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重自己:创意人心理学(第2部分)

Rating:
  • Currently 5/5 stars.

Views: 26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Dokusō-tekina aidea on Monday

【衰弱】

我怎麼都狠不下心,撇下斯萬。他衰弱到了這個程度,病體像隻蒸餾甑,裡面的放學反應可觀察得一清二楚。他臉上佈滿鐵青色的小斑點,看去不像是張活人的臉,散發出一股異味,就像在中學作罷「實驗」後彌漫的那股氣味,難聞極了,使人不願在「科學實驗室」再呆下去。

——斯萬的死,最令人傷心,遠甚過「外祖母」之死。斯萬的死,是他的全部熱情、善意、沒有施展出來的才華的死,是他的愛情幻覺(他一生淪為眾人的笑柄而毫不知曉真相)的死,最後,是他的虛無之死。

(摘自:《追憶似水年華》[法語:À la recherche du temps perdu,英语:In Search of Lost Time: The Prisoner and the Fugitive],[法国]馬塞爾·普魯斯特 [Marcel Proust ,1871年—1922年] 的作品,出版時間:1913–1927,共7卷)

Comment by Dokusō-tekina aidea on May 29, 2024 at 9:31pm

詩陽《世紀之末,關於同路的紀行》21被拒絕的片斷

被拒絕,被鐵色的專制,被死去多次的祖國
祖國
你的面具後是形狀是古老的征服
古老得可以抵禦誰整整一個時代的
妄想綜合症
高懸的
是樂極生悲的老臉,殘陽如血,無限黃昏
億萬張幅繁榮破敗的哭笑

也許在此之外你像文明的某個片斷,更像
撕毀片斷的導演
一看見自己赤裸的鏡頭
就流下手里的老淚,撫摸出一場痛不欲生的

越淋越大的悲劇
一場眼淚,以欲火弒身的主題
光天化日之下
你依然夢見誰抱著處女踏浪湧來
人類尾隨鯊魚而來
你自祖國張大的傷口
紛湧而來,你是今天短暫的未亡人
而祖國的手正在銀幕後斑駁地老去,你仿佛
不堪
忍受以千年不變而老去的畫外敗筆

祖國你從未看見你曾有過單一的姓氏
你被現代文明的繈褓所囚
你的處身已被秋後
過繼
人類越來越多為水下的收割紛湧而來
誰的老臉被雨痕劃破
在面具的邊緣
流著比悲劇還貪婪的眼淚


詩陽《世紀之末,關於同路的紀行》22一代同類

不可避免的衝突
世界的長老目光空洞神態蒼白,活著向
未來者謝罪
以是非顛倒的要求
寫滿你與黑暗無數次關於塵土的談吐
然後被一張紙找到

同時誰發出切齒的變調:
“將浪費的倫理乾脆一次性回收!”

這個向來以垃圾投築歲月的世界
從此在
誰比泥土還頑固的腦殼上
整整高出一頭來

自上而下,長老空寂的垂念
未來者來臨
一代代奇形怪狀的人匆忙尾隨
像形的碎片
由里及表,鼠類向人類咀嚼的文字學習
在紙的維度進化
以與人類彼此相投的腥味

誰還在煢煢徘徊於不可救藥的王朝
於垃圾場外發情
夢遺
淌著鼠類的
熱汗,使你還來不及出賣同類

Comment by Dokusō-tekina aidea on May 28, 2024 at 10:46am

詩陽世紀之末,關於同路的紀行》23民族虛擬式

所有的過去變作過去的假設

誰的夢想忠誠地

流動著

在為你營造的骨骼里在你已誕生的肉體之外

與你互為孿生的形體減滅

 

你聽著,因此你聽不見另一個你的群體發出的呼喊

 

誰是你的異國同宗

你還在否認誰已過時的虛妄

 

誰讓理性的指向越過絕對的民族精神

越過

大眾所容忍的危險界限

 

所有的假設

不幸

向渴望仇恨的深度積累

假設的仇恨,民族,比情人還

不共戴天

 

而誰還在塗改種族的概念

竟也需要偽俗的文字

口號與翻譯的

短哲

以最道貌岸然的方式宣泄貼著民族標簽的俗論

 

詩陽世紀之末,關於同路的紀行》24 借談星孕

被許多視野所譏誚的忍受

緩緩成熟

像地球一樣堅持不再長大的同質果實

被誰推向與宇宙相依的

子宮

星辰的種子在痛苦的細胞縫里分裂

誰未出生前就返祖

用泛洪的尾巴穿破水孕的胎衣

 

誰找不到你另一位雜居的父母同體

坐飲雙子的眼淚

你看見心,並因看見別人的心而

受傷

十次月蝕,哭破羊水

讓幾度醒來的摩羯之神回光返照

 

平穩的陣痛,在西方洗出五彩繽紛的血跡

誰在分娩前看破眼壁

舉日月為目

而你土生土長的屬相正遠奔進外星的東坊

Comment by Dokusō-tekina aidea on May 23, 2024 at 9:38am

詩陽世紀之末,關於同路的紀行》27罌粟下的六月孩子

你曾經的孩子們都死了

還在哭

他們在天堂的井臺上掘開地獄的另一個入口

靈魂落水

誰在鬼魅之泊地將你的陰魂

冒名頂替

一隻大手擎著你父親之靈

另一隻大手正在那里玩弄著母親與人民,玩弄著流水

 

另一些孩子們至少在人民的關懷下進入淡花季

孩子們留給後代的玩具斷肢遍地

天真善變的罌粟

之顏,你所熟思的春天

在走滿野性的田地將誰鮮艷的花圈舉過頭頂

誰是種下的石頭

誰是有始無終的後代

為了你在逃荒的土地上出生

 

劊子手與英雄同時高擎起流血的斷臂

以未來為由

將代表另一類人民的罪惡之塔處死

當出世的嬰孩

悄然溺斃

被誰萍水相逢的繼母們

 

罌粟為開敗而來

人民的呻吟在童謠的歌聲里回蕩

零亂的春天讓一片難產的風

吹來吹去

 

憤怒,憤怒在子宮里就

被閹割

憤怒依然一如繼往呼喚每一個孩子的遺春

 

自己前輩的孽種或是

劊子手敬愛的母親

 

詩陽世紀之末,關於同路的紀行》28之後,真理在邊緣地段

你將你雪崩的經歷埋葬,你在寒冷中

僵硬成人格的概念

你因世界過於光明而閉上冬眠的肉眼

你認出了錯斷的山,你的脖子曾經依然去想念誰更沈重的冰山

 

於重新醒來時你已很久未見任何一個時辰

你跌進世人的真理曠野成為

雪盲之人

你攜帶周身的熱血你忍受你的

摔倒的幸存

 

誰在你停滯的地段棄鞍一個手勢,便立馬

向你拋下哲理的

套索

距離可見時不可見

誰以乞討的魂靈糾纏你而你此刻繞過寒冷的蛇圈

那麼誰是洞視的伴侶

深不見底。

 

眼睛在雪地里決定提前失明,流下你的眼

淚,河水在真理里悲壯

誰看不見的身體在兩岸分別並行

一片歌聲

飄出為水而立的邊緣

動山川

泣鬼神:

被希望的黑暗

與被黑暗寄托的光明

Comment by Dokusō-tekina aidea on May 19, 2024 at 1:34pm

詩陽世紀之末,關於同路的紀行》29文明逃亡者

自遠方滾滾而來又滾滾而去,誰的

馬隊駛過你劫難的洪水

你向相反方向逃遁尋求野生的幸福,一個企圖的里程碑上

分明寫著:

“同一個歷史關於可能不同的命運”

 

誰巨大的村莊被水下的果園所困

黃昏的巨鼓在水面浸泡

退化的種子

 

馬隊的腳印指向你雲里的土地,逃亡者逃向逃亡

被波濤掏空的路

訇然撲倒的腳印踩出谷底的前胸

 

誰的悲愴啜飲擊落淚珠的洪水

倒下的歷史

堵住哪一種斯文掃地的哭音

 

劫難後升天的老人--落地的孩子

誰席捲你變小的村莊,在棄置的馬蹄下浪滾而來

 

詩陽世紀之末,關於同路的紀行》30有關失敗的光芒

誰因你的悼思而懷念人類的誕生

以你為節日的牢房

投出

你火燒的靈魂籠罩於光芒的來臨

就像是你在奇妙的花香里萌芽

你斷定你的庸才將與春天互為慰籍並與葉子一并枯落

光芒趕在前面

黑色的大地被釀

飲下的格言把你逼出後嗣的身體

誰還藏在光芒深處醺然迫向你偉大的失敗

 

失敗,無數次的失敗預支你的歲月

你的紀元被光芒所竊,從未卜先知的某次勝利

走向失敗的連貫

你在大地的黑暗中期待受創,你埋下父親母親啟封的種子

你附體於誰的孩子的光芒

 

誰將退路開辟,與此同時舉著自恐的大火

與你相依為命

讓空寂無人的世界泯滅自己

你與光芒對峙你在前沿從此提醒孩子活到誰最初的盡頭

 

1998.10.2

Comment by Dokusō-tekina aidea on May 16, 2024 at 9:21pm

俞心焦詩選·回憶使一麻袋土豆變成了星星

回憶使一麻袋土豆變成了星星
降溫了。他的憂傷值得注意,盡管他的敘述
仍然陳舊。他的劣質皮鞋破了
他的精心描繪的雲彩也破了
更破了的是多年前從楊舍中學狂奔到夏園的小青年
這一狂奔,致使一個叫玉米的女孩
永遠失去他可靠的青春。人生進入了質問的歲月
誰叫她的父母從窗口拋出了他的禮物
一瓶紅酒,半斤詩稿
她父親的手粗暴地扼制了她的痛哭,卻不能
阻擋35分鐘的暴雨從山坡那邊席卷而來
跑到20公里之外的夏園道班,彎月正從半山腰
照進他濕淋淋的窗口。這一夜
他在窗前坐到工人們全部起床
不能再養路了,要寫詩去
要寫詩去,要養一條更加危險的道路
就這樣他到了一個永遠回不來的地方
就這樣他永遠離開了那個鄉村女教師

I miss You —— 多年之後他在燈下一頁頁翻者舊信
回憶使一麻袋土豆變成了星星

Comment by Dokusō-tekina aidea on May 4, 2024 at 8:27pm


戈麥·金縷玉衣
 

今日,看到你我滅的青光,我濁淚漣漣

夏日如燒,秋日如醉

而我將故去

將退踞到世間最黑暗的年代

固步自封,舉目無望

我將沉入那最深的海底

波濤陣陣,秋風送爽

 

我將成為眾屍之中最年輕的一個

但不會是眾屍之王

不會在地獄的王位上懷抑上千的兒女

我將成為地獄的火山

回憶著短暫的一生和漫長的遺憾

我將成為鹿,或指鹿為馬

將謊話重復千遍,變作真理

我將成為樹木,直插蒼穹

 

而你將懷抑我光輝的骨骼

像大海懷抑熟睡的嬰孩

花朵懷抱村莊

是春天,滄浪之水,是夙願

是我的風燭殘年

Comment by Dokusō-tekina aidea on May 3, 2024 at 4:33pm


姜濤詩選
慢跑者

終於等到了這一天,到郵局領取退休金

可以早睡早起,完全聽憑內心的安排

六月的天空像一道斜槓插入,刪除床板盡頭

肉感的懸崖,濺起一片燕語鶯聲

以及昨夜房事中過於粗暴的口令

 

缺乏目的,做起來卻格外認真

白網球鞋底密封了洪水,沿筋腱向腳踝

輸送足夠的回力,一步步檢討大地

只有老套經驗不足為憑,他決定嘗試

新的路線,前提當然是:身披朝霞的工程師

還能爬上少婦茁壯的高壓塔

 

「多吃大豆,少吃豬肉,每天用日記

清洗腸胃」 還要剝開個性

露出人格,「看看它還能否嘶嘶作響,

像充電燈裡驕傲的舊電池」

所以,他跑得很慢,知道在賽跑中

即使甩掉了兔子,還會被數不清的霉運追趕

 

可行之計在於為體魄畫上節奏的晨妝

肚子向前衝,讓時光也卷了刃

但小區規劃模仿迷宮,考驗喜鵲的近視眼

於是,他跑得更慢,簡直就是躡手躡腳

生怕踩碎地上的新殼(它們沾著晨光的油脂

剛剛由上學的小孩子們褪下)

 

他跑過郵電局,又經過家具店

其間被一輛紅夏利阻隔,他采取的是

忍讓的美德,蜷起周身蔬菜一樣的浪花

努力縮成一個點,露水中一個衰變的核

防備絆腳石,也防備雷霆

從嘴巴裡滾出,變成膚淺的髒話

 

驚擾一片樹葉上夢游的民工

而馬路盡頭,正慢性哮喘般噴薄出城市

朦朧的輪廓,清風徐徐吹來

沿途按摩廣告牌發達的器官

這使他多少有點興奮,想到時代的進步

與退步,想到成隊的牛羊

 

已安靜地走入了冰箱,而胖子作為經典

正出入於每一個花萼般具體的角落。

「我們的推論絲絲入扣,像柏油裡摻進了

白糖,終於在盡頭嚐到了甜頭!」

慢跑者意識到心臟長出多餘的雲朵

靈魂反而減輕了負擔

 

他跑上了河堤,雙腿禁不住打晃

看到排污河閃閃發亮地伸向供熱廠

一輪紅日刺入雙眼,在那裡

明媚之中,無人互道早安

只有體操代替口語,為下一代辯護

Comment by Dokusō-tekina aidea on May 2, 2024 at 11:48pm


姜濤詩選〈病後聯想〉

奔波一整天,只為捧回這些

粉色和藍色的小藥片

它們堆在那兒,像許多的紐扣

雲的紐扣、燕子的紐扣、囚徒的紐扣

從張棗的詩中紛紛地

掉了下來,從某個集中營裡

被靜悄悄送了出來

原來,終生志業只屬於

勞動密集型

——它曾攪動江南水鄉

它曾累垮過騰飛的東亞

想清楚這一點

今夏,計劃沿渤海慢跑

那裡開發區無人,適合獨自吐納


2014.7

Comment by Dokusō-tekina aidea on April 18, 2024 at 1:33pm


路漫漫其修遠兮,
吾將上下而求索。

出處與釋義

上面的經典名句,出自屈原《離騷》。

「漫漫」, 遙遠、長久。「其」, 代 詞,指「路」。「 修」,
漫長。「兮」, 文言助詞,相當於現代的「啊」或「呀」。「求索」,求取,尋求。

全句的意思是:前面的路途又遠又長啊,我將上天下地
追尋自己的理想。

體悟與應用


屈原的《離騷》以自述身世、才華、遭遇與心志為中心,
描寫一個苦悶靈魂的追求、彷徨和幻滅的感覺。他以豐富的想像和巧妙的比喻,表達對政治革新的願望和對理想的堅持,最後以追求理想失敗而欲以身殉,透發出高尚的個人節操與深摯的愛國情懷。

「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屈原究竟「求索」
甚麼,過去學者有不同的說法,如「求索賢人」( 王逸、王夫之主此說)、「 求賢 君」( 朱熹、蔣驥主此說)。姑不論求索的是甚麼,屈原「朝發軔於蒼梧兮,夕余至乎縣圃;欲少留此靈瑣兮,日忽忽其將暮。吾令羲和弭節兮,望崦嵫而勿迫;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

屈原一早從蒼梧出發,
晚上到達了縣圃。本想在宮門之外稍為休息,但是不能啊!

時間緊迫,天已快黑了。他請求羲和,不要再驅車前進:太陽棲息的崦嵫已在眼前,不要靠近它吧!前面的路是那樣的長,那樣的遠,但我已經立定志向,上天下地,也要追尋所追尋的。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