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浩年·德勒兹: 困在別人的夢中,你就完了(2)

承諾時,我無法真心相信它,事實上是,僅僅的單純地去說服自己「我是相信的! 就已經是對信仰的最大出賣,因為就是這個嘗試的存在,就已經使人無法和信仰真正同一。用另一種方式說,這是一種對他者(我的一切都是假的,都是為他的终極信心,通過這個絕對的保証人保証意義的確定)。

用德勒兹的說法,可能就是「我們的的確確是在他人的夢中! 」但對信仰的真實同一,只有回到一種愚蠢的去理性化/去反思,存在才有可能,這表示,退回到一種低等動物式的存在。復活的擔保人只是“復活的”,即是說,他大可以再死一次。

 

另一種方式,則是完全的虛無主義,完全接受虛假的東西「一切都是假的,也沒有背後的真相! 」,拒絕接受背後的真相和超越的存在,這種立場的真相卻不是對現世的否定,而是终極的接受,或是通過否定的動作去接受現世的不可改變性,也就是現代犬儒的基本精神。通過這種否定 (價值/意義確定性)的動作,犬儒得到了最大的安心感,或是保持了自己真實的位置——作為一個可以永恆否定一切的终極位置,一切也因此得到最大的確定性「我保証可以否定它」,通過否定絕對保証人的存在使自己可以成為保証人。用德勒兹的說法,可能可以說成「我們的的確確是在他人的夢中,但連這個夢後面的他者的存在都只是一個夢! 」 

那種前啟蒙思維的保守,一轉而可成為恐怖的毀滅力量。由十字軍東征到最後的史大林式客觀歷史進步觀。一切現世的殘忍和暴力都是不真的,它們只是為了那崇高的背後真相(不論是上帝的意志還是歷史的階段——總之就是有一個絕對的他者,能保証一切意義 )所推。「我們都是他人的夢」。

事實上就變為了「我們都是大他者的工具」。這種將自己絕對工具化的意識,卻是一種無比自大的意識。一切都是上帝的意志,邪惡只是更大的善的手段…………。因為,一切都是被容許的。這種工具化的意識,就是去責任化的意識——因為我只是工具,所以沒有我的責任……他們是自大的是因為——既然作為一個有限的個體,而沒有任何方法可以去確定真正的上帝意志是什麼時,這個個體是如何決定自己的行動只是純粹的工具,而非出自自我病態的動機?

Views: 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