一樣,興致洋溢的在晴空中漂唱著,看牠這樣快樂,我自然也跟著快樂起來;何況濕潤的大地之上是碧藍無盡的晴天,有什麼更好的條件令農人滿心歡喜的呢? 

下午薄陰,我正在籬下採摘皇帝豆的飽莢,那回鄉吃喜酒的族兄嫂,不知幾時悄悄的來到竹籬的另一面,即東面臨路的一邊,我站起來的時候,正好面對面,差點兒嚇著。農人一向言語少行事多,大家習慣了,膽子都壯了,不然一天裏定要嚇著幾回。我問族兄是剛回來?族兄說剛到。夫婦倆手裏還提了一些「等路」。


問番薯的事有無眉目?族兄說有了。我要他們夫婦進屋裏去,詳細說。夫婦倆卻寧願站在那兒。原來老家鄉番薯業盛,價錢也好些,每斤起落在一元六角至一元八角之間,族兄跟番薯商講定,運金買方自理,在潮莊包貨,每斤鐵定一元五角,每日約出二萬五千斤,連日出貨。待回來覓好交貨地點,電報聯絡。族兄要我晚上到南邊去。天剛黑,十五夜反而無月,山頭上雲稍微積得厚,越向西越薄,西邊近地平線又厚些。
 

族兄家正在吃飯,桌上有一樣菜吸引了我,大約有二十年不曾吃到了,那就是草耳。心裏打算著,明早一早到溪邊去採,中午吃一頓痛快。

 

大家吃飽飯後,會集商議。族兄將詳情述說了一遍,大家都贊同族兄的決定。最後一個問題是,本地通道小,運貨大汽車不能直達,一定要在外面找個起落貨的地點。大家的眼光不約而同都轉向我。我自然樂於為族親效力,不待他們開口,便提出了一個地點,就在潮莊街上潮州戲園左側,乃是父執所有,一直是片空地,儘生著草。於是大家推我明日出去一趟,一來接洽起落貨地,二來打電報回消息。剩餘的便是出貨問題,一日出二大卡車份,要相當多的人力。這一問題商議的結果,是南邊所有族親合力同工。我被除外,他們敬重我,說不差我一個人,他們那邊儘夠了。採收由失了牛的族兄家起手,半個月全部收畢。 

回家時,仍不見月。但這裏那裏總有流螢,雖然照不亮全路面,片段片段的,竟然連接到家。春夏秋冬,四季有螢,這是南國之夜的特色。

 

【音注】等路:家人歸來,或親友來訪,為小孩子們隨手帶點兒吃的或玩的禮物,臺俗叫等路。等,臺音ㄉㄢˋ。

Views: 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