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裕部的公告結束時又是一陣喇叭聲,接著是很輕聲的音樂。派遜斯在一連串數字的刺激下稀里糊塗地感到有些興奮,從嘴上拿開煙斗。

“富裕部今年工作做得不壞,”他贊賞地搖一搖頭。“我說,史密斯夥計,你有沒有刀片能給我用一用?”

“一片也沒有,”溫斯頓說。“我自己六個星期以來一直在用這一片。”

“啊,那沒關係——我只是想問一下,夥計。”

“對不起,”溫斯頓說。

隔壁桌上那個呱呱叫的聲音由於富裕部的公告而暫時停了一會,如今又恢復了,像剛才一樣大聲。溫斯頓不知怎麽突然想起派遜斯太太來,想到了她的稀疏的頭髮,臉上皺紋里的塵垢。兩年之內,這些孩子就會向思想警察揭發她。派遜斯太太就會化為烏有。賽麥也會化為烏有。溫斯頓也會化為烏有。奧勃良也會化為烏有。而派遜斯卻永遠不會化為烏有。

那個呱呱叫的沒有眼睛的家夥不會化為烏有。那些在各部迷宮般的走廓里忙忙碌碌地來來往往的小甲殼蟲似的人也永遠不會化為烏有。那個黑髮姑娘,那個小說司的姑娘——她也永遠不會化為烏有。他覺得他憑本能就能知道,誰能生存,誰會消滅,盡管究竟靠什麽才能生存,則很難說。

這時他猛的從沈思中醒了過來。原來隔桌的那個姑娘轉過一半身來在看他。就是那個黑頭髮姑娘。她斜眼看著他,不過眼光盯得很緊,令人奇怪。她的眼光一與他相遇,就轉了開去。

溫斯頓的脊梁上開始滲出冷汗。他感到一陣恐慌。這幾乎很快就過去了,不過留下一種不安的感覺,久久不散。

她為什麽看著他?她為什麽到處跟著他?遺憾的是,他記不得他來食堂的時候她是不是已經坐在那張桌子邊上了,還是在以後才來的。但是不管怎樣,昨天在舉行兩分鐘仇恨的時候,她就坐在他的後面,而這是根本沒有必要的。很可能她的真正目的是要竊聽他,看他的叫喊是否夠起勁。

他以前的念頭又回來了:也許她不一定是思想警察的人員,但是,正是業餘的特務最為危險。他不知道她看著他有多久了,也許有五分鐘,很可能他的面部表情沒有完全控制起來。在任何公共場所,或者在電幕的視野範圍內,讓自己的思想開小差是很危險的。最容易暴露的往往是你不注意的小地方。神經的抽搐,不自覺的發愁臉色,自言自語的習慣——凡是顯得不正常,顯得要想掩飾什麽事情,都會使你暴露。無論如何,臉上表情不適當(例如在聽到勝利公告時露出不信的表情)本身就是一樁應予懲罰的罪行。新話里甚至有一個專門的詞,叫做臉罪。

那個姑娘又回過頭來看他。也許她並不是真的在盯他的梢;也許她連續兩天挨著他坐只是偶然巧合。他的香煙已經熄滅了,他小心地把它放在桌予邊上。如果他能使得煙絲不掉出來,他可以在下班後再繼續抽。很可能,隔桌的那個人是思想警察的特務,很可能,他在三天之內要到友愛部的地下室里去了,但是香煙屁股卻不能浪費。賽麥已經把他的那張紙條疊了起來,放在口袋里。派遜斯又開始說了起來。

“我沒有告訴過你,夥計,”他一邊說一邊咬著煙斗,“那一次我的兩個小叫化子把一個市場上的老太婆的裙子燒了起來,因為他們看到她用老大哥的畫像包香腸,偷偷地跟在她背後,用一盒火柴放火燒她的裙子。我想把她燒得夠厲害的。

那兩個小叫化子,噯?可是積極得要命。這是他們現在在少年偵察隊受到的第一流訓練,甚至比我小時候還好。你知道他們給他們的最新配備是什麽?插在鑰匙孔里偷聽的耳機!

我的小姑娘那天晚上帶回來一個,插在我們起居室的門上,說聽到的聲音比直接從鑰匙孔聽到的大一倍。不過,當然囉,這不過是一種玩具。不過,這個主意倒不錯,對不對?”

Views: 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