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閱完畢後,他們又回到城內。趙行德被叫到管著百十號人的頂頭上司佰長朱王禮的跟前。朱王禮曾在軍中立過大大小小數不清的戰功,雖然已年過四十,聽大家說,他勇猛善戰,軍中無人匹敵。

“聽說你把自己的名字寫在號服上了?”

朱王禮一邊說,一邊盯著行德的衣服看,過了一會兒他似乎在行德的衣服上找到了什麽,目光停在一處問道:

“這是你寫的嗎?”

他用手指指著衣服上的“趙行德”三個字。

“正是小人寫的。”

行德答道。

“我要是認得字,早就升官了。立了再多的武功也是白費力,吃了不認得字的虧,總也得不到提拔。既然你認識字,我以後會對你另眼相看。必要時,可到我這里來,幫我讀大本營發來的軍令。”

“若是要讀軍令,小人隨時聽命。”

行德一邊答道,一邊心里想,如果能夠與這個勇猛的上司搞好關係,也是件好事。

“那好,先讀一下這一份吧。”

朱王禮說著,順手遞給行德一枚布片。

行德向朱王禮身邊走近一步,仔細一看,原來寫的不是漢字。很明顯,這就是他神往己久的、奇妙的西夏文字,看上去像漢字,但又不是漢字。行德竭力辨認,看了半天,就連大致的意思也沒弄明白。最後他只好說,並非漢字,無法識別。

“不是漢字就不認得嗎?”

朱王禮瞥了他一眼,反問道。

“既然是這樣,你還是回去吧。”

他不耐煩地大聲說。行德心里不服氣,辯解道:

“這是西夏的文字。如果能夠有機會遇到懂這種文字的人,略加請教,兩三日內便可學會。小人原本就有心要學西夏文,如蒙長官恩准,差小人去興慶一趟,則不久即可學成歸來,屆時定可效力於麾下了。”

“嗯。”

朱王禮用銳利的目光盯著行德看了一會,哼了一聲,接著又說:

“那好,這一次仗打完了,要是你命大,還能夠活下來,我一定請求上面讓你去學西夏文。我是個說話算數的人,你我要是都能活下來,我保證兌現我說的話,記住了。”

行德還有一點不明白,他又問道:

“長官既然說不識字,何以又認得小人號服上的字呢?”

“不是我認出來的,是李元昊。”

朱王禮微微一笑答道。

從此以後,趙行德經常被傳到朱王禮的跟前,商量一些軍中的事情。因為知道了趙行德能夠識文斷字,朱王禮對他不由得產生了幾分敬意。

時至五月,李元昊決定親自率領全軍攻打回鶻人的據點甘州。最近,朱王禮剛被擢升為隊長。開赴戰場的前夜,行德被叫到朱王禮的帳中。見面施禮畢,就聽朱王禮說道:

“我想把你調到我跟前來,在戰場上無論遇到什麽樣的情況,我的隊伍從來沒有打過敗仗。即使八成的人都戰死了,剩下的人也會奪得最後的勝利,所以我讓你到這里來。”

“承蒙大人錯愛,行德敢不遵命。”

行德答道,心想,這也不是一件壞事。

“這次仗要是打贏了,我想為我的隊伍樹一塊碑。這當然要讓你來寫了。”

“碑將樹在何處?”

“現在還不知道,也許在沙漠中,或者甘州的哪個小村子里。以前也有過幾乎人都死光了的戰役,但是後來我們還是打贏了。這種情況下,就要在那里樹一塊碑。”

“要是陣亡了,又該作何打算?”

“你說誰,說我?”

朱王禮目光炯炯地反問道。

“我死了沒關係,碑還是要樹的。”

“要是在下也死了呢?”

“你要是死了就不好辦了。不行,無論如何,你都要想辦法活下來。不過,打起仗來,生死在天,誰也不知道。出發前夜和我談過話的人總是在第二天的戰鬥中死去,也許你這傢伙也是一樣。”

Views: 2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