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說北平樣樣我都喜歡,並不盡然。在這冬寒天氣,不由得想起了很早便進入我的記憶中的一種人物,因為這種人物並非偶然見到的,而是很久以來就有的,便是北平的一些乞丐。

回憶應當是些美好的事情,乞丐未免令人掃興,然而它畢竟是在我生活中所常見到的人物,也因為那些人物,曾給了我某些想法。

記得有一篇西洋小說,描寫一個貧苦的小孩子,因為母親害病不能工作,他便出來乞討,當他向過路人講出原委的時候,路人不信,他便帶著人到他家里去看看,路人一見果然母病在床,便慷慨解囊了。小孩子的母親從此便“弄真成假”,天天假病在床,叫小孩子到路上去帶人回來一參觀”。這是以小孩和病來騙取人類同情心的故事。這種事情什麽時候,什麽地方都可以發生的,像在台北街頭,婦人教小孩纏住路人買獎券,便是類似的作風。這些使我想起北平一種名為“賣凍兒”的乞丐。

冬寒臘月,天氣冷得潑水成冰,“賣凍兒”的(都是男乞丐)出世了,蓬著頭發,一臉一身的滋泥兒,光著兩條腿,在膝蓋的地方,捆上一圈戲報子紙。身上也一樣,光著脊梁,裹著一層戲報子紙,外面再披上一兩塊破麻包。然後,縮著脖子,哆哩哆嗦的,牙打著戰兒,逢人伸出手來乞討。以寒冷天衣來博取人的同情與施舍。然而在記憶中,我從小便害怕看那樣子,不但不能引起我的同情,反而是憎惡。這種乞丐便名為“賣凍兒”。

最討厭的是宋媽,我如果愛美不肯多穿衣服,她便要諷刺我:

“你這是干嗎?賣凍兒呀?還不穿衣服去!”

“賣凍兒”由於一種乞丐的類型,而成了一句北平通用的俏皮話兒了。

賣凍兒的身上裹的戲報子紙,都是從公共廣告牌上揭下來的,各戲院子的戲報子,通常都是用白紙紅綠墨寫成的,每天貼上一張,過些日子,也相當厚了,揭下來,裹在腿上身上,據說也有保溫作用。

至於拿著一把破布撣子在人身上亂撣一陣的乞婦,名“撣孫兒”;以磚擊胸行乞的,名為“擂磚”,這等等類型乞丐,我記憶雖清晰,可也是屬於陳谷子爛芝麻,說多了未免令人掃興,還是不去回憶他們吧!

1961年12月9日

Views: 1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