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友富:“一帶一路”要做好跨文化傳播和溝通

韓曉蓉·對話上外博導吳友富:“一帶一路”要做好跨文化傳播和溝通

“中國的大國形象隨著‘一帶一路’構想的推出,贏得了世界的矚目,但是中國企業要走出去,比傳播更重要的是溝通。”公共關系戰略研究專家、上海外國語大學吳友富教授如是說。

吳友富教授畢業於上海外國語大學,歷任上海外國語大學英語系總支書記、校長助理、校黨委副書記、副校長、黨委書記。作為公共關系和戰略研究專家,其領銜的團隊經過了三年多的努力,精心研究的2012年上海市社會哲學科學規劃課題、2012年度上海市教委科研創新項目成果——《全球化背景下中國企業海外經營的國際環境比較研究》一書已於近日正式出版,書中有關於中國“走出去”戰略的深層次思考,前瞻性地和“一帶一路”的戰略構想無縫銜接,這是已出版了多部專著的吳友富教授繼《中國國家形象的塑造和傳播》之後的又一部受到多方關註的力作,吳友富教授還計劃推出更多的系列研究叢書,“‘一帶一路’沿線有60多個國家、40多種語言,無論是理解度還是認識度,都需要我們進行深入地研究,希望通過我們的研究,能夠對‘一帶一路’戰略的推進,對中國的企業走出去提供有價值的參考。”吳友富教授說。

近日,“第四屆跨文化管理國際學術研討會暨首屆中國企業文化年會”在上海外國語大學召開。本次會議由上海外國語大學主辦,上外國際工商管理學院承辦。會議的主題是:區域國別管理與跨文化管理。在此次會議上,吳友富教授關於“‘一帶一路’給國家、企業、教育帶來的發展新空間”的主旨演講贏得了滿堂喝彩。

隨著中國“走出去”戰略的日益深化,特別是從2014年以來“一帶一路”戰略構想的全面推進,中國企業走出國門、開展跨國經營已成為中國經濟發展的新常態,然而,中國一些企業在“走出去”的過程中,由於缺乏縝密的戰略思考、全面的戰略掌握、有效的戰略溝通,往往導致“折戟沈沙”、無功而返。

“一帶一路”戰略構想要取得成功,文化差異是必須破除的瓶頸。如何進行跨文化的溝通和交流,澎湃新聞記者和吳友富教授進行了對話。

【對話吳友富】

跨文化溝通需要破除思維定式,否則很容易南桔北枳

澎湃新聞:中國企業海外並購之路並不順暢,在您的書中提到:2005年的中海油並購美國優尼科、2009年中鋁收購澳大利亞礦業巨頭力拓,是出師不利就並購失敗的典型案例,據麥肯錫的統計數據顯示,過去20年內,全球大型企業兼並案中,真正取得預期效果的比例不到50%,中國企業67%的海外並購並不成功。原因在哪裏?

吳友富:根源還是出在傳播與溝通上,我們沒有告訴美國人民、澳大利亞人民和全球其他國家的人民,今天我們中國的國有企業和三十年多前的國有企業不一樣了,國外對我們中國企業的了解很多還停留在三十多年前的層面。中國企業的海外並購很多失敗有些是政治原因,有些可能最大的瓶頸是文化差異。


我們認為走出去主要是傳播,傳播越強越好,但是,溝通的目的是“通”,傳播的目的是“達”,習近平主席提到的“一帶一路”的“民心相通”才應該是主要的追求目標,有些企業走出去成效不大,有時候放大了政治因素,卻沒有意識到更重要的影響是文化原因。


奧巴馬到日本訪問,向天皇鞠躬,在美國國內也引發了很大的爭議,但如果從國際傳播和溝通的角度,奧巴馬此舉無疑獲得了一些日本人的好感。


中國企業走出去,要破除思維定式,雖然他們在國內是一流的,但是把國內的一流管理理念運用到國外,很可能是南桔北枳,水土不服,走出去要按需供應。“投其所好”,這個詞原來是貶義詞,但是運用到中國企業走出去的戰略上,應變成了褒義詞,即按對象國的需求,選擇傳播的渠道,選擇對方感興趣的信息,使企業提供的信息能與對象國特定受眾的認知觀念基本一致,否則受眾就會拒絕和放棄接受。


我們還要講究如何創造一個和平發展的宣傳環境,當前中國的對外影視和文學作品的宣傳,應適當圍繞和平發展的主題,少一點渲染宮廷爭鬥主題的作品,一些國家在對外傳播的影視和文學作品,更多時候宣傳國家的文化和國家的意識形態,我們應該有一大批代表中國歷史閃光點的文學作品。


澎湃新聞:您覺得中國企業“走出去”的過程中需要註意哪些方面?


吳友富:在運用公共關系戰略走出去的過程中,中國企業需要注意五個問題:一是價值認同,二是人才使用,三是社會責任、四是全面整合、五是危機管理。


中國向周邊國家釋放善意,必須考慮文化的沈沒成本


澎湃新聞:作為一位專家,如何看待中國“一帶一路”戰略布局的深意?


吳友富:“一帶一路”是中國優秀文化走出去的一個發展的平臺,現在國家一直在強調大力開展文化外交,要進行公共外交。中國優秀文化走出去,“一帶一路”戰略的實施,實際上就是切切實實把中國的優秀文化傳遞出去。我們對美國很了解,對歐洲也了解,但是我們對“一帶一路”沿線的60多個國家,40多種語言,我認為理解度、認識度是不高的。


“一帶一路”是中國文化外交的新平臺,中國既不靠殖民,也不靠霸權,而是要進行和平發展。“一帶一路”我認為就是中國向世界宣誓:中國和平發展的路徑是走得通的,我們可以拓展周邊國家經濟發展的新空間。30年的改革開放,中國有了很大的發展,但是中國的發展必須要帶動周邊國家的發展。“一帶一路”實際上是釋放了中國帶動周邊國家發展的善意。但我們的善意周邊國家是不是理解?因此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傳播中,讓這些國家理解中國的善意,接受中國的善意,這是跨文化戰略溝通的核心。


澎湃新聞:因為文化差異而引發的溝通不暢,您能再舉幾個典型的案例麼?


吳友富:我訪問過非洲一些國家,據了解,我們對非洲一些國家的援建項目采用的是“交鑰匙”工程。從中國的傳統文化理解,“交鑰匙”工程是非常友好的方法,即對方不要管任何事情了,中國出錢出力,最後完成工程,“交鑰匙”就可以了。但有些國家的民眾有怨言,他們認為,你看看中國幫助我們,實際上技術沒有幫助我們發展,勞動力沒有幫助我們發展,資源也是中國的,最終還是封閉的,還是為中國自己。這就充分解釋了我們的善意還需要看人家是不是接受,是不是理解。


從國家層面理解,中國希望通過“一帶一路”讓成果和周邊國家共享,通過跨文化溝通,讓周邊國家理解中國的善意。


從企業層面理解, “一帶一路”同樣給企業帶來了發展新空間,對跨文化溝通也是一個深化,因為企業走出去,成功也好,失敗也好,很多問題都和文化有關系,而且文化是一個沈沒成本,文化溝通失敗是沒有任何回報的。比如印度文化,印度人很善良,但有時候很懶散,契約精神不太強烈。在印度經營就通過契約精神,通過白紙黑字定下來。


再比如尼泊爾勞動成本很低,但是有一個問題,工人的技術以及學習技術的能力很差,需要不斷地教,職工培訓在這些國家是很重要的一個環節。再比如墨西哥,一個星期發一次工資,拿到工資後,工人就出去吃喝玩樂了,而且也不打招呼,錢用完之後再來上班,這種情況在中國是沒有的,但在非洲、在墨西哥、在南美一些國家卻是常態,所以中國企業要走出去,對於當地文化的理解一定要通透,否則很容易失敗。


東方管理學將形成有影響力的輻射圈、人才是根本


澎湃新聞: “一帶一路”對中國而言,可以帶來哪些新的機遇?


吳友富:中國傳統產業的轉型發展,通過 “一帶一路”,無論是政治層面、經濟層面還是戰略層面,都是有幫助的,打通了歐亞通道。一些傳統產業的產能在中國是過剩的,並不代表在其他國家是過剩的,其他國家可能十分需要這個產能,通過“一帶一路”的平臺可以共享,進行很好的產能釋放。


此外,以東方文化為背景,以中國優秀傳統文化與管理哲學思想為核心價值體系的“東方管理學” 越來越受到關註。東方管理學派代表人物包括復旦大學蘇東水教授等,目前在世界管理界已形成了中國特色的管理。東方管理學以儒家文化為核心,加上大中華地區的管理實踐,形成了其獨特的魅力,要進一步發展,通過“一帶一路”,可以更上一個臺階,可以形成中國特色的管理學,並有更大的影響力和輻射力。


澎湃新聞:有一句話叫“21世紀最缺的就是人才”,對於“一帶一路”的戰略而言,人才缺口體現在哪些方面,該如何完善?


吳友富:當前中國企業走出去,資金不缺、市場不缺,最缺的就是跨文化的管理人才,“一帶一路”的戰略對於高校培養跨文化管理人才提出了新的要求。改革開放三十年來,中國十分重視引進人才,所以招商引資、人力資源引進曾是官員的最重要工作之一。這是特定的歷史時代的產物,但今天的社會改變了,特別是“一帶一路”戰略的實施,人才變成了走出去為主。所以,高校要將跨文化國際性人才培養提高到重要的高度,一定要意識到“人才紅利”這個重要的觀念。


我們還需要培養國際溝通和國際傳播人才,要用對方聽得懂的語言進行溝通,要用對方能夠理解的行為進行溝通。


此外,還需要大量培養小語種人才。“一帶一路”國家有40多種語言,就需要培養40多
種小語種的人才,並且還需要培養技術人才和專業翻譯,除了通過中國的高校培養,還可以送出去留學,並發展“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來華留學。(韓曉蓉 2016-03-03 來自 教育家

Views: 4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