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龍《地理的故事》(68)

人和自然相互促進 共同發展

同土著人相比,這些新移民的武器更精良一些,如同所有強大民族對待弱小民族,雅利安人也是這樣對待土著人。雅利安人嘲笑達羅毗荼人,說他們是一群黑鬼,還奪去達羅毗荼人的稻田,掠走達羅毗荼人的女人,因為雅利安人帶來的女人太少了(穿越開伯爾山口的路途太艱險。他們無法從中亞帶足夠的女人南下)。當土著的達羅毗荼人稍微流露出一點反抗的意思,就會被殺死,雅利安人強行把達羅毗荼人的幸存者趕到半島上最荒涼的角落,讓他們聽天由命,任其自生自滅。

但是,土著的達羅毗荼人在數量上比雅利安人更有優勢,以致文明程度偏低的民族對文明程度偏高的民族產生了更大的影響力。為防止這種局面繼續發展,惟一的辦法就是把這些黑鬼們嚴格地限制在他們原來聚居之地,禁止達羅毗荼人出來活動。

當時的雅利安人也同我們現在的西方人一樣,把印度社會劃分為幾個不同的階級,階級之間等級森嚴,界限分明。“等級觀念”盛行於世,甚至連美國這樣文明程度較高的國家也不可避免。在歐洲社會默許的偏見的縱容下,猶太人遭到了等級觀念的迫害;在美國的正式法律條文的支持下,南方各州的黑人在等級觀念的強迫下不得不乘坐種族隔離的汽車。紐約被視為一個開明的城市,但在紐約,一個能和深膚色的朋友(黑人、印度人或爪哇人)共進晚餐的飯店是永遠也找不到的。經由只為白人提供臥鋪車或坐式臥鋪車的方式,美國鐵路也助長了我們的等級觀念。至於哈萊姆黑人的“等級觀念”,我並不知道,但是,當看到德國籍猶太人之女嫁給了波蘭籍猶太人之子時,而德國籍猶太人家庭感到這是一個深深的恥辱,我就認識到“超群絕倫、出人頭地”的思想在人類的人性中是十分普遍的。

在我們美國,社會與經濟生活還未徹底地被“等級觀念”所主宰。從一個階層晉升到另一個階層的大門盡管被小心鎖住了,但是,大家都明白,只要用勁拼命地去推開,或擁有一片小小的金鑰匙,或干脆用力砸開外面的窗子,遲早有一天會被接納進去。而在印度,作為統治階級的雅利安人用巨石把各個等級之間的大門封得死死的。各個階級都被禁錮在他們自己的小圈子里,永遠沒有出頭之日。

這種等級制度的形成絕對不是偶然的。這種制度的建立既非自娛自樂也非為了討他人開心。在印度,由於恐懼,才有了等級制度的出現。僧侶、軍人、農夫、手工匠人———這些最早的雅利安人征服者絕望地看到,達羅毗荼人雖然遭到了他們的征服、遭到過他們的掠奪,但達羅毗荼人在數量上還是遠遠多於他們,所以,他們就必須得采取一種自我挽救的措施,強迫達羅毗荼黑鬼“待在他們該待之地”。雅利安人不僅這樣做了,而且走出了很遠。他們建立了一種森嚴的“種姓制度”,這種制度是其他民族從未敢奢望建立的———雅利安人給等級制度套上了一層宗教的外衣,宣布三個上層階級獨享婆羅門教,把那些卑賤的土著人排斥在神聖的精神世界之外。為了免遭下層階級的玷汙,維持所在階級的純正血統,每個上層階級都有一整套繁冗的宗教儀式以及神秘的風俗以保護自己,最後,對那一大套毫無意義,卻又令人不知所措的禁忌,只有本地人才能夠應付得了。

這種制度到底在日常生活中發揮了什麽樣的作用呢?不妨設想一下:如果在我們西方社會過去3000年中,一個人選擇職業的範圍不得超出他的父親、祖父或者曾祖父的職業範圍,那麽,這個人又會有怎樣的創造精神呢?

種種跡象表明,印度正處於社會和精神覆蘇的黎明前夕。但是,直至最近,婆羅門世襲僧侶們,這個印度等級社會中統治著各個階層的最高階級者,仍在刻意阻撓這種變革的發生。那個讓他們成為不容懷疑的領導者的正統宗教有一個含糊不清的名字———婆羅門教。梵天就是他們所尊崇的神,如同希臘的宙斯和朱庇特,梵天也是萬物之始,眾生之母,萬物之終。但是,這個梵天只是一個抽象化的精神概念,對尋常百姓,它過於含混不清了,太不真實太不具體了。

印度也有幾個大城市,但她始終是一個農業國。生活在農村的人口至今還占70%,其余的人分布在大家都道得出名字的那幾個城市里。位於恒河和布拉馬普特拉河河口的是加爾各答。最初,加爾各答只是一個無關緊要的小漁村,到了18世紀,加爾各答就演變為克萊武反法運動的中心,最後上升為印度最重要的港口(克萊武是羅伯特·克萊武,1725—1774,英國殖民主義者,孟加拉省總督。反法運動是指18世紀中葉,為了爭奪印度東海岸卡爾納提克,發生在英法兩國之間的戰爭———譯者註)。蘇伊士運河通航之後,如果有一批貨物要運到印度或旁遮普省時,汽船能直達孟買或卡拉奇,這樣,加爾各答的地位就大不如夕了。孟買是一個建在一座小島上的城市,這也是東印度公司的傑作。最初,孟買只是東印度公司的海軍基地和德干高原的棉花出口港。但這個港口建在了一個絕妙的地方,全亞洲的人都被孟買吸引了,都來孟買定居,波斯最後一批拜火教教徒也包括其中。這些波斯人變成了孟買最為富有、最有智慧的一個階層。他們從不用火焚化死者,因為他們崇拜火,火在他們眼里是神聖的、不可玷汙的東西。所以,孟買也變成了一個神奇怪異之鄉。在孟買,波斯人死後實行天葬,讓禿鷲啄掉死者似乎是最完美的安葬辦法。

馬德拉斯是科羅曼德爾海岸最主要的港口城市,位於德干高原的東部。稍南一點是本地治里,這是一個充滿法國情調的城市。本地治里讓人回憶起當年英法為了爭奪對印度半島的控制權而激烈交火的歲月,還使人聯想到迪普萊克斯與克萊武交鋒的時日,悲慘的加爾各答黑洞事件就是在這決戰之中發生的(約瑟夫·迪普萊克斯,法屬印度總督,1697—1764。加爾各答黑洞事件即1756年,孟加拉納瓦卜攻下加爾各答之後,把146名英國俘虜關押在一間名叫黑洞的小房間里,致使123人因窒息而亡———譯者註)。

印度最重要的城市當然是在恒河流域出現。首先是莫臥兒王朝的舊都、西部的德里。誰控制住了德里,誰就當上了全印度的主子。由於德里是能完全遏制住從中亞出入恒河流域的主要咽喉,莫臥兒王朝就選擇德里作為自己的首都。再往南就是亞格拉。曾有四個莫臥兒王朝國王在亞格拉定居,那個給他深愛的女人修建泰姬陵的國王(指莫臥兒王朝的沙傑汗)就是四人之一。沿河而下就到了安拉阿巴德,城如其名,這是穆斯林的一座聖城。在安拉阿巴德附近是勒克瑙和坎普爾,因為發生了1857年大暴動(即1857—1859年印度民族大起義,一場印度軍人和人民共同起來反抗英國殖民統治、爭取民族獨立的戰爭———譯者住),這兩個城市而大名鼎鼎。

沿河南下就來到了全印度人的羅馬和麥加———貝拿勒撒。印度人不僅沐浴在貝拿勒撒的恒河聖水中,還希望死在貝拿勒撒,在恒河兩岸的山上下葬,把骨灰灑進神聖的恒河之中。我最好就此停筆。不管你是誰,是一個歷史學家、化學家、地理學家、工程師,還是一個普通的遊客,不論何時,只要涉及到印度,都會感到自己置身於深奧的道德與精神問題的旋渦里。身為陌生人,在踏進印度這片神秘莫測的土地時,我們更應加倍小心謹慎才對。

Views: 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