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端康成《古都》7.4 松林的翠綠

為什麼叫高機呢?不言而喻,就是因為它是高架手織機。一說是:由於手織機安放在挖得很淺的地面上,地里的潮氣對絲有好處,所以叫高機。原先有人坐在高機上,現在還有人把沉重的石頭裝進籃子里,然後吊在高機旁邊。

此外,也還有些紡織作坊兼用這種手工織機和機械織機。

秀男家只有三台手織機,分別由兄弟三人使用,父親宗助偶爾也織織,因此在這小紡織作坊比比皆是的西陣,他們的家境還算過得去。

千重子委託織的腰帶快接近完成,秀男也就越發高興了。這固然是因為自己傾以全力的工作快要完成,但更重要的是,由於在梭子穿梭、織機發出的聲響中,包含了千重子的音容笑貌。

不,不是千重子,是苗子。不是千重子的腰帶,是苗子的腰帶。然而,秀男在紡織的過程中,只覺得千重子和苗子變成一個人了。

父親宗助站在秀男身旁,久久地盯著腰帶說:

「哦,是條好腰帶。花樣真新穎啊!」說著他歪歪腦袋問道,「是誰的?」

「是佐田先生的千金千重子小姐的。」

「花樣誰設計的?」

「千重子小姐想出來的。」

「哦,是千重子她……真的嗎?嗯。」父親倒抽了一口氣,望著還在織機上的腰帶,並用手去摸了摸,「秀男,織得很有功夫呀,這樣就行了。」

「秀男,我以前也跟你講過,佐田先生是我們的恩人啊。」

「知道了,爹。」

「唔,我是講過啦。」宗助還是反復地說,「我是從織布工白手起家,好不容易才買到一台高機,有一半錢還是借來的。所以每次織好一條腰帶就送到佐田先生那兒去;只送一條難以為情,總是在夜裡悄俏送去……」

「佐田先生從沒表示過難色。後來織機發展到三台,總算還……」

「儘管如此,秀男,還有個身份不同啊。」

「這我明白,您干嗎要說這些呢?」

「因為我覺得你好像很喜歡佐田家的千重子小姐……」

「原來是這個。」秀男又動起停住的手腳繼續織下去。

腰帶一織好,秀男趕緊把它送到苗子所在的杉村去了。

一個下午,北山的天際出現了好幾次彩虹。

秀男抱著苗子的腰帶一走上馬路,彩虹就跳入了他的眼帘。彩虹雖寬大,色彩卻很淡雅,還沒有完全劃出弓形來。秀男停住腳步,抬頭仰望,只見彩虹的顏色漸漸淡去,彷彿要消失的樣子。

說也奇怪,在汽車進入山谷以前,秀男又兩次看到類似的彩虹。前後三次,彩虹也都還沒有完全成弓形,有些地方總顯得淡薄些。本來這是常見的彩虹現象,可是秀男今天卻有點放心不下,他心裡總嘀咕:「噢,彩虹是吉利的象徵呢,還是凶邪的標誌?」

天空沒有陰沉下來。進入山谷后,類似的淡淡的彩虹,好像又出現了。但它被清波川岸邊的高山擋住,難以看清楚。

秀男在北山杉村下車后,苗子依然穿著勞動服,用圍裙擦了擦自己的濕手,馬上跑了過來。

苗子剛才在用菩提沙(毋寧說類似紅黃色的粘土)精心地洗擦杉圓木。

雖然還只是十月,山水可能冰涼了。杉圓木在一條人工挖的水溝里漂浮著,水溝的一頭有個簡單的爐,熱水可能就是從那裡流下來的,冒起了騰騰的熱氣。

「歡迎你到這深山老林里來。」苗子彎腰施了禮。

「苗子小姐,答應替你織的腰帶終於織好,給你送來了。」

「這是代替千重子小姐接受的吧,我再也不願意當替身了。今天光見見你就蠻好的了。」苗子說。

「這條是我答應給你織的。而且又是千重子小姐設計的。」

苗子低下頭說:「秀男先生,不瞞你說,前天干重子小姐店裡的人把我的和服乃至草展全都給我送來了,可是這些東西,我什麼時候才穿得著呢。」

「二十二日的時代節穿吧。你出不去嗎?」

「不,可以出去。」苗子毫不猶豫地說、「現在在這兒可能會被人看見的。」

她好像正在思索什麼,然後又說道:「可以到河邊小石灘上走走嗎?」

這會兒,哪能跟上次同千重子兩個人躲進杉山裡那樣呢。

「秀男先生織的腰帶,我會把它看作是一生的珍寶。」

「哪裡,我還要為你織的。」

苗子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千重子給苗子送和服這件事,苗子寄居的人家自然全都知道了。因此,即使把秀男帶到那家去也未嘗不可。但是,苗子自幼思念同胞姐妹,當她大體了解了千重子現在的身份和她家的店鋪情況以後,也就心滿意足了。她不願再為一些小事給千重子增添煩惱。

不過,撫養苗子的村港家擁有杉林產業,這在此地也算是不錯的,而且苗子還不辭辛苦地為他們干活,所以即使被千重子知道了,也不至於給他們增加麻煩。也許有杉林產業的人,要比那中等規模的衣料批發商殷實得多。

但是,苗子卻打算今後對於同千重子頻繁接觸、加深往來的事,更要慎重行事。因為千重子的愛情已經滲入她的身心……

由於這個原因,苗子才邀秀男到河邊小石灘上去。在清瀧川的小石灘上,凡能種植的地方都種著北山杉樹。

「實在冒昧,請你原諒。」苗子說。她畢竟是個女孩子,想快點看到腰帶。

「杉山真美啊。」秀男抬頭望了望山,然後打開布包袱皮,解下紙繩。

「這裡是背後結成鼓形的地方。這段打算放在前面……」

「噯喲!」苗子捋了捋腰帶,一邊看一邊說,「把這樣的腰帶送給我,實在不敢當啊。」

苗子的眼睛里閃出了光彩。

「年輕人織的,有什麼不敢當的呢。新年也快到了,畫赤松和杉樹還算合時。我本來想把赤松放在後面結成鼓形,可是千重子小姐卻說應該把杉樹放到後面。到這兒來,我才真正明白了。一聽說杉樹,就馬上聯想到它是一棵棵大樹、老樹,其實……我把它畫得比較優雅一點,或許算是作品的特色吧。還用了一些赤松的樹干作陪襯……」

當然,畫杉樹樹干,也不是採用原色。在形狀和色調上,都下了一番功夫。

「真是條漂亮的腰帶啊,太謝謝了……可惜像我這樣的人,恐怕系不了這麼華麗的腰帶。」

「千重子小姐送給你的和服合身嗎?」

「我想一定會很合身的。」

「千重子小姐從小就很會挑選有京都特色的和服布料……這條腰帶還沒給她看過呢。不知為什麼,我總覺得有點不好意思。」

「這不是千重子小姐設計的嗎,有什麼不好意思的……我也該請千重子小姐看看才是。

「那末,在時代節穿出來好嗎?」秀男說罷,把腰帶疊好,收入帖紙里。

Views: 1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