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語堂《中國傳奇》虬髯客傳(上)

本篇為唐代通俗故事,以人物描寫深刻,對白明快,燴炙人口。作者料系杜光庭(紀元八五○~九三三年),杜為一傑出之道士,著述甚豐。本篇載於太平廣記,為第一九三篇,但仍有其他版本,文字小異,或稱作者為張說。稗史中多有抽寫李靖故事,本書中‘龍宮一夜宿’亦記李靖布衣時事。太原店中若幹細節系本人增入者。

* * *

那是個豪俠冒險,英雄美人的時代,是勇心決戰和遠征異域的時代──奇人奇跡,在大唐開國年間,比比皆是。那個偉大時代的偉大人物,說來也怪,都是身材魁梧,想像高強,心胸開闊,行為瑰奇的英雄豪傑。由於隋朝衰弱日甚,豪傑之士,自然蜂擁而起。人們不惜冒大險,賭命運,巧與巧比,智與智鬥。而且有偏見,有迷信,有毒狠,有赤誠。但也時或有一兩個鐵漢,具菩薩般心腸。

那天正是晚上九點鐘,李靖,這三十幾歲的青年,長得高大雄偉,肩膊方闊,頸項英挺,吃完了晚飯,頭發蓬松著,正躺在床上,因為感覺又煩惱,又困惑,一肚子怒氣,無處發泄,就懶洋洋的抽動著胳膊上的筋腱。因為他特有一種能力,不用彎胳膊,就能使肌肉跳動。他胸懷大誌,精力充沛,卻深感無處施展。

那天早晨,他曾去拜謁楊索,呈獻救國方策。不過他後來卻看出那個肥胖的將軍決不會讀他的方策,因此就懊悔著不該多此一舉。現在皇帝正偕同嬪妃南遊金陵,他雖受命留守西京,負的責任極其重大,但卻倚偎於臥榻之上,巧言令色,以富貴驕人。他的臉就像一塊大豬肉,嘴唇外努,下眼皮突出,在雙下巴頦上面,粗大的鼻孔,均勻的呼吸著。二十個青春美女分列兩旁,手持茶杯、茶托、糖果、痰盂,拂塵侍候著。

‘由方策可見。’

楊素將軍看了一下他的名片,又厭倦又不耐煩的說,‘你是誰呀?’

‘你怎麽看出來的?’

‘不過你雄心萬丈,早晚必成大業。’

那時李靖立在那兒,默默無言,仿佛心不在焉,他兩眼出神,想著社稷正如一個過熟而又腐爛的蘋果,勢將傾落。全國叛亂群起,而這裏卻只是環繞著婦人肉屏的肥肉一塊。

就在此時,不知何處突然起了一聲輕輕的氣息,仿佛是一聲低低的驚嘆,而一個拂塵竟差點兒掉在地下,李靖擡頭一看,見一個身材頎長而苗條的紅衣女子正趕著把拂塵抓牢,但她的兩個漆黑的眸子,卻驚奇的望著他。

‘一介小民而已。只是天下滔滔,將軍應當收羅有誌有為之士,尤其應當禮賢下士。’

‘我,’對李靖的無禮,楊素稍感不快。

‘我的意思是將軍是不是要尋求什麽。比如救國的方策,豪傑之士……’

‘我們到那兒去呢?’她說。

‘真龍天子!’紅拂倒吸了一口氣。

‘唔,不錯。只是那篇方策。’他苦笑了一下,這並不是他輕視自己的文章。他是博學之士,天資過人,他的戰略陳述得清晰有力,明快異常。‘說正經的,你不會是愛上了它吧?’

李靖回答道:‘是’。於是起身而退。

‘當然相信。不然我怎麽能選擇了你呢?’紅拂說。‘他究竟生得怎麽個特別樣子呢?’

在那種兵慌馬亂的年月,旅行原是很危險的事。不過有武藝自衛,李靖倒也毫無畏懼。只要不遭人暗算,他對付十幾個人,毫無問題。他是那些豪俠勇敢胸懷大誌的武士之流,眼看隋朝行將崩潰,於是結交朋友,研討政局,觀察地勢,一俟時機到來,便可舉兵起事。那時,像他這樣的人很多,他們大都喬裝旅行,秘密行動,尋求天下忠心耿耿勇敢可靠之士,結為知已。

‘我是楊府裏的執拂女郎。’她悄聲的說。‘我可以進來嗎?’

李靖趕緊披上布袍,請她進來。她神秘的拜訪和她的喬裝,大使李靖吃驚。她──看來只有十八九歲的樣子,把鬥篷和帽子脫下,放在一旁,露在身上的繡花短褂和下身雲彩圖案的紅裙,以及一個柔軟輕盈的身材。李靖於是出神的凝視著這個美麗不安的夢中人。

‘求先生務必原諒。’她玉面低垂,何李靖屈膝為禮,解釋說:‘今天早晨先生謁見楊將軍的時候,我看見了你。後來在你的名片上,又發見了你的住址,所以特來拜訪。’

‘你是誰?’

他系好袍子外面的長帶,向窗外窺探了一下。她的眼睛不住的隨著他。

‘我也姓張,’她溫柔的說。‘那麽我們是一家呢。’

李靖請她坐在最好的椅子上,那女郎的眼睛仍然不住的瞧著他。‘李光生,我看過了你的文章。’

‘李先生,我是私奔來的。’

‘不要耽心。’女郎說,並甜蜜嫵媚的笑了笑。‘我有一個年輕的女朋友,老早就想謀求我的位置。所以我這次就決定讓給她,另外,那屍居余氣的楊將軍,也決不會想念我的。府裏的情形就跟現在的國家一樣。誰也不忠於主子──事實上可以說,誰都恨他,只想盡量找他些便宜而已。’

‘我年最長。’紅拂回答。

這時候,一個生了一臉紅色虬狀髯須,中等身材的男人,騎著一匹瘦驢進了小店。他毫無禮貌,也不管有無女人在前,就把一只皮口袋扔在地下,權作枕頭,兩腿一伸就躺在地下了。但目光卻炯炯的看著紅拂,他的無禮立刻把李靖惹惱了。可是他仍舊不動聲色的刷馬,只是一邊用眼睛掃著那個陌生漢。

‘你看過了!你的意見如何?’

‘得讓我解釋一下。’她說。於是慢慢的坐在椅子上。‘誰也知道國家將亡,天下將亂,只有那個行屍走肉還迷迷糊糊的活著。我們每一個人都知道。所以早都在各自打主意了。’他停了停又說:‘已經逃跑了不少。今天早晨我一見你,就很願意跟你認讖。’

李靖覺得她的話很有趣,‘他沒有看嗎?’

Views: 2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