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群·他從微動物身上獲取靈感

2015年4月23日世界讀書日當晚,“2014中國好書”盛典活動在央視一套和科教頻道同時播出,在入選的30種書目中,科普生活類3本書中的一本就是朱贏椿的《蟲子旁》,這是江蘇作家中唯一的一本入選書。


這30種圖書由中國圖書評論學會和央視科教頻道牽頭,從今年年初開始啟動,在2014年出版的各類新書中,經過專家反覆評審論證,並通過人民網、光明網、央視網進行讀者投票最終推選出來的好書。這些“好書”包括主題出版、社會科學、文學藝術、科普生活、少兒、引進版六大類別和兩種年度榮譽圖書。抱著好奇心,記者敲開了朱贏椿“書衣坊”工作室的門……



兒時沒有玩具的他與微動物交上了朋友


少時看的第一本書竟是《怎樣栽桑養蠶》。


朱贏椿出生在蘇北淮陰農村,他的家庭成員與藝術或者圖書沒有任何關系。但是,朱家怎麽就出了這麽一位與書香文化相關的人才呢?朱贏椿告訴記者:“我,也許就是天生該幹這行的”。


事實證明,兒時的朱贏椿在冥冥之中就與書香文化結緣。周圍人都在面朝黃土背朝天的種田,家中大人忙於生計,無暇管他,更沒人想到要去買一本什麽書或者圖畫給這個孩子看。哎!沒人管,就自己管自己;沒有玩具,就把大自然當起了玩具。他擡頭觀望天上白雲、藍天,白雲在藍天的映襯下似乎幻化成了老虎、獅子、狗,城市裏的孩子哪有這等福分!頭擡酸了,低頭註視地上螞蟻、蝸牛,螞蟻、蝸牛給他演示了一個微動物的世界。五六歲的他,大自然五顏六色的美麗景象,喚起了他描摹世界的夢想,居然自制起了顏料。朱贏椿說:“紅色有紅墨水,藍色有藍墨水,都好辦。但是黃色和綠色怎麽辦呢?田裏有的是油菜花,搗爛擠汁,就成了黃色;把青青的麥苗搗爛成汁,就是碧綠的綠色”。


上學前,他想要看書,可家中哪有書呀?朱贏椿想到了經常去城裏的堂姐。有一天大清早,朱贏椿將幾毛錢塞給堂姐,千叮呤萬囑咐一定要堂姐買一本有字也有圖畫的書。堂姐為他買來了一本有字也有圖畫的《怎樣栽桑養蠶》。這本跟藝術與文學八竿子打不著的書,裏面花花綠綠的漂亮插圖卻至今仍深深留存在他的記憶之中。他臨摹了這些畫,把它們鄭重地貼到自家的墻上。這也許為他後來報考南京師範大學美術系種下了一顆種子。


其後,上小學、中學,都是在蘇北淮陰的農村學校,師資力量有限,但朱贏椿語文很好,作文在班上經常是第一名。朱贏椿告訴記者,上學後,他看到了葉永烈的《小靈通漫遊未來》,裏面各種奇思妙想給渴求知識的自己以莫大的滿足。


中學畢業後,朱贏椿報考了南京師範大學。他想大學畢業後當一名老師,因為在他的心目中,老師教書育人,是很神聖的一項職業。



美術系學國畫出版社裏當美編

成立書衣坊寫書做書成績斐然

在南京師範大學,朱贏椿學的是國畫,畢業後做個美術老師,或者當個畫家不成問題,可他偏偏做了個南京師範大學出版社的美編。


沒辦法,因為愛書成癖,朱贏椿選擇了與書為伍的生活;因為追求完美,朱贏椿有了親手設計書衣的想法。他說:“士為知己者死,書為閱己者容。我們期待每一本書都美麗,每一位愛書人都能遇到知己。”為了實現這樣一個理想,朱贏椿在出版社的支持下創辦了一家屬於自己的、專門為書“量體裁衣”的“書衣坊”。


當記者在南師大校園尋訪這座“書衣坊”時,一座古色古香的院落映入記者眼簾。門頭是徽文化建築樣式,上書“書衣坊”三字;徽文化建築的報鼓石,一色的江南淡墨暈染。坊外竹籬笆院子的一角,矗立著一個寫著大大的“慢”字的招牌,猶如馬路邊提示過路人車的醒目招牌一樣。“書衣坊”主人在提醒過往者,緩行慢步,留心腳下的螞蟻、蝸牛,勿要傷害到它們。


坊內為現代與古色交相融匯的布置,一物、一景,皆與大自然相親近。灑滿陽光的天井,生動而溫馨,要不是一間主人獲獎書籍、證書與會客兼容的房間,和另一間書籍裝幀設計工作室的存在,你一定不會想到這裏是一座正在上演或者不斷上演著的十月懷胎、一朝分娩的生產書衣“胎兒”的“產房”。


朱贏椿告訴記者,一本書的出版流程看起來簡單,其實蘊涵著許多出版人共同的智慧;同時,也凝聚著大家對每一本書細節的完美所孜孜以求的創意和心結。實際上,一本書,除了讓人閱讀之外,也是供人把玩的。在愛書人的詞典裏,藏書也具有“玩書”的涵義,這些人對於書的愛戀,已經遠遠超越了書的內容本身,延伸到了書的形體與裝幀。這就使得書衣裝幀具有一種獨立的價值。


朱贏椿就是把書衣當做一種獨立的藝術形式去追求的。他設計一本書的時間從一年幾本書到現在的一年一本書,可以想見朱贏椿做事的完美程度。他喜歡那種拿在手中柔軟、質樸可親的書籍,他設計的書衣不是一種華麗的擺設,是與書的內容相得益彰,而且能夠真切表達他精神世界的另一種訴求。他經常與所設計書籍的作者見面,目的是能更好地了解作者寫這本書的真實意圖,設計出最佳裝幀。


稱朱贏椿是書籍裝幀設計家是沒有問題的。因為南京書衣坊工作室設計總監、全國新聞出版行業第三批領軍人才、第三屆中國出版政府獎優秀編輯、江蘇省首批新聞出版領軍人才、江蘇省版協裝幀藝術委員會主任這些光環早已使他功成名就。朱贏椿所設計和任美術編輯的圖書近2000本,其中獲國內外裝幀設計獎圖書就近100本之多。其獲獎作品不僅在國內同行中居領先地位,還曾連續兩次在業內獲得國際最高獎,並於2010年獲得中國出版政府獎。個人書籍設計作品還曾在德國、韓國、中國台灣等國家和地區巡回展出,一時間,使得國際社會開始關注中國這位圖書裝幀設計新星。


讓我們略微瀏覽一下朱贏椿的書籍裝幀設計世界吧。朱贏椿自2004年開始自主策劃選題和創作圖書以後,所策劃的書籍均以獨特的裝幀設計個性和內容的完美結合引起世人的廣泛關注。其中《不裁》獲得2007年中國最美的書和世界最美的書,朱贏椿參與創作並設計的圖書《蟻囈》被評為2007年中國最美的書,和2008年世界最美圖書特別獎,同時被韓國、德國等國家購買版權。2011年創作並出版繪本《蝸牛慢吞吞》和先鋒實驗文本《設計詩》,兩者數次加印並輸出國外版權,《蝸牛慢吞吞》一書入選2012年中國最美的書。2013年創作的概念攝影集《空度》被評為2013年中國最美的書。

朱贏椿作為中國版協裝幀藝術委員會會員、中國大學版協裝幀藝術委員會理事,曾數次組織和參與了國內外各類專業交流活動,並於2007年和2008年兩次代表中國參加在德國萊比錫舉辦的“世界最美的書”頒獎典禮;2007年組織並參與了在南京舉辦的“中國當代書籍設計家四十人展”,2009年擔任“第七屆全國書籍設計展”評委、“靳埭強設計展”初評評委,2010年和2011年連續兩年擔任“中國最美的書”評委。多年來持續策劃各類書籍展覽,如“德國最美的書”和“華東書籍設計雙年展”等。

2008年,朱贏椿赴韓國參加一個關於書香文化的講座。四五天的時間裏,上午講座,下午交流,他講座的題目是《紙有情書有靈》。韓國的年輕人很愛聽,交流時也十分踴躍,特別是對朱贏椿親手寫作、親自裝幀設計的上述幾本關於微動物的書喜愛有加、情有獨鐘。


在此期間,海內外的報刊以及電視台,如中國國家設計期刊《藝術與設計》、日本設計雜志《IDEA》、德國《法蘭克福匯報》、中國香港《大公報》、美國《華爾街日報》、《CHINA DAILY》等媒體均刊登了朱贏椿個人和作品的詳細報道,並數度接受中央電視台、鳳凰衛視、東方衛視、台灣中天等電視台的個人專訪,可謂轟動一時。


蟲兒蟲兒慢慢行

我寫書來為汝吟

可是內秀的朱贏椿骨子裏還有一個作家的夢,這是一個與生俱來的作家夢。因為在生態環境良好的南京師範大學校園裏生活著一群一群微動物,別人也許不知道這些微動物的存在,但從小就與這些微動物打交道的朱贏椿知道它們的存在,知道它們這個世界的豐富微妙不亞於人類。於是,他決定寫它們,把這個微動物世界告知高高在上的人類,它們有它們的世界,它們是人類的朋友,請大家愛護它們,不要一不小心傷害到它們。


為了觀察微動物,朱贏椿曾花費七天時間去追蹤螞蟻。他看螞蟻是如何搬家的,是怎樣打架的,然後記成日記。諸如蜘蛛結網、蚜蟲啃過的葉子,朱贏椿也很關註,因為,微動物們的這一切對他而言都是一扇門。打開他無窮的想象力,讓他發現生活中更多值得珍惜的東西。他還曾在下雪天攜帶著從醫學院實驗室借來的一白一黑兩只小老鼠走向茫茫雪野。他不但用眼觀察,還用照相機記錄了小老鼠們的故事。最後他把觀察日記整理出來,又把那些流動的圖像轉化成為靜止的書。這時的朱贏椿與兒時鄉村裏長大的朱贏椿對接了,解開了他自幼對自然和小動物的一段特殊情結。


《蟲子旁》是朱贏椿通過長期對小昆蟲的觀察、拍下照片,並記成日記後,再把觀察日記整理成文字和攝影作品,一起用書的形式來展現微觀世界裏的傳奇故事。所以這本書副標題是《觀蟲日志》。朱贏椿在這本書的環襯前後寫著:“在你忽略的地方,還有一個精彩的世界”;“蟲子的世界就像是一面鏡子,常常照見了我和我自己的生活。當我趴在地上看蟲的時候,在頭頂上,是否還有另一個更高級的生命,就像我看蟲一樣,在悲憫地看著我。”朱贏椿的理念和記者的心靈十分相通,所以記者的采訪就變成了推心置腹的交流。


朱贏椿說,蟲子世界很小,小得足夠被我們忽略、遺忘,但跟我們一樣,蟲子也有著日常的喜怒憂愁甚至驚心動魄的生活。你看,“地面已經被無數只螞蟻搜尋了無數次,哪裏還有可以吃的東西。尺蠖正在竹枝上打盹,突然發現螞蟻爬上了竹枝,嚇得屏住呼吸,一動不動”。他寫道:“夕陽下,在書坊北草園與南大樓的石板路邊,一群黑壓壓的螞蟻混戰在一起。場面混亂到已經很難分辨出到底有幾種螞蟻。它們互相撕咬,瘋狂肢解,瞬間屍橫遍野。”


接著看,“千足蟲被卡在石板縫隙中間,有氣無力,退不回,進不得,此刻縱使有一千條腿也派不上用場。寄生蠅飛了過來,千足蟲還在努力掙紮呢,寄生蠅前後左右仔細端詳著這只痛苦的千足蟲,似乎想找個合適的部位把它的卵刺進千足蟲的體內,將來它孩子一出生就不會挨餓了。螞蟻則在旁一言不發,思忖著要不要喊一些同伴來圍觀”。


有趣的是,如果我們用手機掃描一下《蟲子旁》這本書封底“掃描聽蟲鳴”處,您還可以真的聽到朱贏椿為讀者所錄下的蟲鳴呢,這就是這本書的特殊之處。


朱贏椿感嘆,在蟲子的世界,一個水窪就是一片海洋,一片葉子就是一頂陽傘,一朵花就是一座島嶼,一粒米便值得它們相互殘殺,而一塊路邊的石板就可以成為一個它們屍橫遍野的戰場。可是它們仍然從容認真地奮鬥,生生不息地繁衍,這就是蟲子的世界。


我們不說大環境汙染對蟲子們的傷害,霧霾對蟲子們的影響有多大,只說我們人類在不經意間卻傷害了他們,因為不常見,覺得臆怪,一巴掌將它拍死;因為怕它臟、有毒,一腳將它輾死;或者怕被它蜇咬,無端地將它弄死。但願我們人類看了朱贏椿的這本書後,也能抽空或者帶著孩子,利用某個周末俯下高貴身軀,在您居住的大樓下面的空地上,或者街旁人們平時根本未加註意的地方,試著觀察一下蟲子們的世界吧。沒準,蟲子們的今天,或許就是人類的明日。記者猜想,這或許是這本書帶給大家的啟示之一吧。


這時,我的思緒仿佛又回到了4月23日中央電視台“2014中國好書”頒獎典禮上。在一片“唧唧”的蟲兒鳴叫聲中,略顯靦腆的朱贏椿緩緩步入大廳,講述著自己寫《蟲子旁》這本書時的初衷。此時,熒屏的畫面上出現了朱贏椿在南京師範大學《書衣坊》畔高高矗立的“慢”字招牌。這個招牌一時在我眼前放大放大,一直映滿了我的腦海。

Views: 1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