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靈鳳《太陽夜記》·夏天的花

夏天的花,當然很多,但我在這裡要說的,卻不是蓮花白蘭一類的花,甚至不是茉莉梔子,因為這些雖然都是夏天的花,卻不是在一般人家庭院裡都見得到的。我在這裡想說的,乃是孩子們在家裡可以隨手種在天井裡石階下,到了這樣的夏天,就可以茂盛得開起燦爛的花來的那些草花,如鳳仙、洗澡花、蔦蘿之類。

往往,孩子時代的一點園藝實踐經驗,都是從這些上面獲得的,因為如鳳仙、喇叭花這一類的草花,只要將隔年所收得的種子,隨便拋在牆根下或是天井裡的花壇上,不用你去照顧。到了時候,它們自然會發芽抽葉,按時按候的開起花來。就鳳仙花來說,最常見的是那種淺紅色單瓣的,若是偶然的種出來的是一棵大紅雙瓣的,甚或是紅白雙色的,那就高興極了。

夏天的清晨,或是傍晚,在階前小立小坐,天井裡這些隨手種出來的花,就成了夏天生活中的最好的點綴。在江南小城市裡的生活,多是輕鬆閒適的,那種純粹中國傳統的瓦房,即使是極小的一個天井,地上鋪了土磚,生滿了青苔,也總是充滿了一種幽靜可愛的感覺。這時對著自己種出來的風仙,蔓延在階石上的洗澡花,還有憑了幾根竹竿就可以攀緣上去的蔦蘿牽牛,都可以令你感到特別親切。

小小的紫色洗澡花,總是在傍晚時候才盛開起來的。夏天洗完了澡,赤膊在階前坐一下,這時往往也正是洗澡花開得最燦爛的時候。我想這大約就是它得名的原因。這種紫色喇叭形的小花,將它摘下來,小心抽去中間的那一根花蕊,放在嘴裡輕輕的去吹,便能發出嗚嗚的響聲,因此又叫喇叭花。但這種喇叭花,是與牽牛花同名異物的。

記得有一年夏天,家裡住在故鄉城北很冷落的一條街上,父親好像出外謀生去了,家裡就剩下繼母和我們幾個孩子,生活不僅過得很清苦,而且也很寂寞,我就在小小的天井裡種了一些蔦蘿,打發了一個夏天。那時還不曾讀詩,不知道用它來譬喻一個女子願意去依附君子的那些典故,只覺得那些細小的嫣紅色燭形的花,以及嫩綠的松針一樣的細葉,令我特別歡喜。我為了要想知道它是怎樣沿著竹竿往上爬的,往往一人在階下枯坐很久,目不轉睛的望著它,怎樣也看不到它有攀動的形跡。可是睡了一覺起來,它往往已經攀高了半尺多,使我對它發生了更大的興趣。

Views: 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