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日,北約空軍1694號作戰指令

發自:北約盟軍空軍司令部作戰指揮中心

全文轉發:南歐盟軍司令部,美軍南歐特遣部隊司令部,第六艦隊司令部

EAM來源和NM來源的M769、M770情報再次有誤,(見戰場條件數據庫ASD123,氣象部分),該來源情報可信度由T1級降至T3級。

由此引起1681至1690號作戰指令變動如下,變動根據:ND224戰場目標攻擊效果空中評估報告,S24來源地面情報。

以下部分轉發前方攻擊基地:意大利基地(科米索基地、阿維亞諾基地、利科納基地、馬達萊那島基地、錫戈內拉基地,布林迪西基地),希臘基地(蘇達基地、伊拉克翁基地、雅典基地、敦馬科里基地)

並轉發:地中海航空母艦戰斗群。

繼續取消1681及後續作戰指令中所有B3類彈藥攻擊,目標群:TA67至TA71,110LK、,TU81,GH1632,SPT4418,MH703,BR45至BR67(索引見目標數據庫TAG471)

絕密,原件無副本。

 

4月2日,杜布納

亞力山大,第三敏感點!區域:東經92度至93度,南緯76度至77度,很穩定,作用方式:急劇升高該點溫度。

你得去南極了朋友。你首先趕到阿根廷的納塔萊斯港,但別租船,來不及的!我在那里有個朋友,在上次南極臭氧空洞調查中他曾為考查隊工作,他很有辦法。他有私人飛機,可從納塔萊斯港直接飛到敏感點所在的南極瑪麗伯德地,在那里他可能還有落腳點。這次你追上敏感點可能要花一些時間,到時第二敏感點的作用可能已過去,我們只能讓你的國家放晴兩三天了。不過請放心,這個新敏感點很穩定,不會飄得太遠,能維持很長時間,我想可能同南極的低溫有關。更重要的是,它可多次作用!這樣,你只要呆在那里(當然不會太舒適),至少能讓陰雲和大霧在半個月內蓋住巴爾干!

干得很漂亮,亞力山大,令人難以相信的漂亮!

※※※

4月4日,貝爾格萊德

“天晴了媽媽!”卡佳在陽臺上看著藍天高興地說。

艾琳娜輕輕嘆了口氣,“亞力山大,你真的不是救世主。”

一聲巨響傳來,玻璃嗡嗡響,又一聲巨響,天花板上落下了塵土。

“卡佳,我們該去地下室了!”

“不嘛,我喜歡晴天!”

※※※

4月6日,南極大陸瑪麗伯德地

“好一個純靜的世界,真想永遠呆在這兒。”亞力山大感嘆到。

從飛機上兩千多米的空中望下去,無際的冰原在低至地平線上的太陽下呈一種醉人的微藍色。

駕駛飛機的是一個叫阿方索的健壯的阿根廷人,他看了亞力山大一眼說:“這種純靜馬上就要消失。南極的旅遊業發展很快,開始只是在設得蘭群島一帶,現在要深入到內陸了。遊客們乘船或飛機一群群地湧來。現在我的旅遊公司很興旺,我不會再象父輩那樣去捕魚或經營牧場了。”

“不只是旅遊,你們的政府不是打算向這個大陸移民嗎?”

“為什麽不行?我們畢竟是離南極最近的國家!我看,世界遲早要為這個大陸打得頭破血流,就象現在在巴爾干那樣。”

這時,衛星電話中傳來了烈伊奇的聲音:“亞力山大,有了點麻煩,美國人把克雷機機房關閉了!”

“你是說他們覺察到我們在的事?”

“完全沒有,我只是對他們講,我運行的是一個全球大氣模擬軟件,我並沒說假話。

現在政府同西方的關系緊張,這個研究中心也不可能不受影響。你在那里呆下來等著,我會很快會把事情理順的。”

飛機降落在雪原上,亞力山大看到前面有一間小屋,小屋用保溫板材搭成,為防積雪,它是被四根柱子架空的地面上的。

“這是一支英國考察隊留下的,我把它修整了一下,里面的食品和燃油夠我們呆一個月的。”阿方索指著小屋說。

※※※

4月7日,貝爾格萊德

卡佳的排異反應又出現了,她發高燒,說胡話。而艾琳娜在卡佳出院時帶回的針劑已用完了,她只得去醫院拿。醫院在城市的另一面,路很遠。

今天仍是晴天。

“媽媽,給我講個故事再走吧。”卡佳從床上支起身來拉住媽媽。

“親愛的,媽媽所知道的童話都給你講完了,現在媽媽給你講最後一個童話,卡佳已經長大了,以後媽媽不會再給卡佳講童話了。”

“我聽著呢媽媽,很久很久以前……”卡佳慮弱地躺下了。

“不,孩子,這個童話並不太久。在不太遠的過去,也就是卡佳出生前的三四年吧,我們生活在一個比現在大得多的國家里,我們的國家幾乎綿延了亞得里亞海的整個東岸。在這個國家里,塞爾維亞人、克羅地亞人、斯洛文尼亞人、馬其頓人、黑山人和波黑穆斯林,都生活在一個大家庭里,和睦相處,情同手足……”

“也包括科索沃的阿爾巴尼亞人嗎?”

“當然也包括他們。有一個叫鐵托的強有力的人領導著我們的國家,我們強大自豪,有著豐富多彩的文化,受到了全世界的尊敬……”

艾琳娜濕潤的雙眼呆呆地看著窗外那一角藍天。

“後來呢?”卡佳問。

艾琳娜站起身來,“孩子,我回來前你就在家躺著,轟炸來時聽隔壁列特尼奇叔叔的話,記住,到地下室去時多穿衣服,那里又潮又冷,你的病會加重的。”說完她拿起包開門走了。

“那個國家後來呢?”卡佳沖媽媽的背影問。

家里的車已沒有油了,艾琳娜只好乘出租汽車。等車的時間比平時長了好幾倍,但總算是等來了。路上還算順利,街上的人和車都很少,可以看到遠處冒起的幾根煙柱。

到兒童醫院後,她看到醫院因轟炸停電了,護士們圍著早產嬰兒的密封保育箱用手工向里面輸送氧。藥品短缺,但卡佳要用的藥還是拿到了。艾琳娜拿到藥後急匆匆地往回趕,這次等車用了更長的時間,只等來了一輛公共汽車,車上的人不多。

當艾琳娜從車窗中看到多瑙河時,她長出了一口氣,這意味著回家的路已走了一半。

天空萬里無雲,整座城市如同擺放在大地上的靶子。

“你不是救世主,亞力山大。”艾琳娜又在心中默默地說。

車走上了河上的大橋,橋上空蕩蕩的,車很快駛到了大橋中央。一陣涼爽的風從河面吹進車窗,艾琳娜並沒有聞到硝煙味。除了那幾根隱隱約約的煙柱外,城市的一切在明媚的陽光下顯示得那麽寧靜,甚至比以前都寧靜。

就在這時,艾琳娜看到了它。

她是在遠處不高的空中看到它的,開始只是一個在藍天背景上隱約閃現的黑點,後來能看到它細長的形狀。它飛得不快,艾琳娜真的沒想到它竟飛得那麽慢,似乎在尋找著什麽。它飛到了河上,劃出一條優美的曲線降低了高度,貼著河面飛行,艾琳現在要向下才能看到它。它已很近,她看得更清了,它看上去那麽光滑無害,根本不象報紙上描述的象一條惡鯊,倒象是從多瑙河中躍出的一條天真無邪的海豚……

戰斧導彈擊中了這座多瑙河上的大橋,並把它完全摧毀了。幾天後人們清理那輛翻落在河中的公共汽車時,發現了車中有幾具已燒焦的屍體,其中有一位女性,她懷中緊緊抱著一個手提包,包中放著兩盒針劑,她把手提包保護得很好,那些針劑有一半沒碎,盒上的藥名也能看清,擔任打撈工作的消防隊員們覺得,那是一種很不常見的藥。

※※※

4月7日,南極大陸瑪麗伯德地

“我教你跳探戈吧!”阿方索說,於是他和亞力山大在雪地上跳起來。在這里,亞力山大仿佛到了另一個星球,在這似乎是永恒的雪原黃昏中,他忘記了時間,甚至忘記了戰爭。

“你跳得已很不錯了,不過不是正宗的阿根廷探戈。”

“我的頭部動作總是做不好。”

“那是因為你不理解這些動作的含義。在阿根廷牛仔們最初跳探戈時頭可能是不動的,但後來,那些圍著看跳舞的牛仔嫉妒圈中的那些抱著漂亮姑娘跳舞的牛仔,就用石頭打他們,所以以後在跳探戈時,你就不得不機警地轉著頭左顧右盼。”

笑過之後,亞力山大嘆了口氣,“是啊,這就是外面的世界。”

Views: 1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