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西亞獨立電影工作者 (結語)

本城的几个文艺青年凑在一起开了一间私人的2666图书馆,盛夏的周末晚上,文艺男女们聚到小图书馆里看电影,是迷你的民间影展,放马来西亚一群新导演的新电影,陈翠梅、刘成达、JamesLee、胡明进、埃米尔 · 默罕默德……。

都是陌生的名字,马来西亚电影,本身就是陌生的。

那个靠近赤道的南亚岛屿,是一个没有电影工业的国家,电影是舶来的,是被消费的。

2004 年,四个喜欢电影的年轻人,埃米尔 · 默罕默德、 JamesLee、陈翠梅和刘成达,成立了“大荒”电影工作室。

大荒,是一个贴切的词,因为彼时的马来西亚电影,确实是漫无边际的一片荒芜,四个年轻得不知天高地厚的电影顽童,试图在太古一般的荒漠上找到他们的声音。

“大荒”这看似悲观的两个字里,潜伏着他们乐观的野心:大空白意味着大可能,表达是新的,电影是新的,新鲜得像刚创造出的世界。

没有科班专业的背景,这群人是赤手空拳的冒险家,在一个DV的时代里无师自通地扛起了摄影机。埃米尔28岁那年放弃了原先主修的法律专业,拍了马来西亚的第一部DV长片。

刘成达拍《口袋里的花》时,整个剧组里只有主演James Lee有一点从业经验。陈翠梅没有上过和导演有关的课程,她相信最好的学习是拍摄,能在一年里一气不停地连拍七部短片,她称呼它们是《我的失败作》。

就是这样的四个人,从2006年到2010年的几年里,完成了10部剧情长片和纪录长片,以 及十几部短片。

他们做电影的方式带着类似共产主义的色彩,一个人的作品在影展上得了奖,奖金共享,等凑够了数额,给同伴拍下一部,James Lee在刘成达的《口袋里的花》里作主演,刘成达给陈翠梅的 《无夏之年》当制片。

等到James Lee拍《黑夜行路》,陈翠梅认真地给他做拍摄预算,算着每笔钱的加减法时愁苦着该怎样多找些投资。总之是凑份子拍电影,拍自己和同伴真正想拍的东西。

埃米尔是这群人里的大哥,他这样描述“大荒”:我们的出现是因为做电影的门槛降低了,有 DV,有网络,能够因陋就简地拍起电影;也因为我们身在一个变动中分崩离析的时代。

                                                                               (李添兴导演《黑夜行路》剧照)

这一小群喜欢看电影的朋友走到一起,觉得至少还可以用电影来说些什么,那些根植于南亚岛屿的记忆与想象,终有一刻会在大荒之中洒满色彩。

一位澳大利亚的学者在看过这些年轻人的电影后,用Nike的广告词形容他们:Just do i t (放手去做)!

埃米尔说,他们不喜欢这句标语背后的资本色彩,他们更钟情甘地的一句话:如果你想要世界变得更好,从自己做起,你先要做得更好。(《谈马来西亚电影的大空白与大可能》,来源: 文汇报 / 发布时间: 2011-07-18)

Views: 66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就是冷門 on April 13, 2012 at 4:30pm

針對2011年8月11日《星洲日報》娛樂版第6頁和網站《正點娛樂網》刊登標題為《獨立電影賺不回本,大荒電影喊停業》一文,大荒電影要作以下澄清:

1. 大荒電影的办事处在2011年8月从吉隆坡搬去北京,但是在馬來西亞公司法令下註冊和擁有營運地址。

2. 大荒電影計劃把重心轉向北京,因為中國近年的獨立電影非常蓬勃。而陳翠梅導演已在北京居住一段時間,推廣馬來西亞電影的同時,也在準備幾項合作計劃。

3. 大荒電影也將致力為兩地獨立電影圈子接軌和進行交流,在中國發行本地獨立製作影片,並同時代理優秀的中國獨立製作電影。

                                         陳翠梅(右二)參與賈樟柯監製的青春勵志片《語路》

4. 大荒電影認為,經營獨立電影製作並非朝夕之事,雖無法避免資本運作帶來的難題,並不以"回本"為主要考量。電影輔助金是世界各地電影發展機構和影展單位所共同支持和常年在推動的運作機制。因此,獨立電影和主流商業電影的製作,在本質上和市場導向方面有巨大差異。

5. 大荒電影並不排斥商業片,也很支持大荒的導演們參與商業電影製作,阿謬和李添興導演幾年來,其實參與不少商業電影的製作。參與商業片並不代表導演們放棄個 人創作。本公司目前正積極進行李添興導演電影《If It Is Not Now, Then When?》的後期製作,並準備於明年發行。

6. 大荒電影創立以來始終堅持獨立製作,雖不排斥參與商業電影,但未來還是會專注推動獨立電影,讓更多觀眾在主流商業電影以外有更多元的選擇和視角。本地觀眾 對非主流電影仍處於探索和啟蒙的階段,無疑依然是客觀事實,但並無阻本公司在將來繼續製作和發行符合本公司準則的電影。

7. 雖然轉戰中國,大荒電影還是會繼續經營在國內外電影的發行業務。熱愛獨立電影的觀眾還是可以透過大荒電影網站以及相關商店購買電影光碟。有意放映我們的電影,也可洽談。

人在北京的陳翠梅對此報導回應:“《星洲日報》長期關注本地獨立電影,雖然這次對大荒電影錯誤報導,我認為還是基於對我們的支持和善意的。

“我們上個月將大荒電影的辦公室,從馬來西亞搬到北京,主要是因為我們不需要兩個辦事處。大荒並沒有停業。 目前大荒在和中國獨立電影導演洽談新片子。大荒電影在國際的發行和電影節上有更成熟的運作,所以許多獨立電影導演希望我們可以有系統地幫助他們發行片子。

“我本人也在準備新劇本。我們打算在10月釜山電影節的亞洲電影市場發布大荒電影的新方向和新片計劃。敬請留意。

大荒電影感謝《星洲日報》(特別是娛樂版)長期關注本地獨立電影的發展和動向,希望未來在有關本地獨立電影的報導方面,能夠以全面和深入理解業界生態的角度切入報導,讓讀者更了解參與獨立電影製作、付出青春和熱血的電影工作者。

我們擔心有關報導將影響未來有意參與獨立電影製作的後浪之信心,特此發文澄清。無論如何,大荒電影感謝星洲日報的善意支持。

有關報導引起大荒電影公司的朋友們、客戶、合作夥伴和電影愛好者來電和來信關心和詢問,我們深表感激,也藉此詳述大荒電影的現有狀況。(《大荒還在》,大荒網站,2011-08-16 / 17:05:00)

Comment by 就是冷門 on April 13, 2012 at 4:24pm

曾出品多部大馬獨立電影、近幾年在國際影展得獎無數的大荒電影製作公司,在中堅份子陳翠梅“出走”到中國發展、李添興轉戰商業電影的情況下,大荒電影在這個月宣佈暫時停止運作,讓人不勝唏噓。

揚威海外觀眾不捧場

2004年,陳翠梅與阿米爾莫哈末、李添興和劉城達創立大荒電影製作公司,4人這些年相繼在海外得獎,讓大馬電影深受國際矚目,甚至有“大馬新浪潮世代”。

之稱。但在大馬商業電影《大日子》、《初戀紅豆冰》、《天天好天》取得票房佳績並抬頭的情況下,大馬獨立影片卻逐漸式微,甚至得另尋出路。

李添興在受訪時證實大荒電影暫時停止運作的消息,他表示,“我的心情很是複雜,而且乍喜乍憂。喜的是,我們在電影圈各自取得更好的發展,悲的是,大馬觀眾對獨立電影的接受度始終不高,影片即使揚威海外,但順利排期在大馬上映時,買票進場捧場的觀眾 不多,我們甚至賺不回製作費。”

李添興轉拍電視劇

李添興除了轉拍電視劇,也拍了不少馬來和中文商業電影,吳天瑜主演的驚悚電影《瓦煲人肉咖喱》 預計10月上映,他執導的古裝功夫喜劇《大英雄,小男人》也是今年的賀歲電影。問他是否全面退出獨立電影行列?“不是,雖然大荒電影暫時停業,我還是不會放棄獨立電影,以後還會繼續拍攝自己喜歡的題材。”

這幾年為馬來西亞電影拓展國際舞台的陳翠梅,去年聯同衛鐵、陳濤、陳摯恆、宋方和王子昭共6位 新銳青年導演,聯合執導由賈樟柯監製的青春勵志片《語路》,她今年4月特地從北京回馬,為她的第二部電影長片《無夏之年》舉行別開生面的露天放映會。

目前在北京發展的她,當時表示將擔任賈樟柯武俠電影《在清朝》的副導,並希望在明年拍攝自己導演的武俠片。

大荒電影威風史

陳翠梅
《愛情征服一切》(Love ConquersAll)獲2006年釜山電影節與鹿特丹電影節等影展的首獎;短片《每一天每一天》獲第31屆法國克萊蒙費宏短片影展(Clermont Ferrand Short Film Festival)大獎(Grand Prize)。

李添興(James Lee)
《美麗的洗衣機》(The BeautifulWashing Machine)獲2005年曼谷電影節“最佳東南亞影片獎”。《念你如昔》入選2006年韓國第11屆釜山國際電影節“亞洲電影之窗”單元。《念你如昔》獲2007曼谷電影節“最佳東南亞影片”。
《黑夜行路》獲《第33屆香港國際電影節》亞洲數碼錄像競賽奪下銀獎。

劉城達
《口袋裡的花》獲韓國釜山影展“新浪潮獎”及“觀眾票選獎”;第37屆鹿特丹國際電影“VPRO虎獎”;第22屆瑞士弗裡堡國際電影節Golden Gaze Award;第10屆法國杜維爾亞洲電影節“評審獎”
籌備中的《In What City Does It Live?》,在美國日舞影展摘下今年首度增設的“環球製片人獎”(Mahindra GlobalFilm making Award),是唯一獲獎的亞洲電影人。

阿米爾莫哈末(Amir Muhammad)
紀錄片《The Last Communist》和《Apa Khabar Orang Kampung》於2006和2007年成為柏林電影節展映作品,但因觸及馬共課題,和他2009年作品《MalaysianGods》相繼在大馬遭禁映。

(原文題目《獨立電影賺不回本,大荒電影喊停業》,刊于2011-08-10 星洲日報)

照片說明張子夫(左起)、陳翠梅、李添興及馮推守2009年聯手推介大荒電影旗下的新作品《黑夜行路》及《All MyFailed Attempts》。李添興執導的《黑夜行路》在《第33屆香港國際電影節》亞洲數碼錄像競賽奪下銀獎。陳翠梅《All My FailedAttempts》7部短片中的《每一天每一天》則揚威第31屆法國克萊蒙阿米爾莫哈末執導費宏短片影展。(圖:星洲日報)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