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九霖:從幾個重點推動“一帶一路”落地

剛剛閉幕的“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受到國際社會高度關注和廣泛參與。對於“一帶一路”倡議的宗旨和意義,當然要從足夠的高度和廣闊的視角審視理解,而在推動倡議以一個個具體規劃落地過程中,則需要有一些側重點。

 

不僅要“走出去”,也需要“引進來”

 “一帶一路”倡議得到了100多個國家和國際組織的響應,帶動了沿線國家的發展和全球貿易的提速,為中國企業“走出去”提供了不可多得的機會。2015年與2016年,中國企業對“一帶一路”相關國家直接投資額達293.5億美元;截至2016年底,中國企業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建立初具規模的合作區56家,入區企業1082家,為當地創造就業崗位近18萬個……這些數字都充分證明了我國企業“走出去”所取得的成績。然而,“一帶一路”帶來的還應該是資源、資金雙向乃至多向的流通,而不只是單向的流動,“走出去”固然重要,“引進來”也不容忽視,二者是我國對外開放的一體之兩翼,驅動之雙輪。

 絲路沿線國家資源豐富,類型多樣,既有以色列這樣的技術強國,也有俄羅斯、沙特阿拉伯等能源大國。因此,我國一方面要積極引入外資,引入國外優勢技術,以進一步助力我國經濟的轉型升級;另一方面要活用各方礦產資源、海洋資源等多種資源,做好基礎後備支撐。類似中緬天然氣管道項目、白俄羅斯鉀肥公司合作項目、寧夏中阿產業園等“引進來”的項目應該更多地開展。同時,我們也要創造條件吸引外來資金長期“落戶”我國,比如:可以設立珠海石油集散地,通過自貿區政策,招徠港灣國家充足的“石油美元”在珠海這個印度洋~太平洋航運沿線城市建設碼頭、管道、油庫以及其它基礎設施;並吸引這些產油國在此儲油從而成為我國的另類戰略石油儲備。這種作法還可以消化或轉化我國石油及其相關產業的過剩的產能。還可以利用珠海的獨特優勢,將其發展成為取代新加坡的亞洲最大的石油期貨中心,形成中國價格,提升國際話語權。

 

國企帶頭向前,民企快步跟上

 一直以來,國企一直是中國企業走出去的“排頭兵”,從巴基斯坦的瓜達爾港到埃塞俄比亞的亞吉鐵路,國企在“一帶一路”的建設中頂在前面,帶來了中國質量與中國效率。事實上,“一帶一路”帶來的“蛋糕”足夠大,在建設中也同樣需要更多社會力量的投入,需要各類企業參與。對民營企業而言,把握發展紅利,推動中國品牌國際化,乃至於重新打造全球中小企業間的貿易規則,“一帶一路”建設都提供了難得的契機。從另一角度而言,民營企業所具有的靈活、多樣與非官方的屬性,也讓其具備了進入海外市場的特殊優勢,更加有助於完善我國海外投資的立體布局。

 事實上,包括阿里巴巴、華為在內的民營企業已經率先走出中國,布局海外,然而,更多的民企尤其是中小型民企在“走出去”的過程中仍然面臨一些困難,民企更好地“走出去”離不開政府的相關政策傾斜以及資金支持,離不開政府在海外市場的保駕護航。政府要為民企創造更好的條件,讓民企共享發展紅利。

 

不是一家獨奏,而是沿線合唱

 “一帶一路”倡議不應該只是建立中國和沿線國家之間的“單線”聯系,更應該促進沿線國家彼此之間的合作,營造開放包容的環境。“一帶一路”建設秉持的是共商、共建、共享原則,需要相關國家共商合作大計,共建合作平臺,共享合作成果,這就決定了“一帶一路”建設不是中國的獨角戲,相關國家都大有可為,都可以登場表演,互相合作。

 除此之外,這一戰略構想同時也強調多邊合作機制的作用,諸如上海合作組織、亞洲會議、大湄公河次區域經濟合作等現有的多邊合作機制都可以在其中發揮更大作用,激發更多的活力因素。“一帶一路”也可以促進這些相關國家之間的溝通合作,是一個開放包容的大平臺。比如:我國可以通過大湄公河次區域經濟合作機制中的投資、能源和貿易便利化的要求,共同促成克拉運河的開通。據測算,該運河開通後,我國從波斯灣到廣州的航程相對於途徑馬六甲海峽而言可以縮短750公里,節省航程2~5天,每年可為我國節省至少110億人民幣。更為重要的是,可以為我國進口石油安全提供一個可供選擇的通道。2016年,我國進口石油2.8億噸,對外石油依存度高達65.4%,到2020年對外依存度可能升至75%。而我國目前進口石油的84%通過馬六甲單一海運通道。開通克拉運河,有利於提高我國石油和其它航運的安全。

 

不僅影響區域,也要輻射世界

 “一帶一路”不單單是一個復蓋沿線國家,帶動區域發展的戰略設計,也是一個全球經濟發展的“催化器”。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後,世界經濟一直在緩慢復蘇,歐債危機以及難民危機帶來的經濟動蕩也為世界經濟前景蒙上一層陰影。在這一背景下,以政策溝通、設施聯通、貿易暢通、資金融通、民心相通為主要內容的“一帶一路”建設,就為全球經濟增長提供了新的動力。“五通”不僅提升了區域、次區域內部的軟硬件條件,也是為跨區域合作提供了便利。

 世界互聯互通是個大趨勢,“一帶一路”正是應時之舉。例如,新亞歐大陸橋經濟走廊連接東亞與歐洲,為構建高效暢通的歐亞大市場創造了可能;亞投行的成立更是打破地域邊界,融合了全球資本。可以說,“一帶一路”已經遠遠超出65個國家的范疇,正在打造“65+”的全球影響。

 

關注風險控制,有效規避風險

 一段時間來,一些絲路沿線國家內部的政治動蕩對我國在當地工程產生了不小影響,雖然“一帶一路”帶來了諸多資源與機遇,但是,我們仍然要保持警惕,要把風險控制擺在突出位置,不可操之過急。尤其是在做有關項目的規劃時,要做好詳細的風險評估,以規避可能出現的政治、經濟乃至安全上的風險,在項目推進過程中也要加強管控,減少不穩定因素的影響。要加強對“一帶一路”相關項目的審核與跟蹤管理,盡力減少資源的浪費,做精品項目。

 此外,海外市場的拓展也應與國內市場情況相適應,要以滿足我國國內的需求(如消化與轉化產能)為基本面,不應一味拓展,而忽視後方建設。同時,應該考慮珠海石油集散地和克拉運河這樣的“綱舉目張”、“牽一發而動全身”的拉動型項目。要統籌國內國際兩個大局,穩紮穩打,切實讓“一帶一路”建設益於國內公眾,造福世界人民。 (作者是北京約瑟投資有限公司董事長,世界500強企業中國航油集團前副總,清華大學法學博士)(來源:環球時報、新浪網,2017年05月17日)

Views: 1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