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海東:政治的虛擬與虛擬的政治(下)

在政治網絡化的過程中,盡管出現混亂、違法與違德的政治行為,引發出新的國際政治爭端,但是虛擬空間政治學對實在政治的超越也是曠古未有的。這個賽博空間所提供的便利與快捷也是空前的,只要“在線上”便能夠迅速互通信息有無,因而政治信息的傳播異常快捷而便利。權力的絕對性在這個虛擬空間中被相對化,絕對控制無法施行,公民不服從權得到維護。那種“同一性”思維被打破,專制與獨裁的觀念被消解,取而代之的是自由和多元的觀念。就連“統一性”思維也被合作共贏思維替換。在這個空間裏平等與差異、自由與責任、相似與多元、合作與共贏,寬容與真誠等各種優良的政治觀念齊聚一室,有利於實現政治正義的價值追求。 

這不是一個政治烏托邦式的幻想。而是一座正在建構的政治大廈——這裏沒有種族、民族、語言、國家和身份歧視、沒有絕對權力化的統治、沒有統一的政治要求與管理、沒有敵友之分、更沒有損敵扶友的陰謀……這裏是陽光普照之地,公開透明、制度文明和契約精神牢不可破、法權永遠在人權之上……這裏擁有承擔責任的自由、包容多元、尊重差異……這裏人人皆能夠實踐自己的政治權利,直接民主選舉、直接參政議政、直接表達政治訴求。這正如羅蒂對新政治運動後果所作的描述——“在一個公正的全球社會裏,不僅所有的孩子都擁有大致平等的機會,而且女孩和男孩具有相同種類的機會。在那樣的社會裏,沒有人將會計較你所愛的人的性別,沒有人將會計較你的膚色的深淺。在那樣的社會裏,人民不會因為想要把自己首先看作斯巴克人、黑人、女人,然後把自己看作其所在國的公民或者全球合作聯邦的公民而遇到任何麻煩。因為那個聯邦制度是按照約翰·斯圖亞特·穆勒的格言進行管理的:只要它不妨礙別人去做同樣的事情,每一個人都可以做他想做的任何事情”。[16] 

如果我們能夠擺脫一貫政治保守主義和性惡論的先見,全面深入地審視虛擬空間政治學,那麽就會發現它不只是一種政治烏托邦藍圖。它能夠超越一切實在政治,打破實在政治的諸種藩籬,空前地實現偉大政治學家們的設想。羅蒂的描述就會成為現實,人類因此而進入希望的政治時代。虛擬政治學還是一種希望的政治學,是一種人類可以欲求的理想政治模式。 

載於《雲南行政學院學報》2016年第1期。

 

 [①]Elluel J:《The technological system》,New York:Continuum,1980, P38-39.

 [②]王海東:《道德的虛擬與虛擬的道德》載於《學術探索》2014年,第6期。

 [③]現今網站、博客、微博、微信、論壇和QQ等各種網絡平台都成為網民參政議政的工具和陣地。各國政府也逐漸開啟了網絡政府工程的建設。如2008年6月,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同志在人民網上開通了“網絡民意直通車”,中國網民能夠在網絡上與國家主席進行“在線交流”。2009年2月,溫家寶總理在與網民進行“在線交流”時指出,利用現代網絡與群眾交流是一種很好的溝通方式。2012年美國總統競選時,互聯網被引入競選活動,成為新亮點,被稱為“奧巴馬模式”,從而被各色政治人廣泛覆制使用。政治的虛擬化趨勢已成為時代的潮流。

 [④]筆者為區分網絡時代的政治與前網絡時代的政治,故而稱前網絡時代的政治為“實在界政治”或簡稱“實在政治”。其特征在於人們的政治生活皆是在實在的時空之中開展的,能被感官直覺到。而網絡時代的政治,則具有虛擬化、數字化和符號化的特征,不為時空所限制,也不受感官的支配,超越了實在界政治的各種制約性條件,能夠隨時隨地且較為個性化地開展。於是與“實在政治”對應的便是“實在政治學”,網絡時代的政治學就是“虛擬政治學”。

 [⑤][美]大衛·哈維:《希望的空間》,胡大平譯,南京:南京大學出版社,2008年,第98頁。

 [⑥][古希臘]柏拉圖:《理想國》,王曉朝譯,北京: 人民出版社,2003年,第132頁。

 [⑦]之所以稱“網絡虛擬社區”為“熟悉的陌生人社區”是因為許多網民盡管在網上經過長時間的商談、妥協之後形成了政治共識,但是卻不知對方是何許人,幾乎沒有感官印象。這樣的社區大多數人都不相識,互為陌生人。

 [⑧]“虛擬國家”是國家在網絡空間中的形態。美國學者羅斯克蘭斯(Rosecrance)在《虛擬國家的崛起:即將到來世紀中的財富和權力》一書中集中探討國家的虛擬形態。他指出“虛擬國家”實質在於國家積聚思想權力,並把思想轉化為全球影響來源的能力。可參閱朱德米:《網絡政治學:虛擬和真實》,《國外社會科學》,2001年第1期。

 [⑨]網絡政治中的矛盾主要有:網絡空間裏的權力之爭,即技術精英和個人之間,還有政治家和技術專家之間的權力爭奪。網絡空間的公私之爭,即網絡是私域還是公域之爭。網絡中的政治治理問題,如何實現良好的秩序化而又不影響公民的正當權利?海量的信息傳播與其真實可信性之間如何實現正向關系?政府主動介入網絡是否會影響網絡民主的良性發展?隨著政治虛擬化的推進,是否會進一步虛擬國家、主權、主權和政黨?

 [⑩][美]伯爾曼:《法律與宗教》,梁治平譯,北京: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2010年,第43頁。

 [11]已有學者對網絡政治研究進行了綜述性研究,本文就不再重覆政治虛擬化所取得成績和相關研究成果。可參閱臧雷振:《網絡政治學: 開啟政治 2.0時代的新議題》,《政治學研究》,2014年第1期。宋迎法,李翔:《中國網絡政治研究綜述》,《重慶工學院學報(社會科學)》,2009年第10期。吳海金,吳思珺:《網絡政治、網絡政治學與網絡政治學研究》,《湖北大學成人教育學院學報》,2009年第2期。

 [12]Choucri,Nazil:《Introduction:Cyberpolitics in the International Relations》,《International Political Science Review》,2000,21(3):244.

 [13][美]馬克·斯勞卡:《大沖突:賽博空間和高科技對現實的威脅》,黃錇堅譯,南昌:江西教育出版社,1999年,第152頁。

 [14]李斌:《網絡政治的政治學分析》載於《社會主義研究》2003年,第3期。

 [15]劉文富:《網絡政治——網絡社會與國家治理》,北京:商務印書館,2002年,第306-310頁。

 [16][美]羅蒂:《後形而上學希望》,張國清譯,上海:上海譯文出版社,2003年,第361-362頁。(愛思想網站 2016-04-20 )

Views: 3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