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悠《藏愛:香巴拉的私享盛宴》初戀如花湖

熱爾大壩草原上有三個高原湖泊,花湖是最亮最美的那顆明珠。

有這樣一個說法,從城市去花湖,就像是從地獄去天堂。據說,花湖像初戀的少女,這吸引著我們朝那個方向挺進。

六七月是花期,那時,清澈的湖水中滿滿綻放著花朵,藍色的花湖鑲嵌在綠色的草叢,白色的浮雲倒映在湖中。湖水看似不深,卻是著名的沼澤地,湖邊大片的蘆葦,夏綠秋黃。這樣交相輝映的畫面會讓人不自覺地想起河神克菲索斯和水澤神女利裏俄珀的兒子——那喀索斯。他深深戀上自己水中的倒影,每天茶飯不思,最後變成了一朵水仙花。

我們的旅行是在八月,花期最盛的季節已經過去,卻阻止不了我們一窺究竟的激動心情。

去往花湖的路已經鋪上柏油,我們的心情在景區大門前有了巨大的跌落。每一處被發覺的美景都會莫名其妙就讓人圈養起來,如同誰的私有財產一般。心有不甘,卻還是買了門票進去。

路上遇見回程的遊客,一群人嘻嘻哈哈唱著《生如夏花》:我在這裏啊,就在這裏啊,驚鴻一般短暫,如夏花一樣絢爛。我是這耀眼的瞬間,是劃過天邊的剎那火焰,我為你來看我不顧一切,我將熄滅永不能再回來!不虛此行呀,不虛此行呀,驚鴻一般短暫,開放在你眼前……

當花湖真的出現在眼前時,我們卻好像已經熟悉多年,有種故友重逢的感覺。

進了景區,道路兩旁都是草場,大群的綿羊和牦牛信步遊韁,跟我們路上看到的沒什麼兩樣,依舊是做了各式記號,紅紅綠綠。

車子不能開到湖邊,我們必須經過一段步行才可看到那傳說中如初戀少女一般的花湖濕地。

這歌聲讓我和管元又像打了雞血一般,他們邊唱歌,邊向我們揮著手,我們也笑著點頭問好。這世界,在微笑中瞬間明亮了起來。

因為已經是八月,傳說中開在水裏的小花已經過了花期,湖邊的草呈現出淺黃色,草叢之間有黑頸鶴,姿態優美地掠過湖面,激起一陣波紋。風吹來時,蘆葦浪濤翻滾,浪的盡頭,是水天連接的地平線。

因為陽光的照射,水草的尖端金光燦燦,瞬間,陽光隱沒在雲朵中,一切又恢復了初見時的寧靜。藍天、綠草,都仿佛帶上了青澀的意味。

這段糾結的愛情讓我們看起來覺得好驚訝,原來世間真的有忘年戀呀!節目的後期高潮疊起,小孩跪求母親,讓自己和老師在一起。老師跪求丈夫,請丈夫同自己離婚。看到這個小孩拉著老師在母親跟前跪下,母親驚恐慌亂地拒絕,我們噓聲不已。這段初戀對於小孩而言,是何等單純無瑕啊!可是,對於三十出頭的老師,到底是怎樣復雜交錯的情感呢?

想到初戀的故事,我對管元說起網絡上看到的一個視頻節目。

在老師的幫助下,小孩確實開始認真學習,考上了最好的學校。結果很有意思,小孩在老師的關心下對其產生了感情。他開始介入老師的約會,企圖拆散老師和男友。母親某日看到小孩的日記,以為小孩是普通的失戀,便再度請老師替他補習功課。直到最後,母親發現小孩愛上的人就是老師,她簡直崩潰了,便送了十幾萬,請老師離開自己的孩子。老師於是和男友結婚了,但小孩知道了事情的真相,覺得母親很可惡,根本不理解自己的感情。

時間一長,就會感到初衷不甚明了。我們到底是放不下曾經的那段感情,還是放不下那段記憶中單純的自己?

來得快,大概也去得快。我們趁著這安靜的片刻,點燃一支煙,聊驅寂寞。

花開花落是自然的規律,愛來愛去是人類情感的規律。所有的愛情過往,我們記住的,都只不過有人愛著或愛著某人的個中滋味。

雨中的蘆葦頻頻低頭,淚珠垂落,不知為什麼在傷心。我和管元卻心情大好,分食著背包裏的食物,計劃著下一步的行動。

Views: 3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