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得!又出了個苔絲…… 

用不著多解釋,大夥兒准知道:苔絲就是那隻欲作新娘雪堆似的貓兒的名字。如今時髦的就是這種叫法,何況又真是只嬌嬌滴滴的洋種兒呢! 

重要的是它那兩位主人……

 

您哪!那就趁瓶底兒往古泉茶樓頂上爬這陣工夫,抽空先認識認識苔絲的男主人。不用說,當然是那位有譜兒,有派兒、一身洋式小打扮兒,渾身還帶著股匪氣兒的男子漢。就拿能開著新式小臥車來結貓親家這件事來說,您就可以看出這絕不是位平常的主兒。對了!這位如今是那二十二層高領導時代新潮流乾隆大酒家的小車隊長!成天開著現代化的小臥車和老外們廝守在一起,早就習染成了半個洋人兒。可就是愣把家紮在東褲腿口兒上不搬,圖的就是大褲襠胡同裡這特有的舒但。人們敬他也是為了這個,竟連人帶車一起恭恭敬敬地送了他個綽號:鐵旋風! 

再說苔絲的女主人…… 

雖然她比起苔絲的男主人是那麼嬌弱、那麼纖巧、那麼顯得不搭調兒;但您絕對用不著產生疑心,月下老兒就專門愛這麼拴對兒。再說,就連一些有名兒的老外都這麼說:過西方的生活,娶東方的老婆!鐵旋風如此行事,不能不說是一種現代化的選擇。

 

但東褲腿口兒的老住戶卻似有微詞兒:這小媳婦兒受氣包似的哪兒都好,聽話,服管教,可就是塊生荒地兒呀!丈夫人高馬大的,她卻連個娃兒都不生。雖說她在街道托兒所當小阿姨挺賣力,可大夥兒還是一致認為她中看不中用,背後都非常惋惜地稱她:瓷人兒。 

說話間,瓶底兒已經晃晃悠悠地爬到了茶樓頂上…… 

瓷人兒緊緊抱著那隻失而復得的嬌貓兒,不知道為什麼,也驟然感到自己的腳下開始晃晃悠悠了。圍觀者一個個興奮不已,有的還失聲喊起了怪好兒。但她卻眼睛越睜越大,氣兒也越喘越急,直勾勾地盯著那顫抖的兩條內八字腿兒,心兒就像提到了嗓子眼上。好您哪!要不是這位倒霉主兒撲住了苔絲,今兒個自己還說不定是個什麼下場呢!而現在?他救了別人卻救不了他自己,還得爬在高高的樓頂上去找自己那隻搗亂的貓兒!

 

瞧!搖搖晃晃、抖抖瑟瑟、戰戰兢兢…… 

再回頭一望,瞧底下這個哄啊!罵街的、喊倒好的、打口哨的。送風涼話兒的、揚著脖子怪叫的,相互擠兌吵架的,還真亂乎出點國粹來。而亂軍之中也有鎮定自如、俠義心腸的,那就是自己的丈夫。瞧!他還在扶著那隨時準備暈倒的人高馬大的女人,正扯著嗓子向樓頂上那瓶底兒眼鏡兒部署著下一步的行動。 

神了……

 

瓷人兒卻再不敢往下瞧了。又不知為什麼,她突然間發現樓頂上那倒霉的人兒變得對自己更有吸引力了。她不但感到腳下在晃晃悠悠,似乎眼前也在晃晃悠悠了。就彷彿有一股奇異的力量愣拽著她去作一個可怕的夢,不!說的具體點兒,或者是借樓頂上那晃晃悠悠的蝦米身段兒去作一個可怕的夢。瞧!在那高高的瓦脊樑上臥著品魚的不正是苔絲嗎? 

不對!就連樓頂上的人也彷彿就是自己…… 

瓷人兒的眼睛越睜越大了,一動不動,就好像真的化成了一座名副其實的瓷人兒。夢,一連串兒的夢!樓頂兒又驟然化成了自己的家,大褲襠胡同古老小院陳設最現代化的家!丈夫是來去無蹤、神出鬼沒的,可現在卻意外地提早回來了。大白亮天的,把她掀翻了就要搞「實驗」。而且一幹完了,准還一定要叨叨著提醒她:

 

「告訴你!我可是一連兩個月沒誤撒種兒,你要是讓我斷子絕孫……」 

她嚇得只有光著身子打顫兒…… 

「他媽的!」照著屁股就是一巴掌,「還是連點兒動靜也沒有,你、你是死人哪?」

 

她嚇得又用雙手摀住了眼睛…… 

「再來!」猛地又撲上來了,「咱鐵旋風能在大褲襠胡同留下這種笑料?還捂什麼勁兒?裝的是哪門子的嫩?……」 

她只感到自己又一次被撕扯碎了,一片片地飄去……

 

但黑暗中仍閃現出一個又一個光點兒。一個光點兒擴大了,閃現出了自己:天真爛漫的中學生、父母寵愛的嬌女兒,眼睛裡總溢滿了歡樂,嘴角邊兒總掛著笑。另一個光點又擴大了,閃現出他:英俊挺拔的小司機,風流蕭灑的多情種,渾身的魅力,滿嘴的柔情。

Views: 2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