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愛玲·紅玫瑰與白玫瑰(7)

這樣又過了兩個禮拜,天氣驟然暖了,他沒穿大衣出去,後來下了兩點雨,又覺寒颼颼的,他在午飯的時候趕回來拿大衣,大衣原是掛在穿堂裏的衣架上的,卻看不見。他尋了半日,著急起來,見起坐間的房門虛掩著,便推門進去,一眼看見他的大衣鉤在墻上一張油畫的畫框上,嬌蕊便坐在圖畫下的沙發上,靜靜的點著支香煙吸。振保吃了一驚,連忙退出門去,閃身在一邊,忍不住又朝裏看了一眼。原來嬌蕊並不在抽煙,沙發的扶手上放著只煙灰盤子,她擦亮了火柴,點上一段吸殘的煙,看著它燒,緩緩燒到她手指上,燙著了手,她拋掉了,把手送到嘴跟前吹一吹,仿佛很滿意似的。他認得那景泰藍的煙灰盤子就是他屋裏那只。

振保像做賊似的溜了出去,心裏只是慌張。起初是大惑不解、及至想通了之後還是迷惑。嬌蕊這樣的人,如此癡心地坐在他大衣之旁,讓衣服上的香煙味來籠罩著她,還不夠,索性點起他吸剩的香煙……真是個孩子,被慣壞了,一向要什麼有什麼,因此遇見了一個略具抵抗力的,便覺得他是值得思念的。嬰兒的頭腦與成熟的婦人的美是最具誘惑性的聯合。

這下子振保完全被征服了。

他還是在外面吃了晚飯,約了幾個朋友上館子,可是座上眾人越來越變得言語無味,面目可憎。振保不耐煩了,好容易熬到席終,身不由主地跳上公共汽車回寓所來,嬌蕊在那裏彈鋼琴,彈的是那時候最流行的《影子華爾茲》。振保兩只手抄在口袋裏,在陽台上來回走著。琴上安著一盞燈,照亮了她的臉,他從來沒看見她的臉那麼肅靜。振保跟著琴哼起那支歌來,她仿佛沒聽見,只管彈下去,換了支別的。他沒有膽量跟著唱了。他立在玻璃門口,久久看著她,他眼睛裏生出淚珠來,因為他和她到底是在一處了,兩個人,也有身體,也有心。他有點希望她看見他的眼淚,可是她只顧彈她的琴,振保煩惱起來,走近些,幫她掀琴譜,有意打攪她,可是她並不理會,她根本沒照譜,調子是她背熟了的,自管自從手底悠悠流出來。振保突然又是氣,又是怕,仿佛他和她完全沒有什麼相幹。他挨緊她坐在琴凳上,身手擁抱她,把她扳過來,琴聲嘎然停止,她嫻熟地把臉偏了一偏——過於嫻熟地,他們接吻了。振保發狠把她壓到琴鍵上去,砰訇一串混亂的響雷,這至少和別人給她的吻有點兩樣罷?

嬌蕊的床太講究了,振保睡不慣那樣厚的褥子,早起還有暈床的感覺,梳頭發的時候他在頭發裏發現一彎剪下來的指甲,小紅月牙,因為她養著長指甲,把他劃傷了,昨天他朦朧睡去的時候看見她坐在床頭剪指甲。昨天晚上忘了看看有月亮沒有,應當是紅色的月牙。

以後,他每天辦完了公回來,坐在雙層公共汽車的樓上,車頭迎著落日,玻璃上一片光,車子轟轟然朝太陽馳去,朝他的快樂馳去,他的無恥的快樂——怎麼不是無恥的?他這女人,吃著旁人的飯,住著旁人的房子,姓著旁人的姓。可是振保的快樂更為快樂,因為覺得不應該。

他自己認為是墮落了。從高處跌落的物件,比他本身要重許多倍,那驚人的重量跟嬌蕊撞上了,把她砸得昏了頭。

她說:“我真愛上了你了。”說這話的時候,她還帶著點嘲笑的口氣。“你知道麼?每天我坐在這裏等你回來,聽著電梯工東工東慢慢開上來,開過我們這層樓,一直開上去了,我就像把一顆心提了上去,放不下來。有時候,還沒開到這層樓就停住了,我又像是半中間斷了氣。”振保笑道:“你心裏還有電梯,可見你的心還是一所公寓房子。”嬌蕊淡淡一笑,背著手走到窗前,往外看著,隔了一會,方道:“你要的那所房子,已經造好了。”振保起初沒有懂,懂得了之後,不覺呆了一呆。他從來不是舞文弄墨的人,這一次破了例,在書桌上拿起筆來,竟寫了一行字:“心居落成志喜。”其實也說不上喜歡,許多唧唧喳喳的肉的喜悅突然靜了下來,只剩下一種蒼涼的安寧,幾乎沒有情感的一種滿足。

再擁抱的時候,嬌蕊極力緊匝著他,自己又覺羞慚,說:“沒有愛的時候,不也是這樣的麼?若是沒有愛,也能夠這樣,你一定看不起我。”她把兩只手臂勒得更緊些,問道:“你覺得有點兩樣麼?有一點兩樣麼?”振保道:“當然兩樣。”可是他實在分不出。從前的嬌蕊是太好的愛匠。

Views: 1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Latest Activity

馬厩 儺淄 posted a blog post
1 hour ago
La Via della Seta posted a blog post
6 hours ago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6 hours ago
不是 很後現代 posted a blog post
7 hours ago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8 hours ago
ucun estutum posted a blog post
16 hours ago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17 hours ago
O noc Sob posted a video

王祖藍 ·歌和老街

曲:翁瑋盈 詞:鄭國江, 郭薾多 編:黃艾倫, 翁瑋盈 監:John Laudon 聽說老街要拆除 我要到故居走一次 要故裏搬進內心去 戴上耳筒一起去  再聽聽當天伴你 極愛哼出的每段佳句 沿長街走過 地面的青磚灑滿我的淚 寂寞的街燈 仍呆立總不覺累 談情相擁歸家 靜靜偷聽我倆訴心事 長街雖清拆 情感收心裏 我已記不起幾歲 妳與我到冰室走去 說要慶祝我大一歲 與我愛戀更有誰 妳算最好的伴侶 大家都說早晚是一對 更多更詳盡歌詞 在 ※…
17 hours ago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