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來《空山-機村傳說》天火 (12)

人們這一等,就是好些年。

文化大革命開始不久,空了許多的神龕便有了新的內容與形式。

神龕兩邊是寫在紅紙上的祝頌詞。左邊:偉大領袖萬壽無疆;右邊:林副統帥身體健康。中間,是一尊石膏塑成的毛主席像。上面還抽人去公社集訓,學回來一套新的祈禱儀式。

儀式開始時,家庭成員分列在火塘兩邊,手里搖晃著毛主席的小紅書。程序第一項,唱歌:「敬愛的毛主席,敬愛的毛主席,你是我們心中的紅太陽。」等等,等等。程序第二項,誦讀小紅書,機村人大多不識字,但年輕人記性好,便把背得的段子領著全家人念:「革命不是請客吃飯。」

老年人不會漢話,只好舌頭僵硬嗚嚕嗚嚕跟著唸:「革、命,不是……吃飯!」

或者:「革命……是……請客……」

程序第三項,齊誦神龕對聯上的話,還是年輕人領:「敬祝偉大領袖毛主席萬壽無疆!」

 

搖動小紅書,合:「萬壽無疆!萬壽無疆!」

領:「敬祝林副主席身體健康!」

搖動小紅書,合:「永遠健康!永遠健康!」

最後,小紅書放回神龕上,喝稀湯的噓噓聲,筷子叩啄碗邊的叮叮聲便響成一片。

大隊長格桑旺堆就在這時犯病了。先是面孔扭曲,接著手,腳抽搐,然後,他蜷曲著身子倒在地上,翻著白眼,牙齒得得作響。

在機村人的經驗中,這是典型的中邪的症狀。赤腳醫生玉珍給他吃了兩顆白色的藥片,但他還是抽搐不已。玉珍又給他吃了一顆黃色的藥片,還是沒有效果。新方法沒有效果,就只能允許老方法出場了。這就像沒有新辦法解決牧場荒蕪的問題,只好讓巫師出來呼神喚風,用老辦法燒荒。

老辦法其實也是改良主義的。

格桑旺堆被扶坐起來,主席小紅書當經書放上頭頂,柏樹枝的薰煙中,又投入了沒藥、藏紅花和醒腦的鼻煙末,然後,從紅經書上撕下帶字的一頁,燒成灰調了酒,灌進了病人的嘴巴。格桑旺堆猛烈地打了幾個噴嚏,身體慢慢松弛下來,停止了抽搐。

這是暫時的緩解之計,根本之道還是要送到公社衛生院去打針吃藥。馬牽來了,但筋疲力盡的大隊長根本坐不穩當。月光涼沁沁地從天上流瀉下來。格桑旺堆軟軟地像一隻空口袋一樣,從馬背上倒下來。

清淺溪水一樣的月光瀉了滿地,他就躺在這涼沁沁地月光里,嘴里嗚嚕嗚嚕地,一半是呻吟,一半是哭訴:「哎喲,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格桑旺堆是一個好人,也是一個軟弱的人。他是一個好人,所以機村人才擁護他當機村的領頭人。他是一個軟弱的人,所以,一點點病痛會讓他裝出十分的痛苦模樣,更不要說現在本已病到八九分的時候了。只要有力氣,他就會一點都不惜力地大聲呻吟,把自己的痛苦告知世人。眼下,大家倒真擔心他這麽叫喚會用盡了對付病痛的力氣。於是,他的妻子俯下身子,親吻他的手,她的女兒也俯下他的身子,親吻他的額頭。這個人很不男子漢的地方就是痛苦的時候就需要這樣的安撫。

Views: 3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