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遊蕩 (七)

馬吾列是嚴肅的人,彈琴時臉板得更長。但琴聲卻那麽溫柔。外面下著雨,這琴聲一片一片地長出了白色的羽毛,漸漸張開了翅子……這時馬吾列突然停下來,把琴遞過來說:“你來彈吧!”我接過琴,試著撥弄琴弦,摸清音階後笨拙地彈起“一閃一閃亮晶晶”。大家都無奈地笑。馬吾列向後仰倒,躺在花氈上,大黃貓趕緊走過去偎著他一起躺下。剛才琴聲的翅膀仍空空張開著,渴望飛翔。這樣的一個下雨天,這樣一個華美豐盛、飾以重重花氈和壁毯的房間……

耶喀恰是大地方,在那裏能遇到許多稀奇事。比如我曾遇到一匹馬,屁股長得跟鵪鶉蛋似的。不曉得得了老年斑還是牛皮癬。

還遇到過一個騎摩托車的人,臉上一圈一圈地纏著白布條,只露出眼睛和嘴。還以為受了什麽重傷,一問,才知道家裏沒頭盔。

還有一家小雜貨店,大約生意好,室內的泥地被踩得瓷實又平整。店主便用廢棄的金光閃閃的啤酒瓶蓋細心地鑲嵌在這樣的地面上,還拼出許多漂亮的幾何圖案。這也是一種“裝潢”吧?

從耶喀恰到吾塞的那條山路,我一共走過四次,但到了第四次,還是會迷路。媽媽和斯馬胡力他們覺得很不可思議。我自己也很納悶。好在鼻子底下還有嘴,在路上一旦遇到騎馬人就趕緊問路。而那些人因為有馬,走得比我快,會迅速把我問路的消息傳遞給其他路人。於是乎,往後一路上再遇到騎馬人了,往往還不等我開口,他們就會主動說:“這條路沒錯,一直往下走就到了。”

七月初,正是這一帶的牧人們開始小轉移的季節。高處的人家紛紛往下挪,靠近邊境的氈房開始往回退。但挪動的距離一般都不算遠。我第一次經過這條山谷時,從頭走到尾,空蕩蕩沒有一戶人家。而在最後一次,沿途的每條岔溝的溝口幾乎都紮有氈房。遠遠路過這些人家時,主人若是沒看到我也就罷了,若是看到了,必定會使喚孩子們追上來邀請我過去喝茶,不管認不認識。這是古老的禮俗,不能放走經過自家門前的客人。對此,我雖然感激,但一般都會拒絕,怕天色晚了,走夜路害怕。

但其中一家是我們過去的鄰居,比較熟識,忍不住跟著去了。當時也實在餓了,這家女主人沖的茶額外香美,本來打算多喝幾碗的,但這個女人很無聊,突然說:“聽說你媽媽又結婚了?”大怒,只喝了一碗就走人。

Views: 2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