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童話·蘆笙是怎樣吹起來的(上)

在一個苗家寨子里,住著一對老夫妻,老漢名叫篙確,老婆婆叫娓鳥。

他們四十多歲才得了一個女兒,喜歡得什麽似的,給她取名叫榜篙。這榜篙啊,長大了真是心靈手巧,紡花刺繡誰也比不上她。小夥子們沒有一個不喜歡和她接近,可是在榜篙看來,沒有一個合她的心意。

原來榜篙暗暗地愛上了一個名叫茂沙的青年獵手。

茂沙是個英俊的小夥子,獨自一個人打死過老虎。有一次,他跟著父親一起去森林里打獵,忽然,草叢中跳出一只猛虎,猛一下就把父親撲倒了。

茂沙抽出刀來同猛虎搏斗,終於在虎口下救出了父親。但是,父親卻受了重傷,不久就死了。從此,茂沙孤孤單單地一個人帶著獵犬到處打獵,從這山翻到那山,沒有個定居的地方。

一天,茂沙來到一個有二三十戶人家的寨子里,使他奇怪的是,在這里只看見牛羊牲畜,卻看不到一只鴨、一只雞。一打聽,寨上的人告訴他說,這里有兩只大老鷹,雞鴨一只也逃不過它們的爪子:這兩只鷹是成精了,誰也治不了它。茂沙說:“難道真沒有法子了?我去看看。”

他拿起弓,備好箭,由寨子里的人領著來到了老鷹精存身的山崖下。它們飛出來了,展翅象張大曬席,飛得象箭一樣快。但不論它們多大,起落得多快,也逃不過茂沙百發百中的箭。茂沙鐵錚錚地站著,一箭射落了一只,又一箭射落了另一只。

全寨子的人歡天喜地,感謝這個藝高膽大的獵人。

這里正是榜篙家住的寨子。榜篙看見了這個年少英俊的獵人,就深深地愛上了他。但是茂沙是個到處為家的獵人,在這里住不上兩天,又走了。他怎麽能知道有這樣一個美麗的姑娘,在暗中愛著他呢。榜篙來不及表達愛情,茂沙就走了,她的心也跟著他走了。

年輕的姑娘天天變,榜篙越長越好看了,多少青年在她屋前屋後轉,但一個個都被拒絕了。

俗語說:“惡魔嫉妒人們的好事。”

年輕美麗的榜篙也沒有逃過惡魔的眼。不知哪里有一只白野雞精,也看中了榜篙。它知道要得到榜篙的心是不可能的,它想了一條毒計來謀害她。一天,榜篙正坐著挑花,突然昏昏地一頭倒在地上,接著一陣狂風卷走了她。篙確和娓鳥被這突然的災禍嚇呆了,哭得死去活來,全寨子的人沒有一個不傷心,找呀找呀,哪里有榜篙的影子!

再說茂沙,他跟著野獸的蹤跡,翻過了許多不知名的高山,穿過許多人跡不到的山谷、森林。一天,來到一片一望無際的森林,遇到一群漢人正在這里伐木,在這樣的荒山老林中遇到人是多麽高興啊!他們和茂沙攀談起來,問他從哪里來,叫什麽名字?茂沙看了看這些和善的人說:“我沒有一定的家,我從這山翻到那山,兇惡的野獸逃不過我的手,我是個流浪的獵人。”

他們很愛這位勇敢的年輕獵人,留他一起住宿。晚上,在篝火旁,茂沙對他們說:“朋友們,給我講講這森林的事吧!”

他們告訴了他這里的生活情況,又告訴他這里有什麽野獸,最後他們嘆口氣說:“唉,這是個好地方,可是我們不想住下去了。”

‘為什麽?”

他們說:“你不知道,最近這里來了個白野雞精。它天天夜里三更時分出來,停在那棵大樹的最高枝丫上,怪叫一聲,真是可怕極了;隔一個更次它又停在第二個枝丫上怪叫一聲;過一會兒,它又停在第三個枝丫上怪叫一聲,這時天就開始亮了;更奇怪的是,在這以前,還聽到一陣嗚嗚咽咽的女人哭聲。這些怪事真叫人害怕,我們決定要離開這個不吉祥的地方了。”

茂沙聽了,心里盤算著:這準是個害人的精怪,一定要除掉它!他就對這樣漢族人說:“不要怕,今天夜里我去看看。”

半夜後,茂沙就和大家躲在那棵大樹旁。這時天黑暗得幾乎什麽也看不見了。等著等著,到了三更時分,果然隱隱約約看見一只大白鳥停在樹枝上怪叫起來,又或遠或近地聽到一個可憐的年輕姑娘的哭泣聲。到它叫第三聲時,天已快亮,能夠清清楚楚地看到那只大怪物了。正在這時,茂沙的箭“颼”的一聲射了出去,正中那怪物的胸脯,它象塊大石頭似的從樹上落到山谷里。這時姑娘的哭聲聽不到了。天亮了,茂沙到山谷里找到了那白色怪物的屍體,原來就是那只大白野雞。茂沙見除了一害,心里很高興,雖然他還不了解那女人的哭聲到底是怎麽一回事。他在白野雞身上拔下一根羽毛來,插在頭上,作為紀念。早晨,他辭別了那群代木的人,又出發了。

榜篙自從被白野雞精搶走以後,就被放在一個巖洞里,白野雞精逼著要她嫁給它。榜篙怎能屈服呢?任憑它怎樣威脅,她只回答一個“不”字。成天地哭泣著要回去。白野雞精怕她出去,施展起魔法,榜篙就昏迷不醒地睡著。每當黎明前她就蘇醒過來,開始哭泣,這時白野雞精就接連發出它的怪叫聲,榜篙就又逐漸昏迷不醒了。現在,白野雞精被茂沙射死了,榜篙就清醒過來,連忙跑出山洞。她也不知道這是什麽地方,走到山腳的樹林邊,碰到了那一群伐木的漢人,這一群伐木的漢人看到年輕的姑娘十分驚奇的樣子,立即問清原因,才知道每夜哭泣的就是這個可憐的姑娘,那年輕獵人正是解救了她。他們也把昨夜經過的情形對她說了。但是他們說,可惜這位勇敢的獵人茂沙現在已不知走到哪里去了,不過他頭上插著一根白野雞毛,那就是他的標志。

榜篙知道救她的正是她朝思暮想的茂沙,興奮得紅了臉。但哪里去找他呢?榜篙只好在這群好心的漢人陪伴下,回到自己的寨子上來。篙確和娓鳥看到自己心愛的女兒回來了,歡喜得幾乎發了狂。他們抱住榜篙,流著淚說:“女兒呵!到底是怎麽一回事?你哪里去了?想死我們了!”

榜篙把自己被害和茂沙搭救她的事,詳細地告訴了父母親。接著她輕聲把自己認識了茂沙,愛上了他的心情也傾吐出來了:“我只愛他一個,現在他又救了我的性命;雖然我不知道他在哪里,但是我一定要等著他。”

篙確老人聽了,十分高興。

他見過茂沙,也是喜歡這勇敢的年輕人的。但茂沙這流浪人,誰知道他現在在什麽地方,什麽時候能重到這小寨子上來呢?這真叫人焦心。

幾個月、半年過去了,可是連茂沙的影子也不見,姑娘等著等著,人都變得憔悴了。一天,篙確老人忽然高興地對妻子說:“有辦法了,我們不會把他找來嗎?”

“你去哪里找呵!”

老人說:“我們跳起舞,唱起歌,把四方寨子上的人都請來、引來,還怕不能把茂沙也引來?”

篙確是個心靈手巧的人,他采來竹子,做起一種後來叫“蘆笙”的樂器,吹起優美的調子;他又教寨子里的青年做蘆笙,讓大家都吹。後來蘆笙越做越好了,吹出的聲音也越來越動人了。到了過大年的時候,他們就辦起了蘆笙會,大家一起跳舞、唱歌、吹蘆笙,不但本寨子里的人都來了,並且把外邊寨子上的人也都引來了。大家唱得越高興,跳得越高興,遠方人也越來得多。

一共跳了九天九夜。在第九天,榜篙才發現人叢里有一個頭上插著白野雞毛的青年。仔細一看,正是茂沙。姑娘高興得不得了,趕忙去告訴她的父親。篙確就把茂沙請到家里來,擺起酒肉請他吃。茂沙弄不清是怎麽一回事,正要問,老人就說:“勇敢的青年,你以前來過我們這里,幫我們打下了惡鷹。現在我要問你一件事,你頭上的白野雞毛是怎樣來的?”

Views: 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