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培根:養成現代人格,避免歷史悲劇重演(下)

現代人格養成之關鍵

最後一個話題,我說一下現代人格養成的關鍵,或者說我們怎麼去養成現代人格。我分別從下面幾個方面去談。

懂得人的意義。這涉及到我們的價值取向是什麼,我們自己的價值觀是什麼,我們還得尊重別人的價值,真正人的尊嚴在哪里?獨立、自由本身就是人的尊嚴。當然如果基本的生存都成為問題時,不會顧及什麼獨立自由。但大家想一想,我們僅僅吃得飽穿得暖就有尊嚴嗎?不是的。懂得人的意義還得愛自己、愛別人。我看到澳大利亞一個重度殘疾人,尼克-沃爾齊克,他的事跡令人感動。他說他愛自己,他已經不再像小時候那樣,總是想自己為何與別人不一樣。他說:“不要想自己沒有的東西,多想想自己擁有的東西”“我不過是比別人少了一點身體的零件而已”。他活得非常有尊嚴、有價值。前年他到武漢做過講座,現在他也算世界上一個有名的人。

對我們大學生來講,要懂得人的意義,最好業余讀一些書,比如說雅斯貝斯的《生存哲學》,就是從更深、更高的層次去理解人的意義、活著的意義。雅斯貝斯的《生存哲學》主要有三個部分,一部分是存在論,一部分是真理論,還有一部分是現實論。《生存哲學》關心人的精神生活和價值體驗。比如分析什麼是人的自由存在。這個自由存在很重要,哲學是以一種科學思維所無法達到的思維方式來把握自由存在,使人自由或者說使“我”回到自身。我在學校里講以學生為中心的教育,目的是希望學生自由發展,讓同學們更好的成為你自己。雅斯貝斯講實現人的自由或者使“我”回到自身,那麼生存的真理就是突破一切世俗的存在,發現我自身以及你的自由存在是什麼。當然哲學這個東西有時不是一說大家就能很明白,但我覺得你們有時間看看,哪怕似懂非懂,多少是有點好處的。人是有限的,但是要超越有限去達到無限;人是暫時的,但是又期待超越暫時去達到永恒。當然,人們在超越世俗世界的同時,又必須在世俗世界中才能實現自我。我們不可能完全脫離這個世俗世界,但是,你又要試圖在相當程度上去超越世俗世界。我覺得只有這樣,你才能去體驗人活著的真正意義。

再一個話題呢,我講一下人格與事業。這就不那麼抽象,簡單地說,就是我們在自己的事業當中去完善自己的人格,同時你也要以健康的人格去成就你的事業。我以一個例子來說明——日本人澀澤榮一,這個人可以講是“日本近代工業之父”、“日本資本主義之父”,他在日本名氣很大。1867年時他到法國參加巴黎世博會,感到西方列強與日本之間有強烈的反差,比如法國的政府官員與商人之間沒有什麼高低之分,他們關系是很平等的。但是日本不一樣,日本跟中國的傳統文化有一點相似,日本幕府、官僚、武士與商人的社會地位天壤之別,商人見到幕府、官僚、武士無不點頭哈腰。中國直到今天,很多做得很大的企業家見到官員也是點頭哈腰的。澀澤榮一那時痛切地認識到要想使日本興盛起來,就必須打破官貴民賤的舊習,排除輕商賤商的思想。

那麼,他是怎樣在事業中完善自己的人格呢?他有一本書叫《論語與算盤》,從中我們也可以看出日本文化深受中國文化的影響。他們也學論語,他說:“算盤要靠論語來撥動,論語也要靠算盤才能從事真正的致富活動。因此可以說論語與算盤的關系是遠在天邊,近在咫尺。”“縮小論語與算盤之間的距離是今天最緊要的任務”。我讀到這些很有感觸。論語里頭講很多東西,那是談為人處事的,如仁、君子等等。一個日本人把論語和他的事業結合起來,顯然驗證我開始講的那句話。一個健全的人格可以幫助自己的事業變得輝煌,人也在事業中感悟並完善自己的人格,這就是事業與人格的關系。同學們畢業之後走向社會,你們無論是做學問,還是從商從政,都有這個問題。雖然澀澤榮一是講論語和算盤,算盤代表商,但你做別的,作學問、從政一樣也有類似的情況。要讓健全人格成就事業,同時在做事業的過程中不斷使自己的人格完善。

再說一個人,李嘉誠,他是我非常敬重的一個人。他創業初期的時候,資金非常少。他早期做的是塑料花生意,開始的時候,有一個外商要大量訂貨,需要有富商作擔保,李嘉誠跑了幾天,也沒找到擔保人,於是他以實相告。那個外商看他這麼誠實,決定不必擔保就和他簽約。但李嘉誠講:“雖然先生你這麼信任我,但我還是不能和你簽約,因為我的資金真的有限。”外商聽完後不僅和李嘉誠簽了約還預付了貸款,幫他解決了流動資金的問題。所以這一筆生意為他奠定了後來發展的基礎。李嘉誠的成就不是靠忽悠別人,而是靠真誠,這是人格的力量。

另外,我覺得人格養成很重要的一方面在獨處中練就。大凡優秀的人都善於獨處。一方面同學們要善於與人相處,人是社會中的人,不可能不和人來往。我們要善於與人相處、與人協同、與人合作,但是每個人畢竟都有獨處的時候,是否善於獨處也很大程度上體現了一個人的素質。或者說你獨處的時候可以干什麼?當然獨處的時候我們可以干很多事,比如說讀一點書,這是很好的習慣。但是獨處的時候,練就自己的人格更重要。孔子雲:吾日三省吾身。反省自己的時候,總是在獨處的時候。曼德拉說:盡管我是一個喜愛社交的人,但我更喜歡孤獨,我希望自己左右自己,自己做計劃思考。還有四書五經中的“慎獨”一說,大學里說“小人閑居為不善,無所不至,見君子而厭然揜其不善而著其善”。意思是別人看不見的時候,有的人會做一些不好的事,而在人前則會隱藏他們不好的一面,這某種意義上是人性使然,但絕非君子所為。真正的君子在獨處的時候更要審視自己的人格。中庸里頭有段話講得很好,“是故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懼乎其所不聞,莫見乎隱,莫顯乎微,故君子慎其獨也。”就是告誡人們,別人看不到,聽不到的時候,我們做事情都要謹慎、講道德,所以獨處的時候是考驗自己道德的時候。另外呢,獨處的時候,仔細思索更容易有自知之明。仔細想想,你會發現只有獨處時才能夠更好地認識自己。認識別人不難,難的是認識自己。曼德拉是有自知之明的,他後來當了兩年時間總統,就辭去了非國大的主席,舉薦姆貝基擔任總統。這在當時是令整個國際社會感到震驚的一件事。真有自知之明啊!

我認為人格應在現代科技發展中升華。為什麼講人格會扯到科技發展中呢?我想還是有關系的。比方說,能源環境與人的生存關系,生態倫理也是現代人格中間的一部分。你雖然對霧霾沒有什麼辦法,但是不等於說我們在生態倫理方面一點事都不能做。其實每一個同學都可以做一點點事情,我舉例子,比方說:水,盡量節約一點;電,盡量節約一點;紙張,盡量節約一點。這都有關系。我們想想,生態倫理應該成為每個公民人格中的一部分。哪怕在賓館中,我離開房間時一定會注意關燈,這是很小的事情。我不關燈不會多收我一分錢,關燈不會獎勵我一分錢,但我絕不會因為得不到獎勵就不關燈,我覺得這總有一點好處。我們都是普通人,做不了大事,小事還是可以做很多的。

還有科技中的以人為本,這方面東西太多了。我提到過比爾·蓋茨搞的微軟“創新杯”,就是資助世界大學生的科技創新活動。他強調大學生要關注人類社會發展中的重大問題,很多主題都是以人為本,他就把以人為本和科技創新活動聯系起來了。所以我覺得比爾·蓋茨這樣做也是現代人格的很好體現。

再一個呢,我希望大家關注一個問題,就是要對科技發展中的某些問題進行人文拷問。我最近在中國科學報上面看到一篇文章,一位叫俞強的先生寫的,在2013年12月16日的《中國科學報》上,兩個月前讀到的。他講怎樣把“智基因”和“勇基因”放在一個人身上讓他成為智勇雙全的人。生物學上有一個現象叫基因連鎖,就是“智基因”和“勇基因”同在一個染色體上,並且很靠近,在精卵細胞分裂的時候,智勇兩基因會同時存在於一條染色體上,並傳給下一代。當人類對智勇基因很清楚,知道怎麼把智勇基因放到一起,世界上智勇雙全的人就多了,到那時,每一個國家的領袖都是哲學家加政治家。“英特納雄耐爾”就一定會實現,世界和諧的理想國就一定會實現。這,就是文化生物學的社會學意義。我不知道大家聽到這個有什麼感覺,我認為這似乎不是人類所需要的。當然我不懂生物學,但我相信,即使他講的基因連鎖在技術上都是可以實現的,但我顯然不相信到那個時候“英特納雄耐爾”就一定會實現,世界和諧的理想國就一定會實現。有這個可能嗎?不可能的。所以說,我覺得對科技發展,尤其是生命科學發展,還包括人工智能等等之類的,就有很多東西值得我們進行人文拷問的。前面提到我們要懂得人的意義、活著的意義,那我問一個問題,某些科學家所描繪的世界是值得我們生存的嗎?比如說女人不生孩子的世界,智勇基因什麼的,同時還有理想國等等,我覺得那本身就是違反自然的。我們某些科學發展,它的意義到底何在?在這個世界上,我們講人的意義、生存意義,生存在這樣的世界上是不是有意義的?

當然人格的養成,還有一個很重要的事情就是和別人的關系,我們要養成自己的現代人格,也要在與別人的關系中練就我們自己的人格。這個我今天就不講了,下一次有機會再給你們講“我與你”。

本文摘自《喻園心語》(愛思想網站 2015-04-20)

Views: 1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