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振鐸談文學《論散文詩》(下)

總之詩與散文的分別在精神而不在有韻與否的形式。詩有“詩的”情緒,與“詩的”想像,我們一看,就知道,決不會與散文混雜的。


更具體的講來,據Rannie的《文體綱要》所說,詩與散文,小說,論文等的分別,約有五端:


一)詩比散文更相宜於知慧的創造。許多人都有一種強烈的創造沖動,想創造出以前沒有創造過的東西,而使之不朽;詩是他們更相當的創造物;因詩的形式較整齊,且詩中更容易傳達出自己的情感。

二)詩是偏於文學的個人主義,就是適宜於表現自己,或自己的感情,散文偏於文學的實用主義。

三)詩是偏於暗示的;散文則多為解釋的。

四)詩的感動力比散文更甚。這因為詩是純粹的感情文學之故。

五)詩比散文更適宜於美的表現。

這些與韻不韻無關的。只有第一節,形式較整理,大半是因為有韻的原故,但這一節與詩文的分別無大關系——由此更可知:

詩之所以為詩,與形式的韻毫無關係了。


所以在理論上,散文詩的立足點,也是萬分的穩固價。並且“我們固不堅執的說,詩非用散文做不可,”然而在實際上,詩確已有由“韻”趨“散”的形勢了。

古代的文學,或科學大體都是用韻文寫的。——也有不用韻文的——這大約是因為古代印刷或紙筆沒有發明,思想或情緒之傳達極為不易,故不得不用韻文,以期便於上口,便於傳誦。但後來傳寫的工具,日益發達,許多做知慧的與情緒的文章的人,都嫌音韻之束縛,因而群趨於做更易自由表現自己的思想與感情的散文。小說就是由史詩蛻變出來的;現代的戲曲,也摒除“劇詩”,而改用散文來寫。抒情詩也多已用散文來寫。

除了英國美國的許多散文之作家以外,法國的鮑多萊耳(Baudelaire)也很早的用散文來做詩。俄國的屠格涅夫也做了五十篇的散文詩。印度的太戈爾譯他自己的著作為英文,也用的是散文詩體。中國近來做散文詩的人也極多,雖然近來的新詩(白話詩)不都是散文詩。Moulton說:


“古代的詩歌大部分是韻文,

近代的詩歌大部分是散文。”


這確是極辯顯現象。

許多人懷抱著“非韻不為詩”的主見,以為“散文不可名詩”,實是不合理而且無知。

本文用五點鐘的工夫做成。因為不能有再多的工夫去寫他了。並且手邊也沒有什麽參考書。所以仍是很簡單的略說了一下。這是對於讀者非常抱歉的。有機會時還想重寫一過。但是無論如何,讀者看了這篇文章以後,似乎不至再對“散文詩”的存在,發生疑問了。

詩歌之力

誰要同詩歌接觸一次,僅僅的一次,他便能立刻感到詩歌的力量的偉大了。

詩歌的國是一個平常人所永未曾踏到過的;她里邊有無窮的美景;任是泰山的初日,太平洋的落暉,阿爾卑斯山的戴雪的高峰,長江的流滾的水,乃至一切淙淙的奏樂於圓石間的流泉,灼灼的襯染於園林中的春花,輕輕的飛掠過靜碧的湖面的燕子,辭枝而落於溪水上的小白花,一切,一切,無不被其羅致著。她里面有不可測量的深邃的情緒;任是醉在菊籬下的陶潛,臨刑奏《廣陵散》的嵇康,獨坐於泉邊的逸士,悲歌“風蕭蕭兮易水寒”的壯者,圍爐聽奏荷馬(Homer)古歌的快樂人,戰瑟於北風飄雪的街頭的失意者,憑吊於古宮廢堡的遊人,伏泣於愛者墓石上的孤客,綠蔭下緩步密談的摯友,新月中天,並坐微光中,執手無言的情侶,乃至一切勞人的微喟,思婦的低嘆,現於天真的兒童唇邊的微笑,一切,一切,無不被其蘊蓄著。雖然詩歌並不是女巫的咒書,詩人並不是超絕世間的神人,但他們卻打開了人的嚴閉著的情緒的門,送進微細至於黃葉落地的聲息,隱密至於愛者相戀的冥思,嘈亂至於被壓抑的千百人的憤怒與悲嘆聲,清幽至於樂園中群星相和而歌的天樂。詩人實是一個偉大的創造者與發現者!


小說,戲劇與評論固未嘗無偉大的感化力,固未嘗無發現與創造的能力,但詩歌的力量卻特別偉大。

詩人的感覺,特別銳敏,他們能充分而深切的感覺到平常人所永未曾感覺到的痛苦與快樂。詩人的同情心,特別邃博,他們能同情於無告的被壓迫者,而與之同哭;他們能同情於失戀的情人,而與之淒然默坐;他們且能同情於撲燈的飛蛾,紅眼白衣的怯善的兔子,以及一切。詩人的眼光特別尖利,他們也許是遠視的,能看到遠遠的山景的田野的春色;也許是近視的,僅能見到他的周圍一丈以內的人與物。但他們卻都是同樣的尖利,同樣的能深深的看入一切事物的內部與靈魂的,他們能見花的微笑,葉的低語,泉水的歌聲,他們能見夜的秘密,靈魂的變幻,及至飄蕩於心中的一縷微思。詩人的想像力,特別豐富,他們能把彭倍(Pompeii)的故宮,一一復現他們盛時的景況;他們能把未來的樂園,建築得十成完備;他們能使已失的童年,一一在回憶的心幕上,點頭走過去;他們能使山鳥說話,能使熊與獅為人群的摯友。詩人的表現力,特別活潑有力,他們能把時時逃過平常人心上的情緒捉住在紙上;他們能把平常人所感到而不能說出的感想,所見到而不能寫出的景色,所提到而不能表現出來的想像,一一有力的真切動人的說出來,寫出來,表現出來。這就是詩歌感化力所以特別偉大的原因了。而詩歌並不是女巫的咒書,詩人並不是超絕世間的神人而所以能夠打開一切神秘的門者,也就是這個原因。(十二,八,九,於上海。)

Views: 3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