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加莎·克里斯蒂自傳》第七章 失去意義的領地(1)

我們在征尋鄉間住處時,從非洲傳來了我哥哥蒙蒂的壞消息。自從戰前他打算在維多利亞湖上經營貨船運輸業後,他就沒在我們生活中佔多少位置。我姐姐相信蒙蒂會幹出個樣子的。他擅於擺弄船。於是她給了他回英國的路費。

他們計劃在埃塞克斯造條小船。那時這門行當方興未艾。然而這個計劃的不足之處是蒙蒂當船長,誰都對船能否如期下水或航行是否安全沒把握。

蒙蒂對由他命名的「巴坦加」號很有感情。他希望裝磺得漂亮一些。他訂購了烏木和象牙傢具,給自己的船長室鑲了松木牆壁,特意訂做了印有巴坦加字樣的褐色耐火瓷器。

這一切都延宕了起程日期。

後來,戰爭爆發了。巴坦加號無去非洲的貨物可運,反而被政府低價徵購。蒙蒂再次從戎——編入皇家的非洲兵隊。

一位醫生寫來一封信說蒙蒂在戰鬥中手臂負傷。住院治療期間,傷口感染——是戰地包紮的粗枝大葉所致。感染久治不愈,甚至退役后還一再復發。他以打獵維持生活,可是他到底在生命垂危時被人送進了一家法國修女醫院。

最初他沒打算告訴親屬,可他幾乎是在等死——最長能活六個月——深切希望能葉落歸根。英國的氣候也有可能延續他的生命。

他從蒙巴薩島經海路回國的安排很快辦妥,我母親在阿什菲爾德著手準備。她想像著親密的母子關係,而我則深信這毫不現實。母親和蒙蒂歷來時有齟齬。他們在很多方面太相像了。倆人個性都極強。而蒙蒂又是一個很難與之相處的人。

「現在情形不同了,」母親說,「別忘了這可憐的孩子病得多重。」

母親費了點周折說服了兩位老女傭同意蒙蒂的兩個非洲僕人住下來。

「我不同意,夫人——我實在不同意我們的住所來個黑人。我們姐妹倆不習慣。」

母親聞聲而動。她不是個輕易服輸的女人。她勸她們留下來。她使出的最後一招是她們有可能讓這兩個非洲人放棄伊斯蘭教,皈依基督教。他倆都是虔誠的教徒。

「我倆給他們吟讀《聖經》。」他倆目光熠熠地說。

母親同時騰出三間設備齊全的房子和一間新浴室。

阿爾奇體貼地表示船到蒂爾伯里港時,他去接蒙蒂。他在貝斯渥特也租了套房子以便蒙蒂和傭人有個落腳之地。

阿爾奇去蒂爾伯里港時,我叮囑他說:

「別理他去里茨飯店的主意。」

「你說什麼?」

「我說別理睬他去里茨飯店的主意——我負責安頓好房子,讓女主人做好準備,把用的東西備足。」

一晃過了一天。六點半時,阿爾奇才回家,看來他累得精疲力荊「很順利,把他安排好了。下船時費了點事。他還沒動手收拾行李——嘴裡叨嘮著時間充裕得很,著什麼急?其他旅客都下船了,他還不慌不忙,好像無所謂的樣子。那個叫舍巴尼的還滿機靈,幫了大忙。最後虧了他才把事辦成。」

他停了停,咳嗽一聲說:

「事實上我沒帶他去波威爾廣場,看來他打定主意住傑明大街的旅館。他說這樣可以少添麻煩。」

蒙蒂經人推薦去看了一位熱帶病專家。這位專家詳細地囑咐了我母親怎麼辦。部分康復的機會來了:宜人的氣候,連續不斷的熱水浴,靜謐的生活。令人棘手的問題是由於過去認為他活不了幾天,給他連續服用了大量的鎮痛葯,以至於他這時已成癮了。

在倫敦的治療結束以後,蒙蒂和舍巴尼搬到阿什菲爾德——母親想方設法讓兒子最後過段安寧的日子。

Views: 1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