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舍南洋創作《小坡的生日》(3)

這件寶貝的用處可大多多了:往頭上一裹,裹成上尖下圓,腦後還搭拉著一塊兒,他便是印度了。登時臉上也黑了許多,胸口上也長出一片毛兒,說話的時候,頭兒微微的搖擺,真有印度人的嫵媚勁兒。走路的時候,腿也長出一塊來,一挺一挺的象個細瘦的黑鷺鶿。嘴唇兒也發幹,時常用手指沾水去濕潤一回。

把這件寶貝從頭上撤下來,往腰中一圍,當作裙子,小坡便是馬來人啦。嘴唇撅撅著,蹲在地上,用手抓著理想中的咖唎飯往嘴中送。吃完飯,把母親的胭脂偷來一小塊,把牙和嘴唇全抹紅了,作為是吃檳榔的結果;還一勁兒呸呸的往地上唾,唾出來的要是不十分紅,就特別的用胭脂在地上抹一抹。唾好了,把妹妹找了來,指著地上的紅液說:“仙!這是馬來人家。來,你當男人,你打鼓,我跳舞。”

於是妹妹把空香煙筒兒拿來敲著,小坡光著胖腳,胳臂“軟中硬”的伸著,腰兒左右輕扭,跳起活兒來。跳完了,兩個蹲在一處,又抓食一回理想的咖唎飯,這回還有兩條理想的小乾魚,吃得非常辛辣而痛快。

                                                                               (新加坡小坡福南街往昔)


小坡把寶貝從腰中解下來,請妹妹幫著,費五牛二虎的力氣,把妹妹的幾個最寶貴的破針全利用上,作成一個小紅圓盔,戴在頭上。然後搬來兩張小凳,小坡盤腿坐上一張,那一張擺上些零七八碎的,作為是阿拉伯的買賣人。“仙,你當買東西的老太婆。記住了,別一買就買成,樣樣東西都是打價錢的。”

於是仙坡彎著點兒腰,嘴唇往裏癟著些,提著哥哥的書包當籃子,來買東西。她把小凳上的零碎兒一樣一樣的拿起來瞧,有的在手中顛一顛,有的擱在鼻子上聞一聞,始終不說買那一件。小坡一手撂在膝上,一手搬著腳後跟,眼看著天花板,好似滿不在乎。仙坡一聲不出的扭頭走開,小坡把手擡起來,手指捏成佛手的樣兒,叫仙坡回來。她又把東西全摸了一個過兒,然後拿起一支破鐵盒,在手心裏顛弄著。小坡說了價錢,仙坡放下鐵盒就走。小坡由凳上跳下來,端著肩膀,指如佛手在空中搖畫,逼她還個價錢。仙坡只是搖頭,小坡不住的端肩膀兒。他拿起鐵盒用布擦了擦,然後跑到窗前光明的地方,把鐵盒高舉,細細的賞玩,似乎決不願意割捨的樣子。仙坡跟過來,很遲疑的還了價錢;小坡的眼珠似乎要弩出來,把鐵盒藏在腋下,表示給多少錢也不賣的神氣。仙坡又彎著腰走了,他又喊著讓價兒。……仙坡的腰酸了,只好挺起來;小坡的嘴也說乾了,直起白沫;於是這出阿拉伯的扮演無結果的告一結束。

至於什麽樣兒的是廣東人,和什麽樣兒的是福建人,上海人,小坡是沒有充分的知識的。可是他有很好的解決辦法:人家都說,父親是廣東人,那末,自然廣東人都應和父親差不多了。至於福建人呢,小坡最熟識的是父親的國貨店隔壁信和洋貨莊的林老板。父親對林老板感情的壞惡,差不多等於他恨日本人,每談到林老板的時候,父親總是咬著牙說:他們福建人!不懂得愛國。據小坡看呢,不但林老板是胖胖大大的可愛,就是他鋪中的洋貨也比父親的貨物漂亮花俏的多。就拿洋娃娃說吧,不但他自己,連妹妹也是這樣主張:假如她出嫁的時候,一定到林老板那裏買兩個眼珠會轉的洋娃娃,帶到婆家去。

好在賣洋貨和林老板是否可惡的問題,小坡也不深究;他只認定了穿著打扮象林老板的全是福建人。第一,林老板嘴中只有一個金牙,不象父親和父親的朋友們都是滿嘴黃橙橙的。小坡自然不知道牙是可以安上去的,他總以為福建人是生下來就比廣東人少著幾個金牙的。第二,林老板的服裝態度都非常文雅可愛,嘴裏也不象父親老叼著挺長挺粗的呂宋煙,說話也不象父親那樣理直氣壯的賣嚷嚷。他有一回還看見林老板穿起夏布大衫,這是他第一次看到褂子居然可以長過膝的。每逢他裝福建人的時候,他便把那塊紅綢寶貝直披在背後當作長袍,然後找一點黃紙貼在犬牙上,當作林老板的唯一的金牙。

母親說:“凡是不會說廣東,福建話,而規規矩矩穿著洋服的都是上海人。”於是小坡裝上海人的時候,必要穿好了衣裳,還要和妹妹臨時造一種新言語代表上海話。這種話他們隨時造隨時忘,可是也有幾個字是永遠不變動的,如管“香煙”叫“狗耳朵”,把“香蕉”叫“老鼠”等等。外國洋鬼子是容易看出來的,他們的臉色,鼻子,頭髮,眼珠,都有顯然的特色。可是他們的言語和上海人的一樣不好懂,或者洋鬼子全是由上海來的?哥哥現在學鬼子話了;學校新來的一位上海先生教他們國語;而哥哥學的鬼子話又似乎和上海人的國語不是一個味兒,這個事兒又透著有點糊塗!在新加坡的人們都喜光著腳,唯獨洋鬼子們總是穿著襪子,而且沒看見過他們蹋拉著木板鞋滿街走的,所以裝洋鬼子的時候,一定非穿襪子皮鞋不可。妹妹根本反對穿襪子,也只好將就著不叫她穿。不穿襪子的鬼子很少見,可是穿軍衣的鬼子很多,於是小坡把那件寶貝折成一寸來寬,系在腰間,至少也可以當一條軍人的皮帶。至於鼻子要高出一塊等等是很容易的。一系上皮帶,心裏一想,鼻子就高了,眼珠便變成藍色。雖然有時候妹妹說:他的鼻子還是很平,眼珠一點也不藍。那隻是妹妹偶然脾氣不順,成心這麽說,並非是小坡不真像洋鬼子。

小坡對於這些人們,雖然有這樣似乎清楚,而又不十分清楚的分別,可是這並不是說他準知道他是那一種人。他以為這些人都是一家子的,不過是有的愛黃顏色便長成一張黃臉,有的喜歡黑色便來一張黑臉玩一玩。人們的面貌身體本來是可以隨便變化的。不然,小坡把紅巾往頭上一纏的時節,怎麽能就臉上發黑,鼻子覺得高出一塊呢?況且在街上遇見的小孩子們,雖然黑黃不同,可是都說馬來話,(他和妹妹也總是用馬來話交談的。)這不是本來大家全是馬來,而後來把顏色稍稍變了一變的證明嗎?況且一進校門便看見那張紅色的新加坡地圖,新加坡原來是一塊圓不圓,方又不方,象母親不高興時作的涼糕;這塊涼糕上並沒有中國,印度等地名;那末,母親一來就說:她與父親都是由中國來的;國貨店看門的是由印度來的,豈不是根本瞎說;新加坡地圖上分明沒有中國印度啊!母親愛瞎說,什麽四隻耳朵的大老妖咧,什麽中國有土地爺咧,都是瞎說:自然哪,這種瞎說是很好聽的。

哥哥是最不得人心的:一看見小坡和福建,馬來,印度的小孩兒們玩耍,便去報告父親,惹得父親說小坡沒出息。小坡鄭重的向哥哥聲明:“我們一塊兒玩的時候,我叫他們全變成中國人,還不行嗎?”而哥哥一點也不原諒,仍然是去告訴父親。

父親的沒理由,討厭一切“非廣東人”,更是小坡所不能了解的。就是媽媽也跟著父親學這個壞毛病,有一回他問母親,父親小的時候是不是馬來人?母親居然半天兒沒有答理他!還是妹妹好,她說:“東街上的小孩兒們全有馬來父親,咱們的父親也一定是馬來。”

“一定!馬來人是由上海來的,父親看不起上海人,所以也討厭馬來。不知道父親為什麽看不起上海人?”小坡搖著頭說。

“父親是由廣東來的,媽媽告訴我的,廣東人是天下最好最有錢的!”仙坡這時候的神氣頗似小坡的老大姐。“廣東就是印度!”

仙坡想了半天,“對了!”

Views: 1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