鳥的樂園裡,剎那間蒙上了一層冷冷清清淒淒慘慘慼慼的哀霧,枝葉不動,光影不搖,應連眾鳥兒也不免兔死狐悲地愣了神兒:聽口鳥不叫了,觀賞鳥不動了,雜耍鳥也一個個縮著脖子落在棍兒上變傻了。整個小樹林裡,只能聽到關老爺子那揪心拽肺的哭述: 

「哦……哦哦……我那可憐的老閨女,爭氣的老閨女啊!昨兒個你還整天不歇口兒、一連錄了五遍音兒,給我換回多少個好兒啊……今兒個你就一抖翅兒,不聲不響、冷不零丁,扔下我就走了……哦……哦哦…你、你叫我這孤老頭子,可、可怎麼活啊……」

 

虯龍爪啊虯龍爪,引多少英雄競折腰? 

一汪淚水洗掉了往日的怨憤和不平,鳥友們一個個熱淚盈眶全念起老閨女平時的好兒來。但表現最為突出、也最當仁不讓的仍是宗二爺,光流眼淚算什麼?宗二爺強壓悲痛,對侯七悄悄地吩咐了一陣子什麼。等打發這猴頭巴腦的小子邁動瘦腿剛一跑走,就又急忙來到關老爺子身邊,帶頭勸其「忍痛節哀」。

 

「關老!您、您一定要想開點兒……死的已經死了,活的還要活著……您、您萬一要是再有個三長兩短兒的,那我們這幫鳥友們,可、可就沒了主心骨了……」 

「說得是!說得是啊!」鳥友們馬上發出一片情切切的呼應。

 

「關老!固然是鳥無頭不飛,可更重要的是人無頭不走啊!有您在,您那老閨女就等於永遠活著!您放心吧,這枝虯龍爪我們永遠給老閨女空著。誰要敢攀一攀這高枝兒,看我們老少爺們不把它活剝了、咬碎了,拌成泥兒餵狗了!」 

「對!對對!」眾鳥友聽著宗二爺這篇感人肺腑的話語,又是一聲一點頭兒、一句一個應稱。

 

也不知又勸了多大工夫,總之直等到老頭子哭聲暫緩,號陶暫歇,大伙才總算緩過氣兒來,餓著肚子聽這位哀主的悲思追述: 

「唉唉!那、那還是『四人幫』剛玩兒完那陣子,還沒人敢提養鳥兒這碼事呢!我正在北京二姑娘家住著,沒事兒總愛到龍潭湖溜個腿兒消個食兒的。也算有緣兒,就這麼著碰上了,那主兒偷偷摸摸向我講價兒,在我耳根子邊悄悄一送話兒,張口就要三百塊錢!您說,我是含糊這個的人兒嗎?」

 

「誰那麼瞧,那算他瞎了眼!」宗二爺帶頭表態。 

「那是!那是!」眾鳥友一致響應。 

Views: 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