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65)

(3)陪審團最痛恨的人

我們知道,群體是極端感性的,和它一樣,陪審團也受著感情因素極其強烈的影響,很少會被證據所打動。鮮明的形象能夠對群體造成強烈的影響,因為一個鮮明的形象,總是能夠給群體以最大程度上的刺激,引發群體豐富的想象力,在頭腦中臆造出種種幻想的場景。

在一位出庭律師看來,這些陪審團成員從來見不得孤兒寡婦,也見不得有位母親用乳房餵孩子。而在刑事犯中流傳的經驗是,一個婦女只要裝出一副唯命是從的樣子,就足以贏得陪審團的慈悲心腸。

事實上,陪審團受感情因素影響的方面還遠不止這些,對於自己可能成為受害者的罪行,陪審團通常毫不留情。

比如說,在17世紀的時候,法國正沈浸在一片對女巫的仇恨之中,在南特地區有一個不知道姓名的女人,可能是一名女巫,此人在晚禱告的時候走進了一個名叫約翰的人的家中。

就在約翰以手畫十字的時候,這個女人對約翰大加咒罵。當時晚禱還在進行中,約翰奮起反擊,仿佛從魔鬼那裏得到了力量,用一根木棒猛擊女巫,直到她倒地死亡。

此後,經全部由神職人員組成的陪審團商議,這個女人的屍體被掩埋了,而約翰卻因受到刺激而患上了精神病。後來,當約翰恢復神智,他記起了這件事情,並害怕因此而受到懲罰,因此逃離了他所屬的教區。但陪審團卻並不認為他犯有殺人罪,所以他們最終做出判決:只要約翰願意,他就可以隨時回來。不過考慮到他私自逃跑的行為,表現出對陪審團正義性的不信任,他的財產要予以沒收,他的總資產為:半個法郎。

又比如說,法國有名的強盜首領艾默爾·泰特努埃爾。在查理六世的統治時期,此人極為活躍,手下有四五百人,在利木森和奧維根地區,他擁有兩座堅固的城堡。

在他的周圍地區,是許多貴族的領地,他常常以侵犯這些貴族獲得收入,卻從來不搶劫貧民。此人曾驚險地從監獄逃脫,當時他被囚禁在監獄三樓的牢房中,身上戴著鐵鐐銬,但他還是巧妙地避開了看守逃到樓下,然後帶著鐐銬遊過了河。遊到河中心時,他被發現了,但他仍然遊到了對岸並成功脫逃。

幾年後,他再次被捉拿歸案,並被判處了死刑。盡管幾乎全體法國人都同情他的命運,尤其是婦女們,恨不得親自上陣將這位充滿傳奇色彩的英雄從屠刀下拯救出來,然而陪審團卻對此無動於衷。因為他們幾乎都是貴族,對於可能侵犯到自己的罪犯,是絕難產生一絲一縷憐憫的。

毫無疑問,這樣的罪行對社會也是最危險的,陪審團決意嚴懲此類的罪犯,還有著一定的道理,但是對於一些因為感情原因而違法的案件,陪審團卻往往十分優柔寡斷。對於未婚母親殺害自己的嬰兒,或者是那些用潑硫酸的手段來對付誘惑後拋棄自己的男人的婦女,他們很少表現得十分嚴厲。因為他們本能地感覺到,即使有了這樣的犯罪,也不會影響社會的正常運轉。更重要的是,這種犯罪對它們沒有多大的威脅,而且在一個被拋棄的姑娘不受法律保護的國家裏,她在為自己復仇,非但沒有害處,反而還大有裨益,因為這可以事先嚇阻那些潛在的誘奸者。


(4)陪審團最憐憫的人


關於陪審團究竟會對怎樣的罪犯產生憐憫之情,歷史上著名的弗朗索瓦·布瑞威利斯夫人的故事,可以為我們提供一個這方面的好例子。

這個女人的出身與婚姻都與法國的貴族有關。她先是嫁給了布瑞威利斯伯爵,兩人共同生活了多年,但生活卻並不幸福。這位侯爵是個荒淫無恥的人,正是他將同樣荒淫的拉·齊斯介紹給了自己的妻子,在精神上和行為上都陷入了罪惡的深淵。

幾年之後,拉·齊斯另結新歡,於是便將布瑞威利斯夫人拋棄了。這使得布瑞威利斯夫人非常憤怒,產生了殺人的念頭。於是她秘密地學會了配置毒藥,為了測試毒藥的效力,她常常用狗、兔子、鴿子做試驗。為了進一步了解藥力在人身上的反應,她經常訪問醫院,假裝成慈善的面目,帶給那些可憐的病人一些肉湯,湯裏面混雜著毒藥。由於她配置的毒藥不會立即致人死命,所以她可以放心地把它們用於某一個病人身上,不必擔心背上謀殺的罪名。在和家人共同進餐時,她又在客人們身上繼續這一陰險的試驗,在客人們的菜肴裏下毒。

為了更加準確地了解毒藥的效果,她甚至還拿自己作了一次試驗。

於是,在試驗成功之後,布瑞威利斯夫人開始對自己的情人下手。她在拉·齊斯的巧克力裏下了第一劑毒藥,效果很是顯著,這位荒淫的情人很快便病倒了,而夫人則在床前殷勤侍候,看上去無比關切和焦慮。第二天,她端來了一碗肉湯,湯裏又含有劇毒,通過這種方式,拉·齊斯體力逐漸耗盡,十天之內就送了性命。

在這之後,為了報復丈夫為她介紹了這樣一個錯誤的情人,以及出於貪圖遺產的心理,布瑞威利斯夫人又將毒藥下在了她丈夫的飯食裏,不到六個星期,布瑞威利斯侯爵也被送上了西天。

像這樣一個罪惡滔天的女人,卻得到了大多數人的憐憫。許多人幫她尋找住所,隱瞞身份,她最終在一座修道院內被發現,負責抓捕的總督多次與修道院院長交涉,要求把她交出來,但是卻毫無結果。那個修道院長得到了地區大主教的支持,堅決拒絕交人。總督的忍耐已經到了極限,在他看來,一個如此兇狠殘暴的罪犯,是不該受到教會保護的。於是他打破了教會的特權,派上一隊士兵破墻進入修道院,抓走了布瑞威利斯夫人。

然而,在隨後的審訊中,陪審團卻並不認同總督的看法。在他們看來,布瑞威利斯夫人之所以會成為投毒犯,全是因為她荒淫的丈夫,而那個情人拉·齊斯先生也是罪有應得。

政府為了平息總督沖進修道院而引起的教徒的怒氣,也為了將這個罪犯繩之以法,不得不對外散布消息說,布瑞威利斯夫人已經在全城的水井和泉水裏下了毒,這樣,這個女人才被獲準絞死。

和任何群體一樣,陪審團在許多時候也深受名望的影響。

盡管從外表上來看,陪審團的成員囊括了形形色色的社會成員,甚至有來自社會底層的小人物,這種構成看上去雖然十分民主,但是卻無法掩蓋陪審團在好惡態度上的貴族化。

比方說,一個有貴族頭銜的罪犯,總是能得到陪審團的寬宥。

在十八世紀之初的法國,道賀納伯爵是道賀納親王的弟弟,此人放肆而狂妄,是個有名的浪蕩子弟。

有一次,他和兩個狐朋狗友計劃搶劫一個非常富有的股票經紀人,他們得到消息說,這個人總是隨身攜帶著大量的現金和股票。於是道賀納伯爵與他的兩個朋友商定,由伯爵出面來會晤此人,假裝求購印度群島公司的股票,並約定在一家酒吧見面。

見面之後,談了沒幾分鐘,道賀納伯爵等惡棍就突然跳了起來,撲向那個經紀人,把皮包裏價值10萬克朗的股票席卷一空,並用短劍猛刺對方的胸口,直到把對方活活刺死。由於這起案件是在光天化日之下發生的,這使得整個巴黎都籠罩在一種恐怖的氣氛下。

像這樣窮兇極惡的殺人罪犯,只要事實明確,在當時是要被判處車裂之刑的。然而在第二天開庭的時候,考慮到車裂有辱伯爵的貴族身份,會使罪犯的親屬蒙羞,因此陪審團決定只對道賀納伯爵處以砍頭的刑罰,就連攝政王也同意這個看法。直到在一位憤怒的權勢人物的堅持下,法庭才不得不依據法律做出公正的處罰。

除了頭銜之外,出身、家財萬貫、名望或是某位著名律師的出面幫助,也能夠起到非同凡響的效果。總之,一切不同尋常或是可以給被告增光的事情,都會讓他的處境變得更為有利。

Views: 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