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村還沒演破產慘劇以前,在我的故鄉,人們最感快樂的時期要算是舊歷每年的正月間。這時田間沒有工作,天然給永遠不知辛苦的農民一個休息的機會,因而人們有工夫探探親,玩玩賭。可是最使人們興奮的卻是或遠或近的村子里演著的野臺戲。所以一臺野臺戲總可以有成千成萬的觀眾。演野臺戲的目的大概一半為酬神,一半為娛樂。而多在正月開演的原因,無非為利用人們正是有閑的機會。

我幼年的時候竟是一個野臺戲的迷戀者。無論距自己的村子多遠,只要聽到那里演戲,一定要求大人同我去看。鄉間的野臺戲確有一種特殊的風味,在其他任何娛樂場中是不能得到的,尤其在都市里。現在我回憶起來,還感到說不出的親切。

用木板和葦席紮起一人多高的臺子,這就是舞臺。觀眾是一人挨一人地站在地上,擁擠自然用不著說,身體弱的和小孩子絕對沒有份兒。假設不自量力,擠到里邊,說不定會有性命之憂。這群觀眾之外,周圍放著車輛,有本村的,有從遠處來的。上邊的人物,是濃妝淡抹的婦女和衣飾整齊的小孩子

。賣東西的比任何集市都齊全,由吃的玩耍的一直到實用的無不應有盡有。小販的人數比觀眾的人數不在以下,用著各種不同的叫喊,作推銷貨物的廣告。戲臺後面照例擺著多少架西洋景,耍西洋景的人伸長了脖子唱著富於誘惑性的曲子以招來顧客。

各種賭博,公開地開設著,人老是圍得風雨不透,勝利的歡笑、失敗的詛咒從人們的嘴里流出來。賣茶湯的大銅壺上的汽笛,嗚嗚亂叫。跑馬場里的紳士和公子們抖威風的歡呼,帶著塵土沖上天空。臺前觀眾對於女戲子含有不正當意味的起哄,不時爆發起來。這一切的一切,把一塊荒涼的野地竟形成了喧囂紛亂、有聲有色的所在,使人們的心沸騰起來,使人們忘掉了一切。

在這種場合,最活躍的人物是有錢有閑的大少。他們打扮得油頭粉面,在婦女們的車前來回走動。只要你肯在暗中留神觀察,你會看見他們賊眉鼠眼地把眼波向比較漂亮的女人身上送,湊巧那個女人還看他一眼,他那種受寵若驚、抓耳撓腮的狀態,真夠使你開心。還有一種人,也是專向女人身上尋開心,那就是所謂流氓之類。

他們所用的手段同大少不同,他們不會搔首弄姿地賣弄風情,他們卻是單刀直入地胡幹:擠進人特別擁擠的地方,突然向女人的某處摸這麽一把;穿到車空兒,乘女人一個不留神,猛地將她的鞋子脫掉拿走;有時還會拿著短刀——俗名腿叉子——從戲臺板縫向女戲子的腳來一下,當女戲子“唉喲”的一聲喊叫,觀眾里立刻就有人出來報奮勇,打抱不平,嘴里喊出“打這不吃人飯的野小子”,因而臺上臺下起了紛擾。這形形色色,正好形成了野臺戲那種特殊的風味。

近十幾年來,由於帝國主義的侵略,內戰的頻仍,土匪的蜂起,農村走入了破產的運命;人們已到了救死不暇的地步,哪還有力量和心情去享受娛樂的樂趣呢?所以野臺戲在我的故鄉已經宣告絕跡了。農民唯一的休息娛樂時期,也只好在嗟嘆愁苦中掙紮度過。

載第1卷第11期(1935年2月20日出版)

Views: 2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