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江譯:德勒茲〈兩種瘋狂體制〉(下)

所有的社會形態總是看起來運轉良好。它沒有理由不運轉良好,因為它不起作用。然而,總存在著它要逃離的一面,消解自身的一面。我們從來不會知道消息是否會到來。人們越靠近這個體系的周邊,就會有更多主體發現他們自己陷入到某種誘惑當中:要麼自己服從於一個能指,遵守官僚體制的秩序,聽從最高牧師的解釋——要麼進入另一條路,走向超越的瘋狂的路徑,走向解域化的切線——這是一條逃逸線,走向遊牧之路,表達了迦塔里所謂的非能指的粒子。再來舉一下古羅馬帝國這個陳舊的例子:日耳曼人面對兩種誘惑,讓自己沈浸在帝國之中,將自己整合為帝國的一部分,但與此同時匈奴人的壓力也形成了一條逃逸的遊牧之線,新的變化,邊緣性的和無法同化的戰爭機器。

讓我們來看看完全不同的符號體制,即資本主義。資本主義也十分有序地運轉著,它也沒有不好好運轉的理由。此外,它也屬於我們所指的激情狂。與帝國主義形態的偏執狂不同,無論或大或小的符號簇,是依照不同的線來展開的,而各種事物都會在這些線條上出現:貨幣資本的運動,將主體當作資本和勞動的代理人,不平等的產品分配,給那些代理人的支付手段。有人告訴那些主體,他越聽話,他就能支配更多,因為他聽從的就是他自己。在同樣的資本法則的名義下,人們不斷地從支配主體轉化為服從主體。毫無疑問,這個符號體系與帝國體系完全不同:它的優勢在於,它填補了溝壑,讓邊緣主體走向中心,並在軌道上讓遊牧變得固化。例如,在哲學史上,我們非常熟悉的革命,即話語從帝國階段(在帝國階段,符號永恒地指向一個符號)走向作為激情狂的主體性階段,它總是將主體拋回到主體那里。即便在那里,它工作的越多,它的漏洞也就越大。貨幣資本的主體化的線條從來不會不再產生威脅到它們的平面的連接線、斜線、橫切線、邊緣主體、解域化之線。內部的遊牧,一種新型的解域化的流動形式,非能指的粒子開始與既定情境,與整個構架相妥協。水門事件,在全球範圍內膨脹。「完 」(原載 https://www.sohu.com

Views: 3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