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藤嘉一《中國的邏輯》 城市的印象:南京

2010年3月,這是我第二次到南京訪問。前一天在上海參加第一財經《頭腦風暴》節目,談了“豐田會不會完蛋”的問題,晚上感受了一下上海夜生活。本打算早點出發,但晚上喝酒喝得太多了,9點鐘才起床,只買到動車組93元的無座票。在我坐的車廂裏,到處都是解放軍南京軍區的軍人,帶著許多行李,應該是剛剛在外地受過集訓的吧。這一場面仿佛讓我進入《南京!南京!》裏的場景。

作為一個日本人,來南京還是感覺到一種壓力的。這跟在香港因聽不懂人家說的話而感到的壓力不同,而是看不見摸不著的政治壓力。不過,我還是很喜歡南京這個文化很深厚的古都。

能夠享受當地的地鐵文化是一種幸福。南京的地鐵很乾淨,很整齊,建造的水平很高。從火車站坐到玄武門,走到充滿文化風味的湖南路,邊上看到了“鳳凰廣場”。據說,這裏的“鳳凰國際書城”是南京最大的書店之一。我從未遇見過如此具有文化味道的“新華書店”,有點像北京的“光合作用”那種感覺。

走進跟書店挨著的星巴克。有沒有星巴克通常是我判斷中國城市發展的重要標準。我跟平時一樣:“本日中杯帶走”。有點帥氣的年輕男服務員看到我後表示驚訝:“你是經常上鳳凰衛視的加藤嘉一嗎?”昨晚的酒精依然沒有緩和過來的我勉強說“是”。小帥哥說:“昨天我還看你在《鏘鏘三人行》談房子來著呢,我給你大杯吧!”我靦腆表示謝意。

這哥們兒很不錯,南京大學大二的學生。他四個月前開始在那打工,一個月平均打100個小時,薪水為一小時10元,一個月賺1000多,唯一特權是幹了4個小時可以自己倒杯咖啡喝。他是通過星巴克店長和區經理的面試成為“星巴克人”的。我問:“像你這樣邊上學邊打工的大學生多嗎?我一直在北大鼓勵學生去麥當勞打工,但沒什麼效果呢。”他說:“不是特別多,一部分吧。我是因為很喜歡星巴克的氣氛,所以過來上班學習學習,可以接觸到課堂裏學不到的東西,天天在學校裏太悶了。”我表示敬意,“小夥子不錯,也可以順便跟老外客人鍛煉英文是吧?一舉多得啊。”他笑著說:“哈哈,是啊!您這樣說很像電視裏的風格呢!”我很開心,下決心再鼓勵北大學子走出校園,到麥當勞、星巴克等社交場所去打工。社交是從小“被洗腦”的中國大學生,尤其是自以為是的精英分子最為缺乏的本事。

第二天早晨,我去參觀抗日戰爭紀念館。上次本來想去的,但正好裝修,沒能進去。裝修後的紀念館是免費的,很乾淨,以黑色和灰色為基調色彩,感覺很“黑暗”。“300000”絕對是紀念館宣傳的重中之重,也是愛國主義教育的核心思想。南京事件的遇難者的人數在兩國之間,甚至兩國國內始終存在爭議。突然想起,最近由兩國政府來主導的“中日共同歷史研究會”發表研究報告,對於南京的“數字問題”表示求同存異的精神,即日方明確承認“南京事件”的史實,對於飽受爭議的“數字問題”,雙方就盡可能避免政治化,讓兩國的歷史學家依靠時間和交流逐漸縮小差距。

進去就看到了南京淪陷的短片,日本兵在大喊“舉國萬歲”。紀念館利用當年各種圖片、工具、報紙、影像等描述日本侵占南京,屠殺無辜平民的事件與過程,其中有中國幸存者的控訴,也有日本侵略者的見證。這對我來說是一次充實知識、重新思考的好機會,我盡量站在加害方日本兵和受害方中國人的立場,客觀冷靜地向戰局提出“假設”。假設日本文官能夠控制軍方失控,假設日本沒有打敗沙皇俄國,假設中國近代以來成功實施百日維新等等,雖然我深知,後人對歷史永遠是不能說假設的。

走出紀念館,逐漸恢復平靜。紀念碑前,我穿著正裝,打著領帶,端正姿勢,閉著眼睛,鞠躬,獻花。謹代表個人,對於我國曾經發動的錯誤戰爭表示反省,對於遭受巨大傷害的中國老百姓表示歉意,並祈禱中日兩國人民世世代代友好下去。

Views: 2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