豐子愷譯

1849年,父親就任日托米爾縣城的法官。城里各界人士的代表都“照老規矩”帶著禮物來拜訪父親。父親起初很客氣地辭謝。第二天代表們帶著更多的禮物又來拜訪,這回父親對他們的態度就粗暴起來。第三次他竟毫不客氣地用拐杖把“代表們”趕了出去。那些人就帶著驚駭的表情擠在門口。後來,人們認識了父親的行為,就都對他懷著深切的敬意。從小商人起直到省長,大家都承認,沒有一種力量可以使這法官違背良心和法律,然而,他們又認為,假使這法官能夠接受適度的“謝意”,那麽,在他們看來就更容易理解,更普通,而且“更近人情”了。

縣法院里有一件訟事,是一個富裕的地主同他的一個窮親戚打官司。地主是一個豪紳,交際極廣,家產宏富,勢力很大,他就大肆運用他這些手腕。那親戚是他的寡嫂,大家都預言她要失敗,因為這案件畢竟是很覆雜的,法院方面也受到壓迫。那個地主經常到我們家里來。最初兩次,地主的態度很威嚴,然而很謹慎,父親只是冷淡而嚴正地撇開他的話頭。但是到了第三次,他大概直接提出了,父親勃然大怒,用一些很不客氣的話把那地主罵了一頓,並且邊罵邊敲手杖。地主滿面通紅,大為憤怒,帶著威脅的態度離開父親,鉆進自己的馬車走了。

那寡婦也來拜訪父親,雖然父親並不喜歡這種訪問。這個被壓迫而又怯懦的寡婦哭喪著臉,走到我母親那里,對她講了些話,哭起來。這個可憐的人總覺得她還應該向法官訴說些話。那大概都是些不必要的話,父親只是對她揮揮手,說出他在這種時候慣說的一句話:“唉!病人請教庸醫,一切都照法律辦!”結果,那寡婦打贏了官司。大家都知道,她的勝訴全仗父親的鐵面無私。參議院不知怎的意外迅速地批準了判決,於是那個貧寒的寡婦立刻變成了一個富裕的地主。當她再一次來到我們家里的時候,是坐著馬車來的,大家都很難認出她就是從前那個貧窮的請願者。她的喪服期滿了,她竟仿佛年輕了些,滿面是歡樂和幸福的光彩。父親很殷勤地接見她,懷著我們對於受到我們許多恩惠的人通常發生的那種好感。但是,在她請求“密談”之後,她也立刻紅著臉,淌著眼淚從書房里走出來。這個善良的女人知道,她的境況的變更全仗這位貧窮的跛子的鐵面無私,或者竟有賴於他在公務上的一種英勇行為,但是她毫無辦法用實物對他表示感謝。這使她悲傷,甚至感到委屈。第二天她來到我們家里,當時父親辦公去了,母親偶然出門去了,她帶來各種衣料和物品,堆滿了客堂里的家具。她又叫我的妹妹過去,送給她一個大洋娃娃,洋娃娃穿得很漂亮,有一雙淡藍色的大眼睛,把她放下睡覺的時候,她的眼睛會閉上。

母親回來看見了這許多禮物,大吃一驚。當父親從法院回來的時候,家里頓時騷亂起來。父親罵那寡婦,把衣料丟在地上,埋怨母親。直到門口出現了一輛車子,所有的禮物都被堆在車子上面送回去了的時候,父親才安靜下來。

然而,輪到要追回洋娃娃的時候,妹妹堅決抗議,她的抗議異常動人,父親幾次試圖未遂,終於讓了步,雖然很不滿意。

“為了你們,我終於貪汙受賄。”他忿怒地說著,走時了自己的房間。

Views: 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