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建業:以貌取人——《世說新語》品讀之二十四

潘岳妙有姿容,好神情。少時挾彈出洛陽道,婦人遇者,莫不連手共縈之。左太沖絕醜,亦復效岳遊遨,於是群嫗共亂唾之,委頓而返。——《世說新語•容止》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言談中人們對這句俗語的正確性從未置疑,行動上大家對這句俗語從來置之不理。從古代孟老夫子見梁襄王後“望之不似人君”的惡劣印象,到今天男女孩找對象對身高外貌的要求,無一不說明以貌取人是一種生活常態。為了在職場上占有優勢,為了在情場上戰勝情敵,為了在社會上春風得意,青年男女都熱衷整容,正像莎士比亞說的那樣,“上帝給了她一張臉,自己又要再造一張”。連老爺爺老奶奶也想給自己換一張臉或換一張皮,要使自己看起來“今年八十,明年十八”。誰不知道“人不可貌相”?誰又能避免不“以貌取人”?這種“口是心非”的確“古已有之”,今人不過是“變本加厲”而已。

魏晉之際的官二代荀粲就曾說過一句讓人們瞠目結舌的名言:“婦人德不足稱,當以色為主。”別以為只是男人好色,《世說新語•容止》篇中這則小品表明,女性在好色這點上可能比男性更加瘋狂。西晉文壇領袖之一的潘岳天生風流倜儻,儀態優雅,神采照人。年輕時攜帶彈弓走在洛陽道上,婦女只要一遇到他,都要拉起手來圍著他看個夠。《晉書•潘岳傳》還說女孩看見他後,莫不手拉手將他團團圍住,向他扔去好吃的水果。這使我們想起前些年劉德華在大陸的情景,有些粉絲與劉德華握手後幾天不洗手,有些粉絲為了見劉德華一面不惜熬夜奔波。余嘉錫先生為這些潘岳粉絲辯解說,這不過是“老年婦人愛憐小兒”,可聯系下文這一辯解就不太有力。文中的“左太沖”就是西晉著名作家左思,史書說這位老兄長得奇醜,又不註重儀表修飾,更要命的是還有嚴重的口吃。他也像潘岳那樣到洛陽大街上閑逛,於是一群婦女一齊向他亂噴唾沫,弄得他只好狼狽而歸。對美男子像聞腥,對醜男人如避臭,這不僅僅是以貌取人,簡直是好色太過!

其實,潘岳內心世界可沒有他的身材臉蛋那麽動人。史書說他為人輕躁勢利,為了飛黃騰達去巴結權貴賈謐,“與石崇等諂事賈謐,每候其出,與崇輒望塵而拜”。“趨勢利”而不惜出賣自己的人格和尊嚴,潘岳干的真沒有他長的那樣“好看”。只是卑微世故也就罷了,他那虛偽更叫人受惡心。在《閑居賦》中他把自己打扮成恬淡超脫的高人,後來元好問挖苦他說:“高情千載《閑居賦》,爭信安仁拜路塵?”左思從小就訥於口醜於形卻慧於心,長相雖然“貌寢口訥”,下筆卻是“辭藻壯麗”,他的《三都賦》使洛陽紙貴,他的《詠史詩》代表太康詩壇的最高成就,他的為人更比潘岳要有骨氣,《詠史詩》之五說:“被褐出閶闔,高步追許由。振衣千仞岡,濯足萬里流。”語氣既激烈,情感更激昂,表現了詩人對權勢、榮華、富貴不屑一顧的態度。沈德潛在《古詩源》中稱他的詩歌“俯視千古”。

貌美不一定才高也一定德好,“以貌取人”圖的是“養眼”,“以德取人”才能“養心”,可在實際生活中誰顧得了這麽多呢?有人說“以貌取人”比較靠譜——眼見為實,“以德取人”容易上當——口說無憑,在這個到處是水貨的時代,還是以看得見摸得著的東西為準。

這里倒是要給那些“以貌取人”的朋友提個醒,如今這個世道即使“眼見”也未必“為實”,你眼前的“大帥哥”原來可能是個醜八怪,你娶回的“大美人”原本可能是個灰姑娘,現代醫學變性已經十分容易,整容那不更是小菜一碟?“以德取人”固然容易“看走眼”,誰能保證“以貌取人”不會被騙?韓國203年參加選美比賽的女孩,所有人的臉蛋都“長得”一模一樣,連笑容也一樣地誇張,一樣地僵硬,一樣地死板,這些“千篇一律”的臉蛋真叫人恐怖。你能鑒定下面這些臉蛋,哪一張是“原版”?哪一張是“盜版”?

Views: 2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