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昔城(二)

當祭師吹起蒼涼的犀牛號角,通常是昔城中當年被公認為最富裕的人第一個走上木臺。他朝四面八方鞠躬,吩咐仆人擡上早已準備好的竹筐,把裏面滿滿的黃金一一拋向臺下。臺下的昔城人並沒有爭搶擁擠,他們站著,隨著巫師的手勢,齊聲念出語詞幽奧的咒語,任耀眼的財富滾落眼前,就仿佛這些黃金不過是石礫與土。

這種驚人的慷慨要以全部身家為代價,所有的動產與不動產,以及他曾擁有的從世界各地購買來的眾美姬都將被出售,換成黃金這種唯一的形式。但,拋撒財富的人是有福的,當他拋出最後一顆金錠,他即擁有了無上的榮耀與“難以形容的狂喜”。然後,當他走下臺,他將成為貧民,最徹底的、一無所有的貧民。地上的財富也與他沒有了關系,他與其他昔城人一起彎腰拾起它們,放至木臺前一個青銅大鼎內。鼎蓋合上,它們將被熔化,鑄成臉部扁平的太陽神的形象,被祭拜。

號角聲繼續響起,整個昔城被一種節奏所激動。又有幾個裝滿金銀、玉器、絲錦、珠寶等的竹筐被擡上木臺。竹筐的主人跪在繪有鳥獸圖案的木臺中央向上蒼禱告完,起身開始驕傲地呼喊著自己當年所最怨恨的人的名字。被喊到名字的人有過瞬間驚愕,不得不滿臉屈辱地走上木臺,他要當著所有昔城人的面對財富的原主人說,“謝謝您的慷慨。”他將面臨數個選擇,一是馬上拿出更多的財富,連同竹筐內的所有,回贈過去,如果不能更多,哪怕只多出一塊指甲大小的黃金,他就必須接受這份要讓他一輩子也要感到羞愧的饋贈;二是接受這筆財富,並努力經營成為昔城未來的公認最富有的人;三是當場自殺,洗刷恥辱。

財富與占用無關、與積累無關、與吝嗇無關。這是為什麽?或許應該這樣說,崇拜太陽神的昔城人認為“太陽是財富的起源,它照耀大地,使萬物成長,不求任何回報”,所以他們通過對這兩種不同性質的財富贈與,贊美神,抑或體驗到內心的神聖?旅人們接頭接耳。他們的疑惑沒有得到身影逐漸消融在陽光中的昔城人的回答。

Views: 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