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振玉《馬來西亞·馬來人·華人》 (14)

這樣,在馬來人文化與民族性格相互關係考察方面,我們注意到,在各式各樣的影響要素中,馬來人學者放在核心位置的往往就是伊斯蘭教,也就是說,他們認為伊斯蘭教的影響對於本民族性格的形成起著關鍵性的作用,或者至少他們在談到本民族性格的時候都不忘記提到伊斯蘭教。如《馬來西亞研究:民族與公民》這樣概括道:“凡是馬來人都是穆斯林,但不是所有的穆斯林都是馬來人。馬來人信仰的伊斯蘭教沒有使他們變得心地狹隘、不容忍、狂熱,也沒有使他們具有進攻性。一般地,馬來人都被描述為謙遜的人,不把自己的願望強加於人。他們也被說成是秉性中和的人,能夠自我克制,認為火爆行為太過‘粗野’(沒教養),而不予以尊重。正因為如此,他們很少放縱自己的憤怒情緒,也很少直來直去。結果,人們就很難知道其感情、態度、觀點、意見,所以他們總是被誤解。這種誤解有時則會超出人與人之關係範疇,而進入經濟、社會、政治領域。”

 

還有,《內省:馬來人的優缺點》一書,在對什麼是馬來人做了解釋之後,也講道:“馬來人擁有的文化遺產,使他成為聞名的‘世界紳士’。馬來人居住的美好環境,使他免於氣候與自然的無妄之災。至能的主賦予馬來人的慈恩,使他成為一個有克制的人,一個溫柔而體貼的人。他的氣質和個性即使在馬來舞蹈藝術中也有明顯體現:移動緩慢而優雅,像徵著與周圍環境的合一。對於他的客人,馬來人還是一位雍容而彬彬有禮的主人,不少西方人的作品對此都有記載,當然,這有時也會使他在與人相處時面臨不利境地。不過,假以時日,他在身體和心理上均能做到潔身自好。當代馬來人儒雅、精明、進取、執著。全球化的世界將是他的下一個戰場。”更值得注意的是,該書還以圖示的方式描述了馬來人的心理傾向( mindset、the core benchmark)。在這里我們要補充的是,馬來人文化(即第二個層面)本身其實已經是一種被伊斯蘭化了的族群文化。 

當然,隨著人類社會的發展,馬來人的文化及民族性格亦在發展變化。如馬來西亞前首相馬哈迪爾在《亞洲新政》(The New Deal for Asia)就針對所謂的“新馬來人”(Melayu Baru)講道:“所謂新馬來人就是擁有適應時代變遷之文化的馬來人,他主動面對所有挑戰,不靠幫助而勝任競爭,諳於世故而守規則,受過教育而有學問,值得信賴而富於效率。刻苦工作,堅忍不拔,優秀,循規蹈矩,以及篤信伊斯蘭教等,乃是另外一些因素。”這顯然與當年西方殖民主義者所描述的那個“懶惰”的馬來人形象是不可同日而語的了,盡管這里多少還包含了馬來人自己的對族群性格的某種理想的期盼。無論如何,馬來人所具有的那種在當地自然與社會環境下培養出來的樂天(西方殖民者稱之為“懶散”、“懶惰”)性格,還是很令人羨慕的。

Views: 1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