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時老徐年輕,在市文教局幹事,很體面。老徐的女人在工廠上班,富態。老徐嫌女人胖,很想跟女人離婚,女人就是不離。於是老徐經常打女人,還罰女人下跪。女人很怕老徐,跪就跪,就是不離。有時,已到了下半夜了,鄰居們夜起,看見老徐屋裏燈亮著,探頭一看,老徐女人還在燈下跪著。鄰人就喊:“老徐,老徐,算了……”老徐醒了,從床上坐起,揉揉眼,沒好氣地說:“起來吧。”女人這才起來,洗洗,重給老徐睡。

老徐自然有些事。那時,整個文教局才三五個人,一二局長,三幹事,統管文化、教育、衛生。權力很大。老徐分管文化,文化管著電影院、劇院、劇團、圖書館……所以,劇團的女演員們很熱乎老徐,見了老徐嗲嗲的,加上有色有貌,老徐很吃木。不過,老徐謹慎,並不曾幹出輿論來。由於謹慎,就帶來很多的壓抑。老徐的臉一回家就苦著,對女人打的越發仔細。有一次,老徐抓住女人的頭髮往水缸上撞,一連撞了十幾下,女人竟一滴血都沒流。越打,女人越堅韌;越打,女人越適應;越打,女人侍候得越周到,端茶遞水、洗衣做飯,接著就有孩子生出來了……這就像做活一樣,做著做著就沒了興致。老徐很無奈。漸漸,老徐也斷了念想,只是隔三差五的偷偷嘴罷了。



在文教局,老徐要做的事情並不多,也就是開開會、傳達傳達上頭的精神什麼的。餘下的一大片日子,喝喝茶,看看報,打打瞌睡。很無趣。當然也有些很重要的工作,那就是逢年過節的時候分發戲票、電影票。每逢過節的時候,好票由文教局統管,也就是由老徐統管。這時,老徐就顯得非常滋潤。在大街上,每走上三五步,就有人親熱的跟老徐打招呼。市直機關的幹部見了老徐就像見了爺一樣,親切的讓老徐感動。老徐的中山服的六個兜,外邊四個,裏邊兩個,票也分了六種,一個兜裏裝一種。一等一的好票是給市委領導的,那要送到家裏。一等二的好票是給直屬領導的,分場合送。餘下的就看關係了……於是每到這個時候,老徐非常忙碌,男男女女都圍著老徐轉。老徐很有面子。人一有面子就有了些身份,老徐走路的時候,中山服就架起來了,有點撐。

有了給領導送票的機會,也有了想當局長的念頭。老徐已是老幹事了,這念頭一起就非常強烈。在這方面,女人跟他空前一致。每逢過節,夫妻雙雙一起到領導家,不但送票,也送禮品。這時,女人打扮出來,也算有幾分顏色,手兒肉肉的,甜著對領導笑。領導輕輕拍著老徐女人的肉手,眼望著老徐,說些很含蓄的話:“好好工作吧。啊……”回到家,兩人會溫忖一小會兒。對女人,老徐打還是要打的,不過,不常打。

Views: 1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