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懋登《三寶太監西洋記通俗演義》(40)

即時傳下旨意,大工暫止,轉將前項錢糧木植,盡赴寶船廠聽用。該部知道。又傳出一道旨意,竟往朝天宮宣張天師進朝,選擇吉日良時,以便起工。又傳出一道旨意,著船政分司踏勘寬闊去處,蓋選寶船廠一所。又傳出一道旨意,著匠作精選三百六十行的匠人,類齊聽用。聖旨已出,誰敢有違?只見張天師親自進朝,具上一個章疏,擇取本年九月初六日寅時破木起工。萬歲道:“今日已是八月二十日,欽限卻快了些。”道猶未了,工部船政分司一本:“為大工事:臣等踏勘,就於下新河三汊口草鞋夾,地形寬闊,蓋造寶船官廠一所,工完奏聞。”奉聖旨:“九月初六日開廠興工。”道猶未了,匠作監一本:“為大工事:臣等考選三百六十行匠人,堪充工作,開具姓名,揭帖具奏。”奉聖旨:“九月初六日寶船廠聽用。”戶部一本:“為大工事:臣等欽遵旨意,將前項錢糧清查明白,聽候寶船廠支用,先此奏聞。”奉聖旨:“工部知道。”工部一本:“為大工事:臣等采取皇木,已經進城的盡行用訖,未用的散在龍潭江天寧洲上。冬月江水歸漕,以致水次遙遠,抑且木料長大,一時搬運不便,恐違欽限,先此奏聞。”聖旨看了,說道:“此時水涸岸高,果是上下不便。初六日不論水之大小,起工便罷。”碧峰長老道:“不可,不可!豈不聞工師得大木則王喜,以為勝其任也。匠人斫而小之則王怒,以為不勝其任也。起工之日,須得皇木取齊了。”聖上道:“河干水淺,搬運不便,將如之何?”天師說道:“若是搬運不便,容臣驅下天將來搬運罷!”長老道:“今番另寫過四十八道飛符,不可仍前的不應符。”天師但說起個四十八道飛符,心上就有些吃力。好個萬歲爺,生怕囂幸了天師,說道:“但憑國師高見。”長老道:“貧僧袖占一課,初五日寅時,皇木一齊到廠。”天師心里想道:“這和尚說個日期且不可,還又限了個時辰,只當半夜三更發個譫語。”萬歲爺心里也有三分兒不準信,心里雖然不準信,面上卻要奉承他,說道:“初五日皇木到廠,國師何以知之?”長老道:“天機不可漏泄,到了初五日便見。”議事已畢,萬歲爺轉宮,文武百官班散,天師去朝天宮,長老又投長干寺而去。

不覺光陰似箭,日月如梭,轉眼就是九月初旬。戶部錢糧俱已齊備,寶船廠俱已齊備,管工分司俱已齊備,三百六十行匠作人等俱已齊備,只是不得個皇木到廠。看看的是九月初四日,每日三本進朝,皇木還在洲上,不得下水。萬歲爺心里想道:“長老今番也有些謅了。”天師心里想道:“這和尚今番卻有些跋嘴了。”到了初四日挨晚上,天寧洲搬運官夫嚌嚌哇哇,你也說道:“朝里好個國師,初五日皇木到廠。”我也說道:“朝里好個國師,初五日皇木到廠。”一更歇工,二更安寢,三更悄靜,四更撮空,五更雞叫,六更天明。怎麼有個六更?卻說這些官夫睡到天明,還不曾翻身轉折,卻不是個六更?及至醒了,撐開眼來,只見白茫茫一江洪浪,赤喇喇萬里滔天。睡在簰篷里的,簰隨水起,還落得個干凈渾身,睡在店房之中,床廳兒都也淹了。淹了床廳倒不至緊,過了工部大堂印信的皇木,大約有幾千萬多根,一根也沒有了。官夫又慌,管工的官又慌,都說道:“這皇木若有差池,粉骨碎身不及也!”有望下流頭去找的,也有望上流頭去找的。

卻說初五日早晨,萬歲爺還不曾升殿,只見寶船廠管廠的官已有飛本進朝,說道:“今日洋子江非常潮信,自五鼓起至日出寅時上,潮頭約有五十丈多高,寶船廠盡行淹沒。臣等站在水中,幾乎沒頂。須臾之際,只見水面上幾千萬根頂大木植隨潮而來,直至寶船廠下。臣等攀援而上,茍延殘喘,即時潮退。臣等細查,原來木植之,俱有工部大堂印信。臣等未敢擅便,謹此奏聞。”萬歲爺龍眼觀看,龍腹中就明白了,心里想道:“好個長老,範圍天地之化而不過,曲成萬物而不遺。”即時升殿,文武百官進朝,天師、長老一時俱到。萬歲爺道:“皇木到廠,多謝國師扶持。”長老道:“萬歲爺洪福齊天,鬼神助刀,潮從上湧,簰逐潮來,貧僧何敢貪天功為己功乎!”這幾句話,說得何等謙卑,百官無不心服。

萬歲爺即時傳旨,寶船廠動工。萬歲爺道:“寶船廠委官雖有幾員,還得幾員大臣督率才好。”道猶未了,工部馬尚書出班奏道:“造船本是該部公干,小臣不憚勤勞,願時常督率。”萬歲爺道:“工程浩大,難以責備一人之身,還要斟酌。”道猶未了,兵部王尚書出班奏道:“造船事務重大,小臣願時常督率。”萬歲爺道:“這才是個敬事後食之臣。”道猶未了,只見司禮監太監出班奏道:“奴婢願往,協同二位尚書不時督率。”萬歲爺道:“百官都是這等不肯偷閑,哪怕甚麼西洋大海!”即時欽差一員太監、兩員尚書,前往寶船廠督率。禦駕轉宮,百官班散,天師、長老各歸舊剎。

這一位內相、二位尚書,搭了轎,開了棍,徑投寶船廠而來。進了廠,下了轎,敘了禮,參見了委官,查明了手本,點過了匠作,燒了天地紙馬,破了木,動了工,一日三,三日九,事事俱好。只是那個皇木原是深山之中采來的,俱有十抱之圍,年深日久,性最堅硬,斧子急忙的砍不進,鑿子急忙的錐不進,錛子急忙的鋤不進,鋸子急忙的鋸不進,鏟子急忙的銑不進,筲子急忙的釘不進,刨子急忙的推不進。動工已經一月有余,工程並不曾看見半點。每日間一個內相、兩個尚書,聯鑣並轡,奔著廠里而來。馬尚書道:“似此成功之難,十年也造個寶船不起。”王尚書道:“就是十年也下西洋不成。”三寶太監笑了一笑,說道:“二位老先兒,十年還是一書生。”馬尚書心里道:“這寶船終是我工部的事務,這擔兒終是我要挑的。”心生一計,瞞了二位同事,獨自一個兒徑投長干寺中,請教碧峰長老。長老道:“這個土木之工,使不得甚麼手法,只廣招天下匠人,其中自有妙處。”馬尚書得了這兩句話兒,就辭卻長老而歸,心里只是念茲在茲,不得這個工程快捷。

忽一日坐在轎上,猛然間想起長老那兩句話來:“‘廣招天下匠人,其中自有妙處’,多半這個寶船成就,都在這十二個字里面。”當時寫了告示,揭於通衢,廣招天下匠人,有功者許賞官職,請旨遵行。天下的匠人聽知道有功者許賞官職,不遠千里而來,四方雲集,匠人日見其多。這多中撈摸,果真的就有個妙處:鋸子也鋸得快,斧子也砍得快,鑿子也錐得快,錛子也鋤得快,鏟子也銑得快,筋子也釘得快,刨子也推得快。請下了金碧峰的寶船圖樣來,依樣畫葫蘆,圖上寶船有多少號數,就造成多少號數;圖上每號有多少長,就造成多少長;圖上每號有多少闊,就造成多少闊;圖上每號怎麼樣的制度,就依他怎麼樣的制度。只有四號寶船不同,都是萬歲爺的旨意,如此如此。

是哪個四號寶船不同?第一號是個帥府,頭門、儀門、丹墀、滴水、官廳、穿堂、後堂、庫司、側屋,別有書房、公廨等類,都是雕梁畫棟,象鼻挑檐,挑檐上都安了銅絲羅網,不許禽鳥穢汙。這是征西大元帥之府。第二號也是帥府一樣的頭門、儀門、丹墀、滴水,一樣的官廳、穿堂、後堂;一樣的庫司、側屋;一樣的書房、公廨;一樣的雕梁畫棟,象鼻挑檐;一樣的挑檐上銅絲羅網。這是征西副元帥之府。第三號是個碧峰禪寺,一進是個山門,過了山門,就是金剛殿。過了金剛殿,就是天王殿,兩邊泥塑的金剛,木雕的“風調雨順”,崚嶒古怪,殺氣漫漫。過了天王殿,才到大雄寶殿上。上坐了三尊古佛,兩邊列著十八尊羅漢。這十八尊羅漢俱是檀香木刻的,約有七尺多高。後面是個毗盧閣,另有方丈,另有個袢堂,中間有一個寶座,盡是黃金葉子做成金蓮花一千瓣,團團簇簇,號為千葉蓮臺。又有一個懸鏡臺,臺高三丈五尺,兩邊俱是畫成的諸天神將,別樣的那謨。這是金碧峰受用的。第四號是個天師府,頭門、二門,門里有千樹仙桃,四時不謝。中間是個三清殿,後面有個玉皇閣。後面又有個聚神臺,上面是馬、趙、溫、關四位天將,兩邊列的都是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另有個真人不老宮,奇花異卉,別是人間一洞天。這是龍虎山張天師受用的。這些寶船用了無萬的黃金,費了萬歲爺許多聖慮,不及八個月日,大工告完。馬尚書會同王尚書、三寶太監朕名一本:“寶船告成,乞加恩賞事。”萬歲爺見了本,龍顏大怒,急宣文武百官。

卻不知龍顏為甚麼這個大怒,急宣文武百官有甚麼旨意,且看下回分解。

Views: 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