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毛《雨季不再來》藝術型的企業家(2)

漂泊的歲月


“你生長在馬德里嗎?”

“不,我生長在西班牙北部,那是靠近法國邊界的美麗夏都——San Sebastian。我的童年記憶,跟爬山、滑雪、打獵是分不開的。我的家境很好,母親是西班牙皇族的後裔。一直到我十八歲以前,我可以說是十分幸福的。”

“你今年三十歲,所以你的意思是,這十二年來你並不很幸福?”我反問他。

“我並不是在比較。十八歲那年我高中畢業,被父親由故鄉,一送送到英國去唸書。從那時離家開始,我除了年節回去之外,可以說就此離開故鄉和父母了。一直在外漂泊著。”他站起來靠在窗口看著樓下的街景。

“你所說的漂泊,可以做一個更確切的解說嗎?”“我十八歲初次離家去英國唸書時,心情是十分惶惑的,後來習慣了浪子似的生活,也就不想回西班牙了。我所謂的漂泊是指前幾年的日子。

“我二十歲時離開英國到法國去,此後我又住在荷蘭一年,但是不知怎的心里不想安定下來,於是又去瑞士看看,在那兒住了好幾個月。當時我在瑞士不很快樂,所以有一天我對自己說,走吧,反正還年輕,再去找個國家。於是,我上了一條去芬蘭的船,到北歐去了。在那兒我住了一年,芬蘭的景色,在我個人看來,是世界上最美的了。”他坐下來,又開始一支煙。

“當時你一直沒有回過西班牙,生活如何維持呢?”“有時父母寄給我,有時錢沒了,我就去打工。酒保、茶房、廚子什麽都幹過,一個一個國家的流浪著,也因此學會了很多種語言。那段時光,現在回想起來仍然是那樣的鮮明而動人,有時真有點悵然——。”他停了一下,靜靜的坐著,好像不知旁邊還有人似的。

 

有妻萬事能

“人的路是一段一段走的,我不常懷念過去。因為,我現在有更實在的事要做。”他的眼神又冷淡起來了,朦朧回想的光芒不見了。他是一個有時候喜歡掩飾自己的人。“你什麽時候回西班牙來的?”

“我回國來服兵役,運氣好,將我派到北非西班牙屬地撒哈拉去,因此我也認識了一點點非洲。”

“你的故事很動人,老的時候寫本書。服役之後你回故鄉了嗎?”

“沒有,San Sebastian是一個避暑的勝地,但是沒有什麽發展。我在一個旅行社,當了一陣子的副經理,又在航空公司做了好久的事。但是,總覺得,那些都不是我真正久留的地方。我在一九六七年結婚,娶了我在英國念書時認識的女友,她是芬蘭人,名字叫寶琳。”

“有了家,你安定下來了?”

“是的,我要給寶琳一個安定幸福的生活,婚後不能叫她也跟著我跑來跑去。我總努力使自己盡到一個好丈夫所該盡的義務,給她幸福。我不再是一個浪子了。”

我在旁一面記錄,一面輕輕吹了一聲口哨。我是女人,我不是強烈的婦女運動者。所以,我喜歡聽一個丈夫說出這麽勇敢的話。

“你的婚姻使你想到改行做生意嗎?”

薩林納先生聽了大笑起來,我的問話常常是很唐突的。“不是,帶著妻子,什麽職業都能安定,倒不是為了這件事。那是幾年前一次去臺灣的旅行,促成我這個想法的。”

Views: 1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