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文木:絲綢之路與中國西域安全 7

20世紀40年代,民國政府從軍閥盛世才手中收覆新疆更是先從控制河西開始的。1941 年年初,盛世才為了換得蘇聯支持,再次“向蘇聯提議:新疆脫離中國,建立蘇維埃共和國並加盟蘇聯”55。這引起了正在全力“剿共”並對河西走廊尚無控制力的蔣介石的警覺。1941年6月蘇德戰爭爆發為蔣介石收覆新疆提供了機會。蔣介石先授權時任蒙藏委員會委員長的吳忠信勸服馬步芳讓政府軍駐防河西走廊並於次年春派嫡系胡宗南部隊進駐河西一帶,由此控制了從內地通往新疆的關鍵通道。1944年蘇德戰場形勢逆轉,蘇軍在東線戰場上節節勝利,這促使蔣介石下決心徹底解決盛世才在新疆的獨立王國。1944年春,蔣介石將在武威新成立的第二十九集團軍總司令部移到新疆哈密,並利用新疆內亂派軍隊進入新疆,隨後又部署配有若幹飛機的部隊在酒泉集結待命。看到這樣的部署,盛世才知道大勢已去,不得不向中央政府交出新疆。

 如果說山海關是北京在東北方向最後的屏障,那麽蘭州則是長安在西北方向的最後屏障。河西之要在蘭州。蘭州位於祁連山東端,黃河穿城而過,蜿蜒百余裏。清代著名學者張澍用 “倚巖百丈侍雄關,西域咽喉在此間”56的詩句形容蘭州的戰略地位。至於河西,明末清初地緣政治學者顧祖禹總結得更為經典:“欲保秦隴,必固河西,欲固河西,必斥57西域。漢人系此,羌戎賓至如歸服者二百余年。”58

 歐亞大陸分區並存有歐洲、中亞和中國三種戰略力量;但歷史表明,在歐亞大陸的主要區位即北緯30°至60°之間可容納戰略力量只有2.5個;也就是說,在三種戰略力量之間,其中一個的生存空間必然要受到其他兩個的嚴重擠壓並因此出現破碎地帶。比如在古代歐亞大陸並存的是歐洲羅馬帝國、中亞諸帝國59和中華帝國。但在歐洲羅馬帝國和中華秦漢帝國強大時,中亞地區的力量就會受到擠壓並分出安息帝、貴霜諸帝國。羅馬帝國解體後歐洲陷入碎片化時代,這為中亞阿拉伯帝國繼而蒙古帝國崛起和大面積擴張騰出空間。這時中華帝國保存完好並轉入隋、唐、宋、元、明持續統一朝代。近代俄羅斯又在北方崛起並南向通過歐亞結合部即中亞地區強力插入歐亞主要區位,取代了原來夾在歐洲和中華帝國之間的伊斯蘭(0.5)力量。進入工業革命後的歐洲又開始覆興和強大,中亞伊斯蘭力量在歐洲、中國尤其俄羅斯的擠壓下日漸式微。中世紀的歐洲(1)、中國(1)和中亞(0.5)、三種戰略力量並存的格局為歐洲(1)、中國(1)俄羅斯(0.5)並存的格局所取代。近代歷史經驗表明,在歐洲、俄羅斯、中國三者之間若有任何一方衰落——比如19世紀末的清王朝的衰落和20世紀上半葉歐洲的衰落及20世紀末的蘇聯解體——並由此造成的戰略力量的收縮,都會引發中亞戰略力量(主要是伊斯蘭力量)在歐亞結合部即中亞地區的崛起和擴張。無疑,這樣的變局一旦出現,它對中國西陲安全造成的壓力當然是全方位的。

 中國平息由此引發的西域動亂的著力點多集中於帕米爾—喀什—蘭州一線。

 “兵強”與“馬壯”在中國古代是不可分割的一對概念,這是因為馬匹是古代戰爭最基本的運輸工具。《新唐書·兵志》說:“馬者,兵之用也。”60故此養馬即“馬政”61與今的國防重工業一樣,在歷代王朝中是一種高度政治化的行業。漢代邊郡六牧師苑令所領36所馬場,多集中在天水、隴西、安定、北地、西河、上郡等地,供軍馬之用62。唐代專設“牧監”63一職。唐乾元後,“置四十八監也,據隴西、金城(今蘭州)平涼、天水,員廣千裏,繇京度隴,置八坊為會計都領,其間善水草腴田皆隸之。”64

 近代以降,國防動力系統改為機械力。為了西域的穩定,蘭州一直都被列入裝備制造業的重要基地。1873年,陜甘總督左宗棠曾設立蘭州制造局,這對穩定甘肅及隨後進軍新疆順利消滅為禍十年之久的阿古柏分裂主義偽政權,都提供了重要的裝備支持65。1880年左宗棠再設蘭州機器織呢局。新中國在“一五”規劃中就將蘭州列入布局重鎮,建國之初奠定國家新工業基礎的156個重點項目中就有12個定址在蘭州。

 近年來,新疆經濟文化獲得大發展,但與此同時,當地分裂主義勢力也在國際反華勢力的慫恿和支持下死灰覆燃。這警示我們莫忘歷史經驗,在註重打造蘭州的生態“環境友好型城市”的同時,切莫忽視蘭州在整個大西北安全穩定中所擔負的戰略保障功能;在註重將新興產業、高新技術產業和循環經濟引入蘭州的同時,不僅不能削弱反而要強化蘭州在“三線建設”期間已形成的近可確保西北穩定、遠可穩送物流西出的裝備生產能力。就目前的中亞形勢看,強化蘭州在“三線建設” 66時形成的裝備制造能力,殊為迫切。

 

 四、判斷和預警

 進入21世紀後,在中國至歐洲的陸上絲綢之路開通並帶來巨大經濟利益的同時,中國西陲的安全壓力也將同比增大。


(一)中亞出現的戰略真空將加大中國西陲的安全壓力


美國衰落與北極解凍,是21世紀出現的具有世界意義的地緣政治變動。

 美國在中亞撤軍將造成中亞出現巨大而其他國家(比如中國、俄羅斯)或地區(比如歐盟)又無力迅速單獨填補的戰略真空,其結果必然是本土伊斯蘭力量的崛起。與曾為中國安全提供絕對保障的東海在被擁有蒸汽動力和遠航技術的西方人征服後所引起的中國安全“後院起火”及並迫使中國國防資源向東海傾斜、中國海軍由此出現的情形非常相似,北極解凍將破天荒地改變俄羅斯原有的無北顧之憂的國防結構並迫使俄羅斯國防資源向北線傾斜。

 鑒於俄羅斯人口增長緩慢以及北方邊境過於漫長,北線新產生的安全壓力對未來的俄羅斯來說是難以承受的。這將加大俄羅斯對中國的戰略合作需求,並迫使俄羅斯減少在中亞的存在;與此相應,中亞地區恐怖主義或各種宗教原教旨主義為爭奪中亞戰略真空對中國西陲造成的安全壓力和危險必將同比增大。這也要求中國在中亞地區加強對俄羅斯的戰略合作。

Views: 2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