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海鷹 譯·洛特雷阿蒙《詩選》第二支歌(11)

“啊,銀嘴油燈,你在空中陪伴著大教堂的拱頂,我的眼睛發現

了你,探尋著你懸掛在那兒的原因。有人說,你的光亮在夜晚照耀那

群來崇拜萬能上帝的家夥,給懺悔者指明通往祭壇的道路。聽吧,這

很可能;但是……你絲毫不欠他們,你需要幫他們這種忙嗎?讓教堂

的立柱沈浸在黑暗中吧。當一陣風暴把魔鬼卷入空中旋轉、又把他刮

進聖地散布恐懼時,你不要英勇地和魔王的腥風作鬥爭,而要在他那

狂熱的氣息下突然熄滅,以便他能夠偷偷摸摸地在下跪的信徒中選擇

他的犧牲品。如果你這樣做,你就可以說我的幸福全部歸功於你。當

你像現在這樣發亮、像現在這樣放射出模糊然而充足的光芒時,我不

敢投身於我的性格向我提示的行動中,只好呆在神聖的廊柱下,透過

半開的大門看著那些人在天主的懷抱裏躲過我的復仇。啊,富有詩意

的油燈!如果你理解我,你將是我的朋友。夜間,當我的雙腳在教堂

的玄武巖上行走時,為什麽你那種閃耀的方式讓我感到奇怪?我得承

認這一點。你的光線帶有電光的白色調,眼睛無法注視你。你燃起強

烈的火苗,照亮了造物主的狗窩中最微小的細部,仿佛你被一種神聖

的憤怒所折磨。當我褻瀆完神明離去時,你確信完成了一個正義的舉

動,重新變得謙虛、暗淡、不為人注意。告訴我一點吧,是不是因為

你了解我心靈的曲折,所以當我偶然出現在你守夜的地方時,你才急

忙指明我帶來的危險,把崇拜者的注意力引向人類的仇敵剛剛露面的

那一側?我傾向於這個意見;因為,我也開始了解你了。我知道你是

誰,老巫婆,你這麽認真地守護著神聖的教堂,你那個好奇的主子在

這兒像一個公雞的肉冠般神氣活現地走動。警覺的看守,你給自己找

了個發瘋的差事。我告訴你,你下次再增強磷光把我指給我那些謹慎

的同類,那我就要抓住你胸口的皮膚,用爪子鉤住你那長癬的脖子上

的焦痂,把你扔進塞納河,因為我不喜歡這種任何物理書中都沒提及

的光學現象。在那兒,我允許你閃耀,只要讓我愉快就行;在那兒,

你將以無法抑製的微笑來嘲弄我;在那兒,你將看到你的油喪失犯罪

能力,你會辛酸地把它排泄出來。”馬爾多羅這樣說完,仍未走出教堂,

眼睛還盯著聖地的油燈……他以為在這盞燈的舉止中看到了一種挑

釁,它那不合時宜的介入極度地激怒了他。他想,如果某個靈魂被禁

錮在這盞燈中,那它未免太怯懦,不敢直率地反擊一次正大光明的進

攻。他徒勞地揮動著健壯的胳膊,希望燈能變成人;他下決心要讓這

個人度上一段艱難的時光。但是,燈變成人,這不合情理。他仍不甘

心,就到破塔前的廣場上找了一塊薄邊扁石。他把石塊用力扔到空

中……鏈條被從中切斷,如同青草被鐮刀割下,禮拜的工具掉到地上,

燈油濺滿石板……他抓起油燈,想把它拿到外面,但它卻反抗,變大。

他似乎看見它的兩側長出翅膀,頂部顯出一個天使的上身形態。整個

油燈企圖飛向空中,但被他的手緊緊抓住。一盞油燈和一個天使形成

同一個身體,這可不常見。他認出油燈的形態,他認出天使的形態;

但是,他不能在頭腦中將它們分開;因為,事實上,兩個形態相互滲

透,組成一個獨立、自由的身體;然而,他以為是雲霧遮住了他的眼

睛,使他喪失了敏銳的視力。不過,他勇敢地準備鬥爭,因為他的對

手並沒害怕。那些天真的人向願意相信他們的人講述,神聖的大門轉

動著悲傷的合頁自動關閉,以使任何人都不能觀看這場褻瀆宗教的鬥

爭,它的高潮即將在這個遭到侵犯的聖殿大廳中展開。那個身披鬥篷

的人,當他被一隻無形的利劍刺傷時,努力將自己的嘴靠近天使的臉;

他只想著這件事,他的全部努力都朝向這個目標。天使精疲力盡,似

乎預見到自己的命運。他有氣無力地抗爭,人們看出如果他的對手願

意的話,可以輕而易舉地抱住他。好,這個時刻來到了。他用肌肉扼

住天使的喉嚨,使他不能呼吸,又使他的臉向後仰,靠在自己醜惡的

胸口上。有一會兒,他觸到了等待著這個天國生物的命運,他本該情

願讓他當自己的朋友;但是,他一想到這是天主的使者,便無法壓住

怒火。一切都完了,某種可怕的東西將要回到時間的籠子裏!他彎下

身子,把浸透口水的舌頭伸向天使的臉頰,天使射出哀求的目光。他

用舌頭在這個臉頰上舔了一會兒。啊!……看哪!……快看哪!……

這個白裏透紅的臉頰變成了黑色,好似一塊煤炭!它發出腐爛的臭氣。

這是一個壞疽,不能再懷疑了。腐肉侵蝕到整個臉上,又從那兒把它

的狂怒傳向下方,很快,整個身體都成了一個巨大、骯髒的傷口。他

自己也感到驚恐(因為,他沒有想到自己的舌頭具有如此劇烈的毒性),

於是撿起油燈,溜出教堂。他剛到外面,就發現空中有一個黑色的物

體,長著燒焦的翅膀,艱難地飛向天國。當天使向善的寧靜高空上升、

馬爾多羅則相反向惡的暈眩深淵下降時,他們兩人相互注視。這是什

麽樣的目光!它輕易地包容了人類60個世紀以來思考的一切,包容了

人類在以後的世紀裏還將思考的一切,他們在這個最後的訣別中說出

了多少事情!但是,人們明白,這些思想比人類智慧中湧現的思想更

為崇高,首先是因為這兩個人物,其次是因為這個環境。這種目光使

他們結下永恒的友誼。他對造物主的使者能有如此高貴的靈魂感到十

分驚異。有一會兒,他相信自己錯了,思考著他是否應該像原先所做

的那樣沿著惡的道路走下去。慌亂過去了,他堅持自己的決心;他早

晚要戰勝宇宙大帝,取代他來統治整個宇宙,統治成群如此美麗的天

使,他以此為榮。這個天使沒有說話,他要一邊飛向天空,一邊回到

原始形態。天使流下眼淚,使那個帶給他壞疽的人感到前額發涼。天

使飛入雲中,像一隻禿鷲般漸漸地消失。這個罪犯看著油燈:上述一

切的起因。他像瘋子般穿過街道,跑向塞納河,把油燈從欄桿上丟下

去。它旋轉了一會兒,最後沈入渾水中。從這天起,每當夜晚降臨,

人們就看見一盞閃亮的油燈優雅地浮現在河面上,像拿破侖橋一樣高,

燈柄處長著兩只小巧的天使翅膀。它在水面上緩緩地前進,穿過加勒

橋和奧斯特利茨橋後又繼續在塞納河上靜靜地航行到阿爾瑪橋。它一

到此處,就輕靈地溯流而上,四個小時後回到出發點。如此往返,整

整一夜。“它的光芒,白得像電光”,勝過沿兩岸排列的氣燈。它在這

些氣燈中前進,宛如一個孤獨的、不可捉摸的皇后,“帶著無法抑製的

微笑,燈油沒有辛酸地濺出來”。起初,船只都追逐它;但是,它像一

個風騷的女人般潛入水中,挫敗了這些徒勞的努力,躲過所有追捕後

又在遠處相隔一大段距離重新出現。現在,那些迷信的水手一看到它

便停下歌聲,把船劃向相反的方向。當你們在夜晚經過一座橋時,可

要格外小心,你們肯定會在這兒或那兒看見這盞油燈閃耀;不過,據

說它並不對所有人都露面。當一個受到良心譴責的人從橋上經過時,

它就會突然熄滅燈光,這個行人感到恐懼,枉然地用絕望的目光搜索

河面和河泥。他知道這件事意味著什麽。他相信他看到了天國的閃光,

但他卻對自己說,光線來自船頭或來自氣燈的反射;他對了……他知

道,正是由於他的緣故燈光才消失。他陷入憂傷的思考,加快步伐回

到家中。此時,銀嘴油燈重新出現在水面上,繼續穿過優美、多變的

曲線向前進。

Views: 1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