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爾巴切夫斯基:假面舞會

王標。譯

一諾拉穿上了簇新的假面舞服裝。

這套彩蝶造型的服裝讓身段勻稱、面容姣好的姑娘穿上,那是再漂亮不過了。

她穿著也非常熨貼合身。諾拉從桌上拿起了面具。

是的,她能夠用面具遮蓋住脖子上一塊挺大的燒傷的疤痕,在一年之中也只有這麽一次機會。這塊疤痕,是在四年前出現的。

那時,諾拉中學畢了業,進了一家工廠,在實驗室工作。

一次,實驗室里只有她一個人。突然,出人意料地發生了火災。姑娘沒有恐慌,也沒有跑開。她勇敢地獨自一人撲滅了大火。

諾拉從火神手下救出了價值近百萬盧布的實驗室。

談及她的功績的文章大量地出現在報紙上。姑娘把這些文章珍藏了起來。然而,在她脖子右側留下的一塊燒傷疤痕,卻老是喚起她對於那場大火的記憶。

自從諾拉的功績見諸報紙以後,公眾嘩然,讚譽紛起,致敬信像雪片一樣從四面八方飛來。來信人既有天真爛漫的中學生,也有在遠東鋪設鐵路的工人,還有才華橫溢的大學生們。

人們都讚美她,欽佩她的壯舉,羨慕她的功績。可是,隨著時光的推移,來信越來越少。最後,諾拉只能收到一個名叫考爾舒諾夫的大學生的信了。他的來信興味盎然,一如當初。姑娘呢,當然很高興給他覆信。

考爾舒諾夫很想結識諾拉。他在每一封信中都執著地邀請諾拉去影院和劇場。

但姑娘很怕這種相會,仿佛這種相會將要把美妙的友誼破壞掉似的。她不知道自己脖子上的這塊疤痕會給他留下什麽樣的印象,她極不願意讓那位陌生的男青年看到自己有缺損的面容。不能見,不能見!不久,她滿懷依依惜別之情中止了同考爾舒諾夫的書信往來。

眼下諾拉很少去做客,至於去參加晚會,那更是絕無僅有的事啦。也許,她缺少尚無男友的妙齡少女所特有的孤獨感;也許,她沒有大齡姑娘因歲月催逼而產生的危機感;也許,她自有其難言的隱衷吧。人們這樣揣測著她那少而又少的社交活動的緣由。也許,如同人們對諾拉壯舉有著“可敬而不可為”的慨嘆一樣,諾拉對愛情也有著“可遇而不可求”的遺憾吧。

只有新年假面舞會算是例外——大概這芳齡姑娘即使沒有求偶的奢望,也該有交友的渴求了吧——她每年前去一次,而且每次都要找一個新的地方,一個沒有人認識她的地方。

時光流逝,四年不知不覺地過去了。此時的諾拉已經成了一位大學生。

今年她決定參加一次學院組織的新年假面舞會。過去,學院還不曾組織過呢。

二禮堂里洋溢著濃烈的節日氣氛。

青年人有的在翩然起舞,有的在觀賞著聖誕樹,有的聚在一起熱烈傾談。

維克多沒去跳舞。他站在墻邊一棵棕櫚樹下。他的朋友鮑里斯風度翩翩地向他走來。

“真遺憾哪,”維克多對朋友說,“來客中間大概有很多漂亮的姑娘吧。可惜戴著面具能看見什麽呀?”

鮑里斯回答道:“對我來說,姑娘的容貌美不美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頭腦和心靈。”

鮑里斯發現,一位站在他側面的姑娘正向自己投射著動人的微笑。他的嗓音變得更響亮了:“對我來說,內容比形式更重要。”

“鮑里斯,你好像是在做講演。你大概把自己的報告背熟了吧。”維克多笑了。

“不,我是那樣想的。”鮑里斯略帶不快地回答。說完,他離開了維克多,去邀那位向他傳遞秋波的姑娘跳舞了。

維克多穿過大廳,避開人群,走到窗戶旁邊停住了。

這時,鮑里斯神采飛揚地向他奔來。

“你知道嗎?大廳里出現了一位穿著彩蝶服和迷你裙的陌生姑娘。她的舞姿太迷人了!華爾茲的輕快、優美,迪斯科的熱烈、奔放、兼備一身。大方而不失於輕浮,典雅而不流於造作。呵!鄧肯的再現,羅曼諾娃的舞魂!小夥子們都在追逐她”“,都在打聽她究竟是誰。她呢,回答得那樣俏皮!瞧!她離開了人群。瞧,快瞧!

她要從我們旁邊經過呢!”鮑里斯高超的口才又一次使朋友驚嘆了。

“彩蝶”姑娘微笑著,她露出的那一雙漂亮的眼睛閃爍著歡快而幸福的光彩。

呵,真的,她有著發自內心深處的微笑,這是醉人的微笑。

“走,我們現在應該和她認識!”鮑里斯說著,見維克多還站在原地,便拉著朋友向那位引人註目的陌生姑娘迎了上去。

才不過幾分鐘了,他們和姑娘就相識了。鮑里斯興致勃勃地和她談著,而維克多則陪他們站著,緘默不語。鮑里斯時而打趣,時而讚美姑娘的舞姿,時而誇獎姑娘的服飾。他經常重覆著一個問題:“請告訴我,您是哪位漂亮的姑娘?”

“為什麽您要想象我是一位漂亮的姑娘呢?要知道,我並沒有摘下面具呀。”

她說著,忍不住“咯咯咯”地笑出了聲。然而,維克多似乎感到她那柔美的嗓音里隱含著一絲淡淡的哀愁。這時,鮑里斯帶著自信的口吻回答:“我看見了您那雙眼睛和動人的微笑,聽到了您悅耳的嗓音。那風韻,那倩影,嫵媚婀娜,令人銷魂——我確信您漂亮的無與倫比!現在我一門心思想著的就是您!我準備為您謁誠效力。請說吧,我能為您做些什麽呢?”

“葡萄!我想吃葡萄”“您在開玩笑吧!在這冬天我到哪兒為您找葡萄呢?別說是店里沒有,就是整個莫斯科現在恐怕也找不著呀。”

“我可不喜歡空談家,只喜歡今天這個晚會和找得到葡萄的人。”

姑娘給鮑里斯以善意的嘲笑。她似乎對眼前這位華裝奪目、才氣超群的青年人有了幾分理解。聽了姑娘的話,維克多不知不覺地微微一笑。而鮑里斯卻什麽也沒明白,他依然無休無止地盛讚姑娘的智慧、微笑和眼睛。

“我們去跳舞吧。”他對姑娘發出了熱情的邀請。

他們去了,留下了維克多一個人。

她跳得多麽灑脫、輕松!簡直是活生生的舞的精靈!鮑里斯如癡如迷,神魂顛倒。這時,他在姑娘耳邊柔聲細語地喃喃說著:“我感到,好像是愛上您了。請允許我看看您的面容吧。”

“您不會感到意外嗎?”

“您又開玩笑了!請告訴我,我們什麽時候約會呢?”

“不。直到永遠。”

鮑里斯臉色變得莊重了。

“我一直感到,您就是我的生命。對這一點,我確信不疑。對我來說,姑娘的容貌漂亮不漂亮並不重要,要緊的是頭腦和心靈。內容永遠重於形式。”

鮑里斯近乎執拗地一再請求姑娘摘下面具。而姑娘則一改剛才的歡快情緒,變得愈益憂傷了。

“好!”她終於同意了,“我摘下面具。”

他倆出了大門,在走廊里停了下來。

“看吧!”

……沈默,足足有幾分鐘的沈默。鮑里斯口齒不清地說道:“我不打算背棄自己的諾言。”

“您和我一同走進大廳,好嗎?”

“當然。哎呀!只是稍稍等一會兒,我忘了給小吃店付錢了。”

留下了姑娘一個人,她明白了:“仆人”鮑里斯不會再回來了!

過了一刻鐘,透過夜空傳來了報道新年降臨的鐘聲,它宏亮而悠遠。大廳里,歡呼聲驟然響起,節日的熾烈氣氛達到了頂點。

形單影只的“彩蝶”站在寒氣襲人的走廊里,低著頭,哭了。

“新年好!新年幸福!”突然,她聽到背後什麽人飽含熱情的祝福聲。轉過身,她看見了,站在她面前的是維克多。維克多此時身穿大衣,氣喘籲籲,而手里捧著一串葡萄!

“拿著,這是給您的。原諒,只是晚了些。”

“現在您看到卸了裝的我了吧!看清了?好了,您可以把葡萄拿回去了!”

維克多十分留意地審視著姑娘,突然發問:“您叫諾拉”“這,還有什麽意義嗎!”帶著幾分驚訝,姑娘抽噎著回答。

“我給您寫過信。我,維克多·考爾舒諾夫。”

姑娘似乎不為所動,仍是在飲泣。

“瞧您,多不怕難為情。諾拉,我在報上知道了您的壯舉以後,我想象您不是這樣的。我認為,您是位女英雄,您敢和我一起走進大廳!”

“這是真的?”她在將信將疑中微露笑意。

“把手給我!”

他的手是溫暖的,也是強有力的。

是的,和這種人在一起,不僅可以勇敢地走進大廳,而且可以勇敢地走向生活。

Views: 1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