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圖·葛文德《最好的告別》(29)

“抱著采用這個名詞的普遍想法,突然之間,輔助生活成為療養機構改頭換面的一個旗號,還有些甚至是只有16張床的寄宿機構,只是希望通過這個概念吸引更多自費的客戶。”她在報告中指出。不論她費多大的勁強調自己的初始理念,其他人卻並不像她那樣忠誠。

大多數時候,輔助生活僅僅成了從獨立生活到療養院之間的一個中轉站。它成了目前流行的“持續護理”概念的一個部分。“持續護理”說起來非常好聽,也完全符合邏輯,但卻延續了把老年人當學前兒童對待的情形。對於安全和訴訟的擔憂越來越限制人們在其輔助生活寓所能夠擁有的東西,會強制規定希望人們參加的活動,並設立了更加嚴格的、導致其“出院”到療養機構的“遷出條件”。以安全和生存為優先考慮的醫學語言再次接管了話語權。威爾遜憤怒地指出,連給孩子的冒險機會都比老人多。

2003年發表的針對1 500個輔助生活機構的研究發現,只有11%既能保證隱私又能提供充分服務的機構允許衰弱的老年人留住下來。作為療養院替代選項的輔助生活理念差不多名存實亡了,甚至連威爾遜自己公司的董事會,在發現有很多公司在采取不那麼複雜、成本更低的策略後,也開始質疑她的標準和理念。她想在小城鎮建小型建築,因為在小城鎮,除了療養院,老人們無處可去;她也希望為靠醫療補助的低收入老人提供一些單元房。但是利潤更高的方向是在大城市修大建築,沒有低收入客戶,不提供高級服務。她創造輔助生活的本意是幫助像她媽媽傑茜那樣的老人過上更好的生活,而且她也證明這是可以賺取利潤的,但是她的董事會和華爾街渴望更高的利潤。 她雖努力抗爭,但在2000年,她還是卸任了CEO,出售了她創建的公司的全部股份。

那件事之後,十多年過去了,克倫·威爾遜也已邁入中年。不久之前我和她交談時,她露出虎牙的微笑、下垂的雙肩、用來讀書的眼鏡和白頭髮使她看上去像一個書卷氣十足的祖母,而不是一個創建了世界級產業的革命性企業家。作為一名致力於老年病研究的學者,當談到這一領域時,她一下就激動起來,而且,她說話很嚴謹。她仍然是那種總是思考宏大的、看起來不可能解決的問題的人。公司使她和她丈夫成了富人,他們用這筆錢創辦了以她母親名字命名的傑茜·理查森基金會(Jessie F. Richardson Foundation),繼續進行改變老年人照顧方式的工作。

威爾遜大多數時間住在她出生地附近的西弗吉尼亞州產煤區——如布恩、明戈和邁克道爾。西弗吉尼亞有全美最老、最貧窮的人口。如同世界上很多地方一樣,這里的年輕人外出尋找機會,把老年人留在家鄉。在那里,在她生長的山谷間,威爾遜還在思考普通人在年邁後,如何不用在無人照顧和機構化之間做選擇的辦法。這仍然是我們面對的最讓人不舒服的問題。

她說:“我希望你知道我仍然熱愛輔助生活。”接著她又重復了一遍:“我熱愛輔助生活。”她說這創生了一個信念和期盼:可以有比療養院更好的東西。現在仍然如此。任何流行開來的東西都很難同它的創造者最初的意願相吻合。像個孩子一樣,它會成長,但並不總是走向你期盼的方向。但是,威爾遜仍在繼續尋找那些堅持她本來目的的地方。

“我特別希望輔助生活發揮作用。”她說。

Views: 1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