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elbert 張文傑: 我的故鄉北婆羅洲沙巴丹南

北婆羅洲沙巴內陸丹南鄉鎮,舊火車站鐵路旁,旁晚時分,土著小孩出來玩耍。

許多遊客對丹南充滿好奇,因為這兒的姆律(Murut)族流傳著許多有關獵人頭的歷史。

Rating:
  • Currently 4/5 stars.

Views: 13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Momogun 詩男 on October 10, 2013 at 3:31pm

很喜歡看北婆羅洲沙巴小孩的雙眸,因為很純淨、很專注;友善,沒有雜質。

越往沙巴內陸走,離開亞庇或山打根這些城市越遠,那眼神越叫人不願意移開視線。

沙巴三面環海,而且是三個不同的、大大有名堂的大海:

西面是南中國海,東面是蘇祿海(Sulu Sea),東南角是西里伯斯海(Celebes Sea)或印尼說的蘇拉威西海(Sulawesi Sea)。

這些大洋充滿了有關海盜、走私、油田、殖民、香料、人口販賣、軍火私運、國際角力.......的精彩故事,下次再講吧。

今天要講的是,因為沙巴三面環海,大地方都靠海;西海岸是亞庇,東海岸是山打根、斗湖。

所以,當沙巴人說:我到內陸去,意思就是離開這些大地方,遠背海岸線,往山區深處那些小地方走去。

走呀走,這些地方可以走到加里曼丹的印尼領土去。

去看看一百幾十年前那些白人探險家的著作,都談過這樣子從北婆羅洲(英國殖民地),走進加里曼丹(荷蘭殖民地)的歷險記。

丹南就是其中一個比較出名的內陸小鎮。

在殖民地時代,不是每個白種人都是為了探險而到丹南來的。

他們有更好的理由,他們愛上了這裡的肥沃土壤,在這裡種植各種農作物,特別是煙草、橡膠、可可和咖啡,以供大英帝國的需要。

為了方便中國南部到來墾荒的苦力進入丹南的荒山大嶺,也方便流血流汗種植出來的農作物運到亞庇碼頭出口,英國人在亞庇與丹南之間建了一條鐵道。

這麼一條鐵道,撥動了一代一代多少丹南人的心弦。

他們祖先是乘著火車到來的,落腳安居、成家立業以後,生下的新一代長大後不想黏住黑土地,想到城裡去試試運氣,很多人也是乘著火車走的。

講起來,很多丹南人都有“我的鐵路故事”、“我的火車之旅”。

不能不提的是,白種人開荒種地,不僅僅帶來了咖啡、可可等等種子,也帶來了白種人的統治法律。

這些法律,例如徵收私酒稅等不平措施,就像土地被霸占一樣,嚴重侵犯了丹南最大的原住民族群:毛律人(Murut, 或譯姆律人)。

一如台灣電影《賽德克巴萊》的原住民一樣,他們世代是獵人頭族。

他們的頭領安達龍(Antanum)率眾有組織的和英國軍隊展開對抗,血戰而死。

丹南(Tenom)這名字是怎樣來的?它是為了紀念安達龍而命名的。

有誰想拍鄉野動作歷史劇,可以考慮安達龍的故事,有血有淚。

在丹南,千萬要嚐嚐他們的丹南咖啡。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