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姆士·R·艾斯威爾:夏娃的招數

唐子君·譯

大多數人都說第六天是星期六,因為,難道上帝不是在第七天上午休息並審視他的造物嗎?這麽說,他十有八九在星期六創造了人類。

可是從各種跡象,他肯定是在倒霉的星期五設計出第一個男人和女人的。

星期六也罷,星期五也罷,反正上帝創造他們。大功告成後,他還為他們修了一座精美的花園,一幢別致的住宅。住宅配有涼爽的棚子,供烈日難當時消暑。


“亞當、夏娃呀,”上帝說,“這是給你們的,收拾好東西搬進去住吧。”

“多謝上帝。”夏娃說。

“慢,”亞當說,“貨幣尚未造就,租金如何交納?”上帝說:“亞當呀,這是送給你和這小婦人的禮物,還提什麽租金呢!”既然如此,夫婦倆就搬進了住宅。他們動手收拾房間,好舒舒服服住在里面。


不料煩忙接踵而至。


“亞當,”夏娃說,“我掛窗簾,你去安爐子。”

“你為什麽不安爐子而讓我來掛窗簾?”亞當說,“你我氣力相當。上帝並沒有使你我誰比誰的力氣大一點。你怎麽總把重活往我身上推呢?”“人有男女,事有分工,”夏娃說,“讓我去搬那個重家什,道理不通。”

“對誰不通?”亞當問,“誰看得出對誰通對誰不通?我們還沒有鄰居呢。”

夏娃一跺地板:“正因為沒有鄰居,我們就沒有理由背著他們亂說一通,對不對?”“沒了婦道!”亞當說罷坐下,雙手一叉,“我不安爐子,不安就不安!”接下去他只知道嘴上挨了一拳,身子一晃,如遭電擊的牛犢仰天倒地。他翻身爬起,野貓般猛撲在夏娃身上。兩人廝扭著一陣好打,屋子里砰然山響似的刮起了旋風。打來打去,結果難分輸贏,因為上帝創造他們時,都賦予了同樣大的力氣。

一會兒後,雙雙筋疲力竭,只好休戰。夏娃癱在床上,蹬腳大放悲聲:“亞當,你憑什麽對我這樣卑鄙呀?你是一隻不識數的狗,養了你,你還咬我。”

亞當呸出一枚牙齒,使勁睜開那只被打得烏青的眼睛:“我養的狗敢像你這麽打我,我非宰了它!”這下夏娃嚎啕痛哭,淚水濕透了被褥。亞當悶聲溜之大吉。他深感自己卑鄙齷齪,品格低下。他在廚房後面轉悠了片刻,三思後去找上帝。

上帝劈頭便問:“怎麽啦,亞當?有什麽家雜沒法用啦?這是我修造的第一幢住宅,不可能盡善盡美。”

亞當搖頭:“住宅好得無與倫比。”

“那又怎麽啦?”“實話說了吧,”亞當說,“問題就出在那個小婦人夏娃身上。我說上帝,您賜給我們同樣大的力氣,這麻煩就來了。我即使用盡全身招數,也奈何她不得。”

上帝頓時眉頭緊鎖:“僅因為你們力氣相當,你就要指責上帝嗎?讓男人和女人並駕齊驅,這合理得很嘛!”亞當不由渾身打顫。但是他心煩意亂,痛苦不堪,非要一吐為快:“可是上帝,我和夏娃真正的不平等呀。”

“當心,亞當!你在當面詆毀上帝。”

“上帝呀,”亞當說,“正如您所說,我同她的力氣相同。可是那女人的確另有招數與我鬥勁呀。她又哭又嚎,聲勢浩大,我真覺得自己簡直是無能的飯桶。上帝,那聲音我無法忍受。如此下去,我知道,夏娃更會我行我素,強迫我幹所有的髒活。”

“她竟學會了這一手,到底怎麽回事?”上帝一副冥思苦想的樣子。

“唉,”亞當說,“這女人真令人氣憤。您要是使我比夏娃力氣大,我感激不盡。有了大力氣,我叫她幹活,她若不幹,我會抽耳光強迫她幹。知道要挨抽,她幹什麽都會百依百順。”

“那好,”上帝說,亞當,這下你看看自己。

亞當聞言一看:呀,臂膀渾圓,肌肉鼓脹,胸肌前突,胸寬腹挺,雙腿粗大。

如此剽悍壯實的身體,連他自己也吃驚不小。

“謝謝,我的好上帝,”亞當說,“這下瞧瞧那婦人在我面前百依百順的情景吧。”

他趾高氣揚,疾步回家,從後門直闖而入。

夏娃正在搖椅里一前一後悠然自得地搖晃著,見他進去時便一臉的鄙夷。

難道亞當神氣活現地闖入她竟一聲不吭嗎?對。她就瞅他一眼,便俯身從柴箱子里抓起一根粗大的柴火棍。


“放下棍子!”亞當大叫。

“誰說的?”夏娃道,“誰在這里呼三喝四?”說罷她一躍撲過去,掄棍想當頭放倒亞當。

亞當哈哈一笑,抓過柴火棍一下扔出窗外。他朝夏娃懶洋洋地抽一耳光,她就呼地飄到房間的那一邊去了。

“這就是誰說的,知道嗎?亞當輕蔑地說道。

“就憑這一耳光,亞當,我非剝你的皮!”夏娃說。

她手抓腳踢又撲過去,亞當順勢拎起,一耳光把她抽倒在地上。

她又掙扎而起朝亞當撲去。

這下子亞當將他抓起扔在床上。為了讓她知道厲害,他放開巴掌將夏娃一頓好打。

夏娃好久才大哭出聲:“求求你,亞當,我親愛的,別抽了!噢,我求你呀,親愛的!”“我是不是這一家之主?”亞當問。

“是是,親愛的,”她說,“你就是這一家之主。”

“對,我就是這一家之主,”他告訴她,“上帝已賜予我更大的力氣。從今以後,你一切得全聽我的!剛才不過讓你哼了幾聲。下回,我要讓你扯開嗓子喊。”

他把夏娃一推:“去,炒點鮎魚來。”

“是,親愛的。”

夏娃表面順從,心底窩火,覺得非出這口氣不可。

於是,那天余下的時光里,她在亞當面前顯得百般溫順,千般柔情。


翌日清晨,夏娃去找上帝。



上帝說:“你又來了,夏娃,我能為你幹什麽呢?”夏娃莞爾一笑,向前一個灑脫的屈膝禮:“上帝,您願略施恩惠嗎?”“道來。”


“東墻上的釘子上掛著兩枚小小的銹鑰匙,您看了嗎?”夏娃說,“如果您沒有用它們的話,就請送給我吧。”

“嘿,”上帝說,“我倒真忘了那兒掛著的鑰匙呢。可是夏娃呀,它們都沒有用處。我是在廢物里發現的,還以為哪天會找到它們能開的鎖。迄今,它們在那釘子上已掛了一億年之久,就是沒找到鎖,你想要就拿去吧,與我無妨。”

夏娃接過鑰匙,謝了上帝,放小跑回到家中。家里恰好有兩扇門,卻因沒有鑰匙而打不開。夏娃試了試,它們正合適。

“啊哈”,她說,“上帝找不到的鎖就在這兒呢。現在,亞當先生,誰是一家之主,我們走著瞧吧!”夏娃關上門,藏好了鑰匙。

不久,亞當從花園出來了,對夏娃說:“給來點東西吃。”

“廚房的門鎖著呢,”夏娃說,“我拿不著。”

“看我的。”亞當說。”“他用力試圖撞開門。不料上帝做的那麽牢實,他休想碰動一下。

“算了吧,親愛的,”夏娃說,“去林子里打些柴火,說不定有法子開門。也許我略施小計,那門也就開了。快去,乖乖,打柴去。”

於是亞當打回了柴火,夏娃也打開了廚房門。從那以後,夏娃自個兒保管著廚房的鑰匙,逼亞當去樹林打柴。

這天晚餐已畢,夏娃說:“來吧,親愛的,你去把房楔上的那個小漏洞補好。

說不定你補洞時,我可以打開臥室門。”

於是亞當補好了漏洞,夏娃打開了臥室的門。從那以後,夏娃自個兒保管著臥室的鑰匙,開與不開,隨心所欲。

所以說,在男人們自以為是一家之主的時候,女人們卻知道自己才是一家之主。為什麽呢?因為女人都有兩把歷史悠久的小鑰匙,而且使用得得心應手,恰到好處。

由來如此,永遠如此。

倘若連這點都還不明白的話,你實在是枉為人夫了。

Views: 3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