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澤克:性,契約,與風度 (上)

至少,在西方,我們正在大規模地意識到性關系中強制與剝削的內容。然而,我們也應該記住這樣一個(不那麽大規模的)事實,即,每一天,成百萬上千萬的人,都懷著獲得啪啪啪的伴侶這樣一個清晰的目標,在調情、玩勾引遊戲。現代西方文化的結果是,兩性都應該在這個遊戲中扮演主動的角色。當女性穿著挑逗,以吸引男性目光的時候,當她們使自己“客體化”以勾引男性的時候,她們並非是把自己當作被動的客體奉獻出去的:她們也是她們自身的“客體化”的主動的施動者,她們操縱著男性,玩著充滿野望的遊戲——包括保留在任何時刻退出遊戲的完整權利,哪怕在男性看來,這與她們先前發出的“信號”矛盾了。女性的這個主動的角色,是她們的自由,當然,這種自由讓各種各樣的基要主義者——從最近那些禁止女性碰、玩香蕉和其他形似丁丁的水果的穆斯林,到我們這里常見的那些,對一開始“挑逗”他後來又不讓他采取行動的女人霸王硬上弓的男性沙文主義者——感到不爽。女性的性自由,不僅是一種清教徒式的,拒絕被“客體化”(為男性的性客體)的退卻,也是主動地玩弄自我-客體化,隨意獻出自己或退出的權利。但在不遠的將來,宣告這些簡單的事實還可能嗎,或者說,政治正確的壓力會迫使我們在玩這些遊戲時,一定得同時簽訂某種正式的法律聲明(或共識,等等)嗎? 

是的,權力的遊戲、暴力的穢行滲透了性,但難以承認的是,這些東西的確也是為性所固有的。一些聰明的觀察者已經指出,唯一一種完全滿足政治正確標準的性關系形式,是施虐受虐伴侶之間的那種契約關系。因此,政治正確的凸顯,和暴力的增長是同一個硬幣的兩面:就政治正確的基本前提乃是把性化約為契約性的相互同意而言,讓-克洛德·米爾納正確地指出,反性騷擾活動不可避免地在明確要求極端形式的施虐受虐的性(把人當帶項圈的狗對待,奴隸貿易,折磨,直至得到同意的殺戮)的契約中達到其頂點。在這樣形式的,經雙方同意的奴隸關系中,契約的市場自由否定了它自己:奴役貿易變成了對自由的終極聲明。這情況就好像,拉康的母題“康德與薩德”(薩德侯爵的殘酷的享樂主義,變成了康德的嚴格倫理學的真理),以一種出乎預料的方式,變成了現實。在我們把這個母題僅僅當作一個引起爭議的悖論打發過去之前,我們應該反思一下,在我們的社會現實中,這個悖論是如何生效的。 

在#MeToo運動後到處(從美國和英國到瑞典)出現的,“應該簽訂性契約!”這個提議的被言明的目標當然是清晰的:人們想要通過性契約,來排除性里面的暴力與支配的元素。這里的想法是,在開啪之前,伴侶雙方應該簽署一個文件,來聲明他們的身份、他們對參與性交的同意,及其活動的條件和限制(關於避孕套、臟話的使用,各方隨時中斷、退出的不可侵犯的權利,告知其伴侶自身的健康[AIDS]與宗教信仰之義務等等)。這聽起來很好,但接下來,馬上就出現了一系列的問題和模棱兩可。 

隨時退出性互動的權利,開啟了新的暴力的模式。如果女性,在看到她的伴侶的裸體和勃起的丁丁後,開始嘲笑他,並叫他離開呢?如果男性也這麽做呢?你還能想象比這更羞辱人的情景嗎?顯然,你只能通過風度和體貼來找到解決此類困境的方式,而風度和體貼,從定義上說,就是不可能被立法規定的。如果你想通過給契約補充新的條款來防止暴力和殘忍的話,那麽,你就丟掉了性互動的一個核心特征,那就是,說出來的東西,和沒有說出來的東西之間的微妙的平衡。 

盡管我不是《欲望都市》的粉絲,但其中有一集,說明了一個有趣的點。在那集里,米蘭達和一個喜歡在啪啪啪時說臟話的人交往。因為她更喜歡安靜地啪啪啪,所以,這朵男子請求她不加限制地,把她腦子里想到的一切臟東西說出來。起初,她是抵抗的,但接著,她陷入了這場遊戲,並且事情也很順利:她們啪得熱烈而充滿激情,直到……直到她說出了真的讓她的情人感到不安的東西,使他完全縮了回去,並導致了他們關系的破裂。在她的亂語中,她提到,她注意到,在他們啪啪的時候,他享受她戳他的菊花。由此,她不知不覺地觸及了例外:對,隨便說,把你想到的一切下流的意象都說出來,除了這個。這個事故的教訓是重要的:甚至自由地說話的普世性,也建立在某種例外的基礎上,而非基於某種極端的殘忍感。被禁止的細節本身是一個微小且相當無辜的東西,我們只能猜測為什麽那個家夥對它如此地敏感。十之八九,這個細節涉及的被動的經驗(戳菊花)擾亂了他的男性認同。性互動充滿了這樣的例外,在性互動中,沈默的理解、和得體,是在你想干啥了卻又不想把它明確地說出來的時候,當極端的情感的殘忍可能在禮貌的偽裝下激活的時候,當適度的暴力本身被“性化”了的時候,使事情進行下去的唯一的方式。

Views: 4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Latest Activity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33 minutes ago
ucun estutum posted a blog post
7 hours ago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8 hours ago
O noc Sob posted a video

王祖藍 ·歌和老街

曲:翁瑋盈 詞:鄭國江, 郭薾多 編:黃艾倫, 翁瑋盈 監:John Laudon 聽說老街要拆除 我要到故居走一次 要故裏搬進內心去 戴上耳筒一起去  再聽聽當天伴你 極愛哼出的每段佳句 沿長街走過 地面的青磚灑滿我的淚 寂寞的街燈 仍呆立總不覺累 談情相擁歸家 靜靜偷聽我倆訴心事 長街雖清拆 情感收心裏 我已記不起幾歲 妳與我到冰室走去 說要慶祝我大一歲 與我愛戀更有誰 妳算最好的伴侶 大家都說早晚是一對 更多更詳盡歌詞 在 ※…
9 hours ago
TV Plus posted a blog post
9 hours ago
iPLOP commented on MalaysianCinema's photo
10 hours ago
MalaysianCinema posted a photo
11 hours ago
Baghdad Janim posted a blog post
11 hours ago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