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爾克《杜伊諾哀歌》第六首

無花果,長久以來,我都相信你的生命

別有深意,你幾乎完全省略了花期,

不動聲色地催促你純粹的神秘

藏入早早便成熟的果實。

猶如噴泉的彎管,你拱形的枝幹驅動汁液

下降,又上升;幾乎沒有醒的過程,

它就從睡眠中迸射出來,注入最甜蜜的終結。

就像化身為天鵝的神*。

……可是我們仍在流連,哎,

我們只在開花裏看到榮耀;被季節拋下的我們

最後進入果實的內部時,感覺到的惟有欺騙。

只有在少數人那裏,行動的意誌才會激烈地

湧動,才會命令他們停下,在心的豐盛裏閃亮,

而開花的誘惑猶如溫存的夜風,

撫摸著他們柔和的唇,撫摸他們的眼瞼,溫存地:

或許英雄,還有那些命定將早逝的人

(他們的血脈被園丁死神編織成另外一種圖案)

會決然向前:他們沖在自己的笑容前面,

就像卡爾納克神廟微凹的浮雕上

駿馬在凱旋歸來的法老前面飛馳。

 

英雄與夭亡者有種奇異的相似。長久的存在

不是他的渴望。他的生命就是無休止的上升,

朝向以永恒危險構成的不斷變化的

星座。很少有人能在那裏發現他。可是

對我們保持緘默的命運,卻突然被靈感觸動,

用浩蕩的歌聲將他推入危難世界的風暴中。

那樣的聲音我從未聽過。剎那間

裹挾著黑暗雷霆的空氣激流就將我穿透。

 

我多麽希望我能躲開這樣的幻夢:再一次,

啊,再一次成為小男孩,整個人生都在我前面,

坐在那裏,靠著未來的手臂,讀著參孫**的故事,

他的母親最初什麽都沒生下,後來卻生下了一切***。

 

母親,難道他在你裏面時不已經是英雄了嗎?難道

他不容置辯的選擇不是在你裏面就已經做出了嗎?

千萬人在你的子宮裏騷動著,渴望成為他,

可是你看:他掌握,他選擇,他是最後的勝利者。

他推倒了石柱,這其實早在他沖破你身體的世界

進入更狹窄的世界時就已發生,那是他第二次

選擇並且勝利。啊,英雄的母親,你們是

洶湧洪水的源頭!你們是深谷!處女們哀哭著,

把自己作為兒子的犧牲,從心靈的懸崖上

縱身跳入你們裏面。

無論何時,只要英雄呼嘯著穿過愛的驛站,

每一次獻給他的心跳都會將他舉得更高;遠遠地,

在所有微笑的盡頭,他站著,轉過臉來,變換了形象。

 

* 指宙斯。他化身天鵝強奸了麗達(海倫的母親)。

** 舊約中拯救猶太民族的英雄,以上帝賦予他的神力而著名。

*** 參孫的母親在生下他之前曾長期不孕。

Views: 2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