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海東:政治的虛擬與虛擬的政治(上)

——虛擬空間政治學探析


摘要:在網絡時代裏,實在政治遭遇前所未有的挑戰,一方面在政治虛擬化的過程中出現許多不可預測的問題和政治難題;另一方面虛擬空間中的政治問題也極為覆雜且棘手。而虛擬空間政治學正是這一時代巨變的產物,其目的在於應對政治網絡化和網絡政治問題。因其超越傳統政治的民族國家和敵友之分,並正在實現自由、平等、正義、寬容、差異、非權威統治和直接民主等諸多積極的政治價值而被看成是可欲求的政治理想。故而虛擬空間政治學是一種希望的政治學。
 


時至今日,我們的觀念、行為與生活方式無不深受網絡的影響。全球已經有20多億人的生活與互聯網密切相關,這些人成為名符其實的“網民”。稱“當下”為“網絡時代”,已經是一種常識了。如此空前迅猛而又徹底改變世界的互聯網,為人類社會的發展做出了難以估量的貢獻,然而同時也帶來了新的危機與問題。就其對政治生活的影響而言,一則是虛擬空間使得原來實在界的政治虛擬化,帶來了新的機遇,但也產生了不少問題;二則是虛擬空間中的政治超越了實在界政治的許多局限性,為人們的政治行為、政治管理和政治發展等諸多方面都註入了新的活力與生機。可以說這種虛擬空間政治學為人類政治的發展提供了新思路,是一種希望的政治學。

 

 一、網絡時代政治的虛擬化與問題

 

 在人類發展史上,從未有任何技術能夠像計算機互聯網技術這樣迅速而全面地改變整個人類的生活方式。可以說這是一個由科學技術與其產品構建社會秩序和價值觀念的時代,“個人習慣、理解、自我概念、時空概念、社會關系、道德和政治界面都被強有力地重構。”[①]技術不再僅僅充當著工具,已經融入了人的世界,參與建構人類的世界觀,而今不僅改變並主動塑造著人類。技術的發展已經超出了人類對其的設定,這也是人類需要警惕的——以免在追求高新技術的過程中迷失自我,被技術異化。被稱為“第三次浪潮”的“信息革命”,以計算機互聯網為技術核心的信息化、數字化和虛擬化的網絡革命,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向全世界撲來,[②]浸入人們的生活。 

 互聯網技術正在重構人類的生活世界,不論是行為習慣,還是觀念圖志,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在這個虛擬化的空間之中,一切都被數字化、符號化和虛擬化。人們的政治生活也毫不例外,正處於虛擬化[③]的過程之中。與前網絡時代的政治相比,當前的政治和政治學有一個最為顯著的表征——政治生活與觀念都在被虛擬化。政治人、政治空間、政治關系、政治權力、政治治理和政治行為都被互聯網技術引入一個新的領域,對實在界的政治[④]帶來了巨大的挑戰與發展契機。 

 以往實在界的政治,其主體被稱為政治人,盡管被假設為“人是天生的政治動物”——具有社會性和協調利益的能力,並追求友善合作,社會至善與和諧共贏的理想。但是卻從未忽視其“身體”——人天生的或生物學遺傳的品質是不可能被“取消的”。[⑤]因而政治人還指真實的個人,包括政治共同體中的公民、行政人員、政治領袖與政治家。與此相連的就有了性別、種族、心理、民族和身份等政治問題。這也是實在界政治中民族國家認同的重要因素。是實在界政治共同體建構的主要基石。而在網絡空間中,政治主體是不可見的數字和符號。因此他們擁有了神奇的“法寶”——“魔戒”:“有一個人得到一枚金戒指,獲得了隱身的魔力,於是他設法謀得一個職位,接近國王,勾結王後殺掉了國王,奪取了王位。”[⑥]這就是互聯網的奇妙之處,猶如“魔戒”助“網民”遂己之願變成“隱身人”,自由往來於虛擬世界各處,不受空間的束縛。如此一來,“政治人”成為“隱身人”後,不易被察覺,身份難以識別,只是數字或代碼,因而就變成了無責的主體——不需對自己的行為後果負任何責任。那麽其後果就難以預料,一則會使得網絡政治輿論更為自由、平等、真實,能夠促進公民的政治參與度;另外亦會因為無責導致隨意性、惡搞性和破壞性的違德違法之政治行為泛濫,使得網絡輿論和監督失去應有的信任度。而網絡政治的信任度便是這種虛擬政治中正義的核心。一旦失去信任,網絡政治將陷入混亂而無法伸張正義。這樣的事例在政治虛擬化的初期層出不窮,已經成為虛擬政治反對派最為重要的證據之一。 

 實在界的政治活動有大致明晰而確定的地理空間之分。在民族國家時代裏,地域是政治共同體的基本載體,這是實在的空間政治學。不論是政治地理學,還是地緣政治學都是以政治化的地域——“領土”作為理論的重要基點。而網絡政治學則沒有這樣的基點,互聯網使得實在的地域不再重要。它構建出一個新的空間,即“賽博空間”(Cyberspace)。這是一個無限大的“虛擬社區”,能夠同時容納一切人,沒有異己,人人都享有基本的權利,可以自由言論,對政治發表一己之見。這是一個“熟悉的陌生人社區”,[⑦]各種族、民族、語言、身份、性別和階層的人集聚一堂,表達各自的政治意見,通過網絡商談,妥協後,能夠達成超越某一共同體的政治共識。人們不再受地域的限制而無法實現自己的政治權利。通過互聯網人們能夠直接言明自己的政治觀念,施行自己的政治行為。地域、交通工具與交通費等問題被互聯網技術徹底解決,這也許表明人類從此進入一個無疆域或者是超越傳統領土之分的時代。 

 由於政治空間的虛擬化所引發的新問題,就產生了新的疆域觀。在一些國際政治學者看來,信息成為今後國際政治競爭的核心因素。除了傳統的海陸空疆域之爭外,還有新的疆域之爭,那就是信息疆域之爭。將會產生新的戰爭,那就是信息戰爭。對信息技術和信息的占有度與控制度,成為決定未來國際競爭成敗的重要因素之一,有時還起著決定性的作用。國家或政治共同體也被虛擬化。[⑧]這對於奉行政治保守主義的人來說,無疑是一場令人恐懼的災難。 

 此外,由於網絡治理和監督的滯後性與制度缺失所帶的政治難題亦十分突出。不少矛盾糾纏難解。[⑨]海量的政治信息卻又缺乏科學實證性,進而導致低水準的政治參與度和政治鬧劇。政治對手利用網絡打擊報覆競爭者、網絡意見領袖非正義地引導網絡政治輿論、國際間的網絡政治滲透與控制等許多新型政治問題紛至沓來。使得這種希望政治學難成燎原之勢,反倒有夭折之危。

 

 二、虛擬政治對實在政治的超越

 

 當我們在檢查互聯網給原來的生活世界所帶來的問題時,也須對其正能量進行審視。不論是困境,還是希望,都不過是新舊時代更替所產生的問題。我們既不能因循守舊,只追究其帶來的困難,而否定之;也不能厚今薄古,光顧著欣喜其所創造的輝煌,而強邀之。虛擬政治雖然不同於實在政治,但是虛擬政治並沒有完全獨立於實在政治。 

 事實上,就當前狀況而言虛擬政治無法與實在政治分庭抗禮。前者不過是後者的“延異”。二者還有許多相似性。通過對二者的相似性和差異性的分析,我們既能夠看清二者的關聯,又能夠明白虛擬政治的超越性。 

首先,作為生活的政治,其主體依然是政治人。網絡政治人雖然被數字化,但是其政治觀念的源頭還是來自鮮活的個體。但是無責或少責的網絡政治人,則能夠更加真誠地表達自己的政治意見。同時數字化的主體,更為自由平等。這樣的政治人沒有身份地位的歧視、沒有性別歧視、沒有種族民族的優劣之分、沒有政治共同體強弱之別,能夠前所未有地切近最美好的自由與平等。眾人所持有的共識就是:期待減少痛苦,增進幸福。在不妨礙他者自由地做自己的事情的前提下,自由地做自己的事情。這是實在政治千百年來都難以實現的政治理想。 

Views: 2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